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的许昌地摊儿:曹魏烟火气,市井风情图

30年前的许昌地摊儿:曹魏烟火气,市井风情图文‖张哲 图‖网络回忆自己30年前在夜市摆地摊的那段往事,历历在目,无不充满着艰辛、快乐和“烟火气”,在我人生经历中也收获颇满。一说起地摊经济,也算历史悠久。3000多年前,夏商有个人叫王亥,是商国第七任君主,他驯野牛成家畜,并发明创造了牛车,带领商族人首开先河,用牛车拉货物在各氏族部落之间贩卖,每到一地,各氏族部落的人都会奔走相告:“商族人来了!商族人来了!”因当时还没有商铺的概念,商族人自然都是靠摆地摊交易。靠这种“地摊经济”,商国迅速崛起,成了诸侯强国。“商族人”后来被简称为“商人”,而王亥则被尊为商人的始祖,他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个摆地摊进行交易的人。这种摆地摊的交易方式,在中国的历史上已经延续了几千年,是老百姓赖以谋生的主要手段之一。1992年,一曲春天的故事唱响大江南北,全国兴起了一股全民经商的热潮。在这个大背景下,政府鼓励机关工作人员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到“大海”里学游泳。当时,有领导带头上街摆摊儿,卖小吃、小商品,不少机关干部效仿,有的开小店,有的摆小摊儿,还有的炒古董、炒旧货。当时有报道说,南阳市委书记侯玉德上街摆摊卖书,引起围观;省话剧团副团长、省电视台文艺部主任张泽民,离休后和老伴在郑州经三路卖夜餐,下午六点到凌晨两点经营,生意火爆。许昌察院市场是全省开办的首家职工夜市,1.6万平方米的大棚内,各种小商品琳琅满目,杂货铺、小吃摊比比皆是,热闹非凡,堪称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园”。二那年,我所在的机关印发文件,号召机关干部下海经商或从事第二职业,可是真正报名干的不多。当时我在郊区驻村,工作日每天骑自行车下村,一般下午三、四点钟返回,业余时间比较充足,方便干第二职业。在征得领导同意支持后,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人民路、建设路和劳动路“三路”交汇处的人民电影院夜市餐饮市场摆了个酒菜摊儿,主营瓶装啤酒,兼营白酒、小菜。当时的人民电影院地带是许昌市的文化娱乐中心。影院北边是工人文化宫,对面是人民商场,再往南是汽车站、火车站,周边店铺林立,歌舞厅、录像厅、大小宾馆饭店、理发店、台球应有尽有,各类夜市摊点遍布周边。华灯初上,这里人潮涌动、热闹非凡,人间烟火味儿特浓。人民电影院夜市摊儿市场很大,当时这里是已清表还没开工的一大片空地,在老人民电影院东面,就是现在的中国银行许昌分行总部那地方,估计大小有七八十家,归专门的夜市工商所管理。当时,许昌市区有两个著名的餐饮夜市摊儿,一个是察院夜市场,另一个就是电影院餐饮夜市。那时,我住在人民路西段机关院车库二楼宿舍,离这个夜市最多150米。做生意先得凑足本钱,我当时工资80多元,吃花以后,基本不存什么。苦心说服我妹妹,从她那里借了1500元,加上自己平常积攒的几百块钱,购买了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之类,还置买了一个制冷效果好、当时比较有名的冰熊冰柜,加上一个四轮小推车,一共花了2000多元。进货一般去解放路马路批发市场和机关门口西边胖子店烟酒店。当时胖子店还是个小卖店,生意不错,胖子店老板是于东明,弟弟于东来跟着哥哥干。后来,于东来在七一路望月楼下边开了个胖东来店,即是现在胖东来集团的前身。1992年5月中旬的周日,一切准备完毕,下午5点多,先是在机关大门口东边的文印社门口出摊。因为是第一次出摊儿,没有经验,不知道选位置,当时文印部的几个小兄弟都过来捧场帮忙。可是,那天晚上除了卖两双筷子,什么也没卖,不过算没白板,9点多就收摊儿了。第二天晚上,我搬到了机关对面的电影院夜市餐饮市场里,和一个拉条摊配摊儿经营。这个拉条摊主叫王志安,好像是县供销社辞职下海的职工,做的拉条因为好吃,生意特别好。我曾不止一次去吃拉条,与他成了熟人。他这个摊不卖啤酒小菜,只炒拉条和热菜,有顾客要啤酒、凉菜,得叫喊远处的酒菜摊送,费事也不方便。我找他说了给他配摊卖啤酒小菜的想法后,他欣然同意。电影院夜市首次出摊的那个晚上,卖了7件啤酒,还有几盘小菜,挣了20多元,开业大吉,喜不自胜。以后边干边摸索经验,转入正常经营。当时南德啤酒进价0.8元/瓶,售1.5元/瓶;青岛啤酒进价1.2元/瓶,售2元/瓶。空瓶有人专收,售0.2元/瓶。随后的日子,每天早上8点前备货,下午五点多出摊儿,一直营业到次日凌晨一两点,日复一日,一直干了大半年,平均每晚能挣30多元钱,这在当时对我这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己经是很可观了,每天下来虽然感觉很累,但满足感油然而生。其实,挣的都是起早贪黑的辛苦钱。三那年代,逛夜市吃地摊成为一种时尚和休闲方式,很实惠,还能赏夜侃大山放松精神,受到上班族、老板族、年轻族和学生族等人群的青睐。夜市地摊高峰一般有几波:7至8点一波;9至10点一波;11点后又一波。期间,忙碌一天的人们下班了,看电影的刹演了,看录相的饿了,跳舞的散场了,值夜班的宵夜到点了……老友熟交三五成群不约而至。他们随便找个凳桌坐下,天南地北地侃,三杯五盏地碰,你来我去地吵,桌椅横竖着,烟火熏烤着,各种声响合奏着……有时碰到熟人来光顾,我也会忙里偷闲陪着“兄弟好,五魁首”。夜景也格外的给力,火树银花,晚风吹拂,构成一幅活脱脱的曹魏市井风情图。那年下半年,上级下发文件,叫停机关人员兼职经营,我就停了下来,把老父亲接来继续干。再后,中国银行许昌分行要在夜市摊这片地方盖楼,夜市摊市场就搬到电影院西面的马路边道上,因为是新开辟的夜市场,地方相对偏,人流量少,夜市摊的生意普遍都不好,加上冬季来临,终于坚持不下去,就不干了。摆摊的经历中,有好多那人那事那缘那景至今记忆犹新。之一:“恕不远送”。记得有一次,七八个女混混来到我的摊位吃饭喝啤酒。我自是笑脸相迎,上菜开酒,有个女的还让我给他她买了烟抽,服务周到,不用表白。吃喝毕,是那个抽烟女结的帐,没搞价很大方。我笑脸相送,说感谢下次光临时,顺口说了声“恕不远送”。不料这女的听后大发脾气,说我为什么编诓骂她,说我的年龄(当时24岁)比她还小,为什么当叔。此时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把“恕不远送”当成了“叔不远送”,弄得我哭笑不得。我只好文诌诌地把这个“恕不远送”的意思耐心解释了一番。谁知她听后,自知墨水少误解了,也不愿承认,嘴里还嘟囔着:我早就知道什么意思,就是听着不顺耳。有过这次教训,以后我再也不当着食客拽词了,市井话说得溜熟,语言地气能接尽接。之二:航空纸杯。据考证,美国人休·摩尔1907年发明了一次性纸杯。我国一次性纸杯出现是在2000年初,当然,现在已经铺天盖地,极为平常。可在1992年的夜市摊上,我用一次性航空纸杯招待顾客,当顾客见到从来没见过的航空纸杯,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拿在手里反复把玩儿,争相品判。纸杯非常轻,摆放在桌子上,如果不倒入酒,被风一吹,杯子乱跑,有时候一阵风吹来,刮得满地都是,弄得到处乱捡。首开用纸杯喝酒先河,给啤酒摊增添了不少人气儿。这纸杯要感谢我的朋友,听说我摆地摊儿时算是对我的支持送我的。朋友的亲戚是飞行员,探家时带回来送他的,他又送了我,大概20来只。这种航空纸杯质量很好,虽说是一次性的,但又厚又结实,清洗N次都不会变形,能用很长时间。当时在夜市摊儿使用这种航空杯,虽不算高大上,但也是稀罕物,夜市上还丢了几只,可能是风刮掉地上,有人捡起顺手牵羊拿走了吧。后来不干后,留了几个纸杯用了好长时间,才舍得扔掉了。要知道,那时候一般坐飞机的人毕竟少之又少,这种纸杯好多人从来没见过 是餐具中的“大熊猫”。大约3年后,我下决心第一次坐了飞机,因为飞机票昂贵,又想尝尝坐飞机的滋味,只好从广州到许昌打截坐(去时坐的火车)。先从广州白云机场乘飞机到湖南的桃园机场,然后再坐火车回到许昌。在飞机上,那种尊贵感豪迈感好奇感可想而知,而且又用到了久违的航空纸杯,更是感慨万千。之三:蹭看录像。上世纪90年代初,是港台电影的黄金时期。周润发、周星驰、刘德华、成龙、林青霞、李连杰、张国荣、张曼玉、梅艳芳等港台巨星主演的电影,比如《醉拳》、《英雄本色》、《警察故事》、《赌神》、《喋血双雄》等,成为电影市场的“宠儿”。这些以武打加言情为主的电影,绝大部分都以录像带的方式被引进内地,进入到录像厅,为闭塞内地的年轻人打开了一个神奇的世界。那时许昌的录像厅,主要集中在人民电影院周边。记得当时人民电影院楼周围就有好几家大型的录像厅。每每路过,就能听到大音箱里传来“嘿、哈、吼”的打斗声,或者男女卿卿我我风情万种的声音,无不激起对录像内容产生浓厚兴趣,赶快买票进去观看。一张票的价格通常在二毛到五毛之间。夜市最贵,2到3元不等,比看电影划算,所以录像厅的人气远比电影院的人气好。录像厅可以看通场,随到随看,循环播放,不清场,一个下午或者一个晚上能够看3到5部,非常划算。一些尺度大的言情片一般都放在后半夜播放。每逢周六(当时每周只休息一天),晚上几个同学朋友都相约去看录像夜市,一般各买各的票,有时也请客买几个人的票,自从干了夜市摊就中断了。想过录像瘾只能在周末凌晨一两点收摊儿后去看。记得电影院楼下那个大录像厅,凌晨1点以后就不卖门票也没人把门了,后半夜随意进。看的累了或内容不好,还可以躺在沙发坐椅上呼呼大睡,一觉醒来正好天亮,也算是免费享受吧!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30年弹指一挥间,那段“摆摊儿”青葱岁月锻造的吃苦耐劳、敢闯敢试、不负韶华、拼搏向上的品质,不断激励我永远跟党走,奋进新时代。有道是:春天故事唱中原,三十年前地摊练。啤酒小菜路边摆,起早贪黑努力干。妆美故都烟火色,添靓夜幕生活灿。酒香不怕街头闹,好吃不贵胜大餐。青葱岁月一首歌,永响耳边催登攀。团结一心跟党走,发奋图强扬新帆。2022.5【作者简介】张哲,男,网名骑士,禹州市人,大学文化,许昌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长期从事教育、统战、政协、科技和政策理论研究工作,文学、新闻爱好者,业余致力传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先后采访报道过日本花冈暴动领袖耿谆、著名电影明星林青霞等名人。作品散见于《人民政协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政协》《中华诗词》《河南工作》《调查研究》《协商论坛》《河南发展研究》《河南经济内参》《许昌日报》《建安诗苑》等。1、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通知本今日头条号立即删除。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本今日头条号立场。2、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或原制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本文所用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即删除。3、“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hnxc126@126.com 。爱许昌老家,看“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98326779487617574/,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958.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30年前的许昌地摊儿:曹魏烟火气,市井风情图
此页面是否是列表页或首页?未找到合适正文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