生活艰难,硕士摆摊(13):3个地方,摆摊8个小时,营业额250元

生活艰难,硕士摆摊(13):3个地方,摆摊8个小时,营业额250元

(我是安徽六安的女儿,江苏泰州姜堰的媳妇。

我是上海大学文学院毕业‬的全日制‬文学硕士。

2021年8月27日,我与老公裸辞后,花了60050.95元,买了一辆微卡,摆摊卖水果。

近期,天气转冷,水果生意一落千丈。

没有稳定收入的我们,开始摆摊卖袜子与棉拖鞋。

生活可甜可盐,哪怕再艰难,我一直在努力。

硕士只是我过去某个阶段的身份而已,它不代表着我的现在与未来。)

从下午3点半出门到夜里11点半收摊到家,整整8个小时,我骑着一辆破旧的电动三轮车,摆了3个地方,卖了8双棉鞋,营业额250块钱。真是糟心的8个小时。


昨天下午3点半,我就骑着一辆破旧的电动三轮车出门摆摊了。

因为卖价总是与我争吵不休的老公,则开着我们家那辆花了60050.95大洋买的微卡出门摆摊。

临别前,我信誓旦旦地表示:不要看我骑的车子破旧,营业额绝对不会比你差。

他呢,一脸鄙视的样子,说:“收摊后,见分晓。”

满怀着期待,顶着寒风,俺在灰蒙蒙的天空笼罩下,一路哼着欢快的小曲儿,骑着不上档次的破车,朝我预定的摆摊地奔去。

说实话,这个天,我虽然已经穿上了棉袄、加绒的厚裤子,可是,骑车的话,真冷。

我不喜欢戴帽子、围巾,也没戴手套、护膝,出门骑行一会儿,我就冷的打哆嗦,甚至想回家算了。

可是,转念一想,咱已经向他下了挑战书,人要脸树要皮,不能风声大雨点小,以免被他笑话吧!这可是伤自尊的事哦。

再说了,卖出去货品,就有银子挣,这可是最大的动力啊。

所以,俺不畏严寒,继续骑车前行,花了30分钟,才到达我计划中摆摊的地方。

到了那个路口,因为时间尚早,我没敢摆摊,而是把车子停在不碍事的地方,坐在那里吹风。

差不多5点了,发现卖小吃与卖水果的摊位都出来了,我约摸着可以摆摊了,就把摆放鞋子与袜子的皮垫子铺在地上,准备摆摊。

可是,一看车厢里的货,我傻眼了:临走前,我在老公的车厢里,用一个编织袋,装了200双袜子。可是,到了摆摊的时候,却发现袜子没了。

我这心啊,顿时狂跳起来!

“我那一包袜子,在你车里吗?”第一时间,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来看看。”

“找到了吗?”

“没有呢。”

“那去哪了呢?临走的时候,我打好包,准备往三轮车放的时候,小区那位叔叔不是因为换物业的事,来找我填表嘛。他这么一打岔,我就记不得袜子到底有没有带了。你在车里再仔细找找,可是200双呢。”

“没找到,是不是你骑车跑快了,没有放好,丢下去了?”

“怎么会呢?我就是记不清到底放没放进三轮车。”

“就你骑车那个心不在焉的样子,丢掉很正常。要不,你骑车原路返回找找看?”

“到哪找去啊?真是丢掉了,也找到了,人家捡了就会带走啦。真是郁闷。”

挂了电话,有些沮丧的我,开始摆摊。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伸头一看,又是老公打来的。

“我找到了那包袜子,还在车子里。”

“是吗?那就好,否则,我很郁闷的。”

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心情,俺继续哼着小曲儿摆摊。


“你这小孩子的棉窝窝多少钱一双?”

我这正在卖力地从车厢里往地上扔鞋子呢,就有路过的年轻宝妈带着孩子围过来了。

“这是质量好的棉窝,你先看看可有合适的尺码。”

宝妈不到1分钟就挑选好心仪的小棉窝,听了我的报价后,还了2块钱,也就买下了鞋子。

“我明天带我家大宝再来卖一双,你还在这摆摊吗?”临走前,她突然问到。

“明天下雨,来不了。如果没人撵的话,后晚再来。”

“可以加个微信吗?”她客气地问到。

“可以呀。”

于是,我们互加了微信,她牵着娃拿着鞋离开了,我继续摆摊。

“你这鞋子怎么卖的?”路过的两位阿姨,停留下来,指着其中一款问到。

“59一双,阿姨,三个颜色,每个颜色5个尺码。质量好的棉鞋,尺码多。你们先看好,想要哪个颜色?”

她们弯腰拿起一双黑色的,在那摸来摸去的,倒腾了半天,异口同声地说:“质量不错,能不能便宜点?”

“阿姨,我这就是薄利多销,想跑个量,挣得少。既然阿姨你们喜欢,又认可质量,那就给你们让4块钱,给个55吧。”

“给我拿双38码的驼色的再试一试吧!”其中一位阿姨这样对我说。

“好的,阿姨,您请稍等。”

好不容易替她找到38码驼色的那双鞋子,她试来试去的,总是说穿起来显得脚胖。

我偷眼瞄了一下她的脚,根本不是鞋的问题啊,因为她的脚又宽又胖。可是,咱是卖家,不能这样说人家啊!

“冬天的棉鞋,不就是这样嘛!你看你的脚,太宽太胖了。保暖,鞋底不硬,脚感舒适,就可以了。”同行的另一位阿姨说到。

“我想穿显瘦脚的棉鞋。”

“那你到哪也买不到,棉鞋没那多讲究的。既然不想买,那就把鞋子还给人家,不要耽误人家摆摊了。”

好吧,她们闪人,俺继续摆摊。

天色渐晚,阴风阵阵,抬头望天,貌似要下雨,我的心里,有点七上八下了,因为棉鞋不能淋雨啊。

10几分钟后,摆好摊子的我,坐在三轮车上,准备休息一下。

“你这鞋子怎么卖?”

我这屁股还没捂热,一位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的过路阿姨,来到摊位前,指着刚刚那位阿姨试的那一款棉鞋问到。

“59呢,阿姨。”

“我可以试一下黑色的37码的吗?”

“当然可以,阿姨。请您稍微等一下,我这外面摆放的,都是36码的,我来给您找一双37码的。”

很快,我把那双37码的黑色鞋子找给了她,她便在那试穿起来。


“嘟!”

犹如晴天霹雳,一声特别熟悉又令我胆战心寒的喇叭声响起。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旁边卖小吃的卖水果的,一个个,跳上各自的车子,瞬间发动,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嘟!”

第二次响起!

“怎么了?”试鞋的阿姨一脸迷茫的问我。

“管理人员来了,不给摆摊,我得收摊了,阿姨,实在对不起。”

“我还没试好啊。”

“您改天吧!”我要赶快收了。

“他们会抢你的鞋子吗?”她有些担心的问。

“不会呢,现在是文明执法。所以,咱也要自觉点。”

我一边说,一边使出吃奶的力气,飞快地把皮垫子的四个拐角一把抓起,直接扔进车厢。

一阵慌乱,也顾不得整理地上的鞋子了,一股脑儿,全部直接往车厢里扔。

他们的车子开走了,我看着车厢里扔的乱七八糟的鞋子,再想想刚才急着往车厢里扔鞋子时的狼狈样子,又摸了摸已经湿透的内衣,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中午,我与老公去一处工地摆摊卖袜子与棉鞋,看到那一片在建的大社区,我们还在计划:这两年,努力挣银子,等到那个社区门面房出来的时候,租个店,做点事。

所以,咱得抓住一切机会,努力啊。

看着时间尚早,回家不切实际,就给一位卖水果的朋友打电话,问他那边能否摆摊。

“我正在收摊呢,我这卡车太大了,交警说占道厉害,要拖我的车。”

挂了电话,我坐在三轮车上,让冷风吹了几分钟,然后决定还是去朋友卖水果的地方摆一会。

就这样,七绕八绕的,顾不得冷,骑车去了那个地方。

朋友果然不在那儿摆摊了,倒是有个卖爆米花与泡米棍的小伙子在那摆摊。

“你好,请问这里可以摆吗?”

“我也才来,不给摆,就收掉,再换个地方。”

我想了一下,也就把车子停在便道的最拐角处,铺上了皮垫子,开始摆摊。

“妈妈,这小鞋子好漂亮,也想买一双。”

一个奶声奶气的漂亮小女孩,买了爆米花之后,跑到我的摊位前,大声地冲着正在付款的妈妈说到。

“宝贝听话,妈妈先把爆米花的钱付了,再帮你买鞋子。”

很快,年轻的妈妈,也来到了我的摊位前,蹲下身子,轻声问到:“宝贝,你想买一个颜色?”

“这个。”小女孩指着一款瓜红色的棉窝说到。

“那好吧,那你问一下卖鞋的阿姨,我们能不能试一下?”

“阿姨,你的鞋子,我可以试一下吗?”

寒冷的冬日夜晚,漂亮的小女孩,歪着脑袋,站在我的摊位前,笑眯眯地问我。

“当然可以呀,小宝贝。你想试哪一双,就试吧。”

“谢谢阿姨。”

小女孩欢天喜地地拿起她心仪的那款小棉窝,试了起来。

“就要这双吗?宝贝。”年轻的妈妈温柔地问女儿。

“嗯。”

“那妈妈给你付钱了。不过,妈妈觉得黄色的更亮哦,要不,买黄色的?”

“我不要黄色的,妈妈。”

“好吧,那就不要黄色的。”

年轻妈妈快速付钱,临走前,对小女孩说:“跟阿姨说声再见。”

“阿姨再见,我好喜欢你卖的鞋子。”

“谢谢你的喜爱,小宝贝,再见。”


目送着她们母女俩远去的背景,我再次抬头望天,有些担心下雨。

纠结了一会,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开始收摊!

“怎么收得这么早?”卖爆米花的小伙子好奇地问到。

“担心下雨,我这鞋子,不能淋雨。”

我带的货并不多,收摊也快,10分钟吧,也就搞定一切。

看了一下手机,才8点。听到手机微信与支付宝,不停地传来到账多少元的声音,我有些心虚啊。

我与老公的手机绑定的是同一个收款账号,看到他有爆单的趋势,我感觉压力山大。

回家吧?时间还早。再说了,咱不能输啊。

想了想,骑车去了大学城,朋友告诉我的,晚上9点后可以摆摊。

到了大学城,把车子停在朋友店铺的门口,与他们聊了起来。

“现在的生意,没办法做了,我们实体店,一年比一年难熬。挣得钱,只够负担房租与家庭开销。”

他们开口就是这样的话。

“我摆摊也不行,更不稳定,到处窜来窜去的,有种过街老shu的感觉。”我笑着感叹到。

“混口饭吃,大家都不容易。”

8点半左右,老公打来电话:“有点飘雨了,我收掉了。”

“我在大学城呢。”

“那我也过去吗?”

“应该没大雨吧?要不,你把袜子送来?我这鞋子也少。”

“好吧。”

9点,大家开始摆摊,我也一样。

刚把鞋子甩在皮垫子上,就有大学生围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好不热闹!弄的旁边摆摊的都说:“你家生意真好!”

我笑了笑,低声说:“看热闹的多,成交率低。”

果不其然,一群人,很快一哄而散。

好在很快也就开张了,又卖了2双童鞋。

老公9点半以后才到,他扛着两大袋鞋子,到了我的摊位前,直接把鞋子倒在垫子上。

货卖堆山,还是有道理的。

又有人围观,一口气,卖了3双鞋子。

天太冷,又时不时地飘点小雨,10点20,我想收摊。


“等一会吧,说不定还能卖呢!”他竟然不同意。

“老板,这双鞋子怎么卖的?”一对小情侣路过,女孩子蹲下来,抱着一双雪地鞋,舍不得离开。男孩子便开口问到。

“49。”老公说到。

“25,买一双。”男孩子还价到。

“哥们,我这这么好的鞋子,店里人家卖69,不给还价。我才卖49,你怎么忍心还25?”

“30,可以吧?不行就走。”男孩子一边说,一边伸手拉起蹲在地上的女孩子就要走。

女孩子站在那儿,不想走。

“30真的卖不了,这样吧,快收摊了,你给40,给你带一双,既然你女朋友那么喜欢。”

“太贵了,不买,我们走。”男孩子再次使劲拉着女孩子,想让她走。

“我想买,刚才在店里试过的,人家最低65,一摸一样的,这儿便宜多了。”女孩子有些委屈地说到。

“那35,到底卖不卖?”男孩子有些急躁起来。

“35不好听,给个36吧,六六大顺。”我终于开口了。

“就35,一分钱也不加了。”

“我自己买,不要你出钱了。”女孩子有些生气了。

“好吧,36。”男孩子感觉不对劲了,赶紧拿出手机扫码付款。

“也是的,帅哥,女朋友这么喜欢,多出1块钱,讨她开心,多好。”我老公一边给鞋子打包一边笑着说。

他们走后,旁边几个摆摊的一致摇头叹息:“这个女孩子,若是嫁给这个男孩子,很难幸福。”

我也懒得对别人的爱情评头论足,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幸不幸福,那是别人管不了的啊。

“收摊吧?我困了。”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对老公说。

“嗯。”

一起收摊后,我用三轮车把所有的货拉到他的车边,一股脑儿,几个大袋子,塞进了他的车厢里。

然后,他开车回家,我呢,缩着脖子,骑着空空的三轮车回家!

十几分钟的路程,寒战一个接着一个打着。

“我的神啊,今晚真冷。”到家后,我搓着手对老公说。

“你卖了几双鞋子?多少钱?”他坏笑着问我。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硬着头皮,不好意思的说:“刚才在路上,我算了一下,8个小时,跑了3个地方,大大小小,卖了8双鞋子,竟然弄个250出来。”

“什么250?”

“营业额250!够郁闷了,窜来窜去的。要不是被撵,那个地方,应该可以卖一些。唉,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你卖多少?”

“比你多。”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输了。”

“服了吗?”他得意洋洋地问我。

“心不服,口不服。”

“还不服?”

“是的。你那个地方,人流量大,不被撵。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我今晚就糟心了。”

“继续挑战?”

“应战!”

“一言为定!明天让你心服口服。”

“服你个锤子,明天下雨,后天继续!”


亲爱的条友们,你们期待,我与老公的继续比拼吗?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18868499481100839/,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382.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生活艰难,硕士摆摊(13):3个地方,摆摊8个小时,营业额250元
生活艰难,硕士摆摊(13):3个地方,摆摊8个小时,营业额250元(我是安徽六安的女儿,江苏泰州姜堰的媳妇。我是上海大学文学院毕业‬的全日制‬文学硕士。2021年8月27日,我与老公裸辞后,花了60050.95元,买了一辆微卡,摆摊卖水果。近期,天气转冷,水果生意一落千丈。没有稳定收入的我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