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当年摆摊

洪鸿我上初中时被迫辍学,上班后特别喜欢看书,只要看到新华书店来了新书,都要咬牙买上几本。尽管母亲那时对我买书很不满意,我还是坚持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书。母亲看到我买书大手大脚地花钱,她就来气儿,总是不满地说:“买那么多书放在家里做么事?吃不得喝不得的,用这钱为家里买点油盐该多好。”我家兄妹多,加上父母都在一个企业上班,企业不景气,全家日子过得清苦。好在父亲比较开通,总说:“老二喜欢看书是好事,随他吧。”那时,我家房子小,我只能挤在小阁楼上小隔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外,唯一的资产就是书了。1996年企业改制,厂里动员我们自谋出路。我想如果利用自己唯一的资产去摆书摊,或许能解决生存问题。朋友们都很支持我的想法,并把自己手里的闲书拿出来“支援”我。于是,我央求父亲找木匠制作了一辆装书的小推车。那天,我一大早就把书摊“推”了出去。可是,看书的人不多,大约是这些书他们都看过了。的确,我的书多是“大路货”。到了下午,才挣了不到1元钱。我有些心灰意冷,就收摊回家了。第一天摆书摊没挣到钱,父母并没有责怪我,反而笑着安慰我。母亲说:“没想到你平时攒的书关键时候还能起作用,你要坚持摆下去的话家里就不愁油盐钱了。”母亲的话让我听着很舒服。后来,在朋友们的建议下,我将书摊的位置摆在了小县城里最繁华的地段:北门十字路口。这里不仅人较多,而且紧靠县城中学。果然,那天中午放学,很多中学生便围了过来,抢着租书看,一下子就租出去十几本书。从那以后,我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除了中学的老师和学生租书外,也有很多在机关事业单位上班的工作人员来租书。那年月,租书很便宜,除了缴纳与书价对等的押金外,租金每天2毛钱,如果每天都能租出去10本书,就能挣2元钱,生意好的话比在企业上班的工资还高。后来我一个姐夫在邮政局工作的朋友,从内部弄过来好多过期杂志叫我折价代卖,很多都是当时流行的文学刊物,比如《人民文学》《收获》等,很多中学老师都喜欢看,由于折价卖得便宜,卖出去好多本。我向他打听过期杂志的行情,他也不隐瞒,还告诉了我批发过期杂志的地方。于是,我先去他家里拿了一些过期杂志,又去新华书店购进了一些当时比较流行的书籍出租。就这样,我一边租书一边卖书,将租不出去的书再折价卖,又将新买来的书分类标上不同的出租价,时间久了,便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生意见好。摆书摊除了能解决当时的生存之困外,最大的收获就是我有更充足的时间看书。生意闲的时候,我便在书摊上看自己想看的书。那时候除了读名著外,比较流行的文学刊物我几乎每期必读,还坚持做读书笔记,日积月累。我竟然在摆书摊时写了好几大本读书笔记,这对我后来的文学创作有很大的帮助。摆书摊虽然很辛苦,但我却乐在其中。后来我离开小县城到北京谋生,凭一支禿笔在北京坚持着生存了下来。我想,如果没有当年在家乡“练书摊”的经历,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76212808580497950/,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951.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难忘当年摆摊
此页面是否是列表页或首页?未找到合适正文内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