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备厢集市下的郑州百态:换种方式是努力生活的尝试

后备厢集市下的郑州百态:换种方式是努力生活的尝试

编者按:如果你热爱购物,晚上你可能会在郑州的后备箱里看到烟花叫卖。对于摊主来说,后备箱承载的不仅仅是商品和生意,更是他们萌动的梦想和为生活打拼的态度。反反复复,人的生活难免受到影响,但都在想办法争取活命。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聚焦在为生活奋斗的普通市民身上,看看他们在大环境下祭出怎样的招数来改变自己,走回头路。

顶级记者杨晓燕杨雪晴实习生严苏苏

晚上7点多,郑州市会展路上的夜景灯光开始亮起,渐渐热闹起来。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停着几辆车,掀开车的后备箱盖,直接变成了一个免费的“摊位”。一辆车就是一个店铺,后备箱就是店铺的仓库和柜台。

啤酒、汉堡、咖啡……38岁的张曼(化名)在新疆开了一家民宿,现在在郑州的“佛系”卖咖啡。好的时候一天赚几千块,有时候连停车费都不够。1999年出生的郭毅(化名)承认,做汉堡是一种尝试,她不想开店给房东打工。

【/s2/】小树干市场升起的烟花,折射出郑州的种种状况,也是摊主们努力生活的一种改变方式的尝试。


[张曼38岁的自由职业者]

疫情下生意不好,我们干脆关了店回郑卖咖啡

打开后备箱,拉起灯串,挂上招牌。张曼的树干咖啡店今晚开张了。

“我今天很幸运。我一摆好东西就有人过来了。”将装满咖啡粉的手柄放在机器上,然后按提取键...张曼一边煮咖啡,一边说话,动作流畅自如,萃取后咖啡液体散发的香味让人感觉很舒服。

“来找我买咖啡的人都不着急。大家本来都是晚上出去玩的。他们看到了,就顺便买了杯咖啡。”张曼说。

张曼在后备箱里卖咖啡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在此之前,她在新疆有一家民宿。因为疫情,民宿的生意不好,她干脆关店回郑州了。


“回来后,我选择做咖啡主要是因为喜欢。”张曼告诉顶级记者,选择制作咖啡并不是心血来潮。她还考察了郑州咖啡产业的情况。“郑州这边咖啡店还是比较多的,竞争压力也不小。”

"我打算开一家咖啡店,但地点还没确定."因为疫情,她开店需要考虑更多的问题。“房子的租金和水电肯定是少不了的,因为疫情的人流量小,但她担心会不会通知停业。”

因为咖啡店的地点和开业时间都不确定,张曼决定先在后备箱里开一家小咖啡店。“虽然咖啡店还没开门,但我有做咖啡所需的所有材料和机器,所以我就想着先放在后备箱里卖。”

拿铁,鳌拜,手洗项目...张曼的主干咖啡店菜单有六种可供选择,价格从15-32元不等。后备箱咖啡店虽然没有房租水电费用,但由于流动性大,每天的收入也有高有低。“多的时候一天能有1000多,少的时候连停车费都不够。”

“我现在也是佛门小摊。等我没事了,我就出来摆摊。”张曼说,我还是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的咖啡店能早日安心开张。


[郭毅23岁自由职业者]

毕业不到一年,我没有风险投资。我试着在后备箱里卖汉堡包

与卖咖啡的张曼不同,在隔壁车里做汉堡的郭毅认为后备箱汉堡只是她的一次尝试。

“我毕业不到一年,没有足够的风险资金开实体店,所以现在是一种尝试。”谈到自己开汉堡店,郭毅坦言,“我不想开店,因为我不想给房东打工。”

一辆米色新能源车,一个铁板灶...郭把车停在路边,从后备箱里开始摆地摊。"我喜欢吃牛肉汉堡和烹饪."铁板升起,炊烟袅袅,引来四周四散的人们。


浅色的衬衫,宽松的工装裤,虽然学生的气息还在她身上,但郭毅对铁板、抹黄油、烤胚、炒洋葱的操作却是驾轻就熟...在她的摊位上,她并不着急,但正在厨房帮忙的同学不情愿地催促她快点。

“做饭是当务之急,尤其是炒牛肉。这些肉都是从国外寄回来的,一定要做的细致。”郭毅沉默寡言,没有厨房帮手的同学都很爱说笑,但她对自己的小生意很了解。


也许郭毅的汉堡不如旁边的即买即走摊赚钱,因为现在都是烤熟的。一个人的牛肉汉堡价格在20元左右。与顶级记者交谈时,三五个客户正围着铁板有说有笑。“我不着急。晚上刚出来散步放松一下,正好今天朋友圈看到她来了。这种露天汉堡模式很新颖。”一位等了近一个小时的市民说。

和晚上不一样,郭毅现在从事自由职业,开了工作室,白天和几个同学一起经营。她说,“如果有需要,你也可以在微信上买我的汉堡,我们都可以在郑州市内配送。”

但在谈到是否要专心做餐饮行业时,郭毅表示,“目前还没想好未来。我还在学习和尝试。后备箱汉堡刚卖了一周,生意不太稳定。一晚上换两三个地方是常有的事。只能说是我前期调查的过程。”


[树干下的郑州:另一种方式是努力生活的尝试]

资料显示,“树干芭莎”于1980年起源于英国,至今仍流行于泰国、越南和欧洲。

从2022年开始,国内政策开始鼓励“地摊经济”。此后,自由职业者、失业者和上班族纷纷加入进来。近年来,转型的“后备箱经济”是“地摊经济”的新趋势,不仅灵活方便,而且不用担心租金问题。

在顶级记者几个晚上的跟踪采访中,在树干博览会下,一群正在努力的郑州人正在尝试一种新的模式。

“我们在做树干集市的时候,都有一个聊天群。我们每晚都会在群里讨论我们站在哪里,哪里的生意好。”一位市场摊主说。


如今,行李箱市场已经成为许多潮人打卡的地方。一位餐饮业内人士说:“干线市场不仅方便,而且更接地气。咖啡、甜品、汉堡等以前只能在商店里买到的商品,现在晚上坐在街上也能品尝到,是一种愉快舒适的享受。但同时也要注意员工是否有经营资质、健康证等。,也需要相关部门对此进行规范,尽快出台相关政策,对消费者负责。”


停在路边,随便搭几张桌椅,挂上灯饰和招牌,一个“店”就这样开了,但形式也不一样。可能是家里提前做好的甜点和花束,也可能是需要冲泡的咖啡和饮料,也可能是现在做好的汉堡和烧烤。虽然没有叫卖和叫卖,但闹市区升起的烟火,可能是对日常忙乱生活最舒缓的一种。

对于后备箱的摊主们来说,后备箱承载的不仅仅是商品和生意,更是他们萌芽的梦想和为生活努力的态度。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87930736140993059/,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517.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后备厢集市下的郑州百态:换种方式是努力生活的尝试
后备厢集市下的郑州百态:换种方式是努力生活的尝试编者按:如果你爱逛街,你可能会看到,夜色下烟火郑州的后备厢叫卖。对于摊主来说,后备厢里承载的不仅是商品和生意,更是他们发芽的梦想,和认真为生活打拼的态度。疫情反复之下,人们的生活不可避免被影响,但他们都在想着办法为生活奋力一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