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湖北人,国企躺平的咸鱼,摆地摊走上生意路,岁退休当地主

我,湖北人,国企躺平的咸鱼,摆地摊走上生意路,岁退休当地主


这是我们讲的第356个真人的故事

“洪湖水,海浪,海浪,洪湖之滨,故乡……”每次听到这首歌,一种对家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是被子哥@西域暖阳的被子哥。,1983年,出生在鱼米之乡的湖北洪湖农村,家乡以生产“小龙虾”著称。我曾是国企一条躺平的咸鱼,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无欲无求。都说三十而立,而我立得稍晚一些。35岁,我放弃国企身份分得50亩地。

我以为我成了“小地主”,过着这样的退休生活。不曾想,因为一床被子,我赶上了时代,和县长们一起直播推广当地特产。高峰的时候4个小时能赚6万,每年几十万。现在,靠着老实和努力,我不仅养活了老婆孩子,还带动了家里十几口人在大戈壁定居。


(2022家乡团圆照,一大家子最幸福的时刻)

虽然我的家乡洪湖是鱼米之乡,但三十年前,这片土地的主要经济作物是棉花,每家每户都有两三亩棉田。小时候,放学回家,父母会把我叫到一米多高的棉田里去摘棉花。我个子小,扎到地里也看不见人。棉壳又硬又尖,扎疼我的手指。最讨厌的农活就是坐在我家门前守着簸箕剥棉花。当时我就暗暗发誓要好好学习,跳出农场的大门,长大后远离棉花,远离一切与棉花有关的工作。


(女儿在湖北老家看奶奶剥棉花)

但是,光靠努力是不足以让农村孩子走出来的。我的三个兄弟和我的父亲都是铁匠,靠手艺和几亩棉田勉强维持生计,但同时又供不起三个孩子上学。尤其是我和弟弟同时上高中的时候,晚上能听到父母为了涨学费,讨论家里能卖什么。

我大哥聪明早熟,不忍心让父母为难。临近高三,他主动放弃学业,收拾行李,加入了南下打工的队伍。他知道就算我们一起上大学,我们家也养不起两个同时上大学的学生。更何况我从小身体就不好,继续上学后还是能找到出路的,更何况家里还有个上小学的弟弟。


(父亲、母亲和我们三个兄弟)

我理解了哥哥的成全,更加努力。终于在第二年考上了湖北长江大学,报考了市场营销专业。本人性格内向,以为这个专业可以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专业应该算是大学里“最差”的专业之一。

【/S2/】2004年毕业那年正好是全国高校扩招后的那一批,就业压力很大。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想尽快找到一份工作,为家里减轻负担,不管去哪里,做什么。正好在校招的时候看到一家来自西北的国企,月薪1500。只要有学历,就可以去三四千公里外的边陲小镇工作。

我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对于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来说,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给家里减轻负担,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投了简历。


(我的毕业照,2004年)

2004年6月,在登上西行的绿皮列车之前,我就迫不及待地参加了毕业典礼。我是和三个同学一起去的,他们在同一个系的不同班级就业。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离开荆州。我在火车上花了44个小时,穿越了三四千公里。小时候,对新世界的好奇冲淡了我们的乡愁。进入甘肃地界后,我们被从未见过的荒凉和偏僻所震撼!

一路上我都在想西域边陲小镇是什么样子的。冬天每晚7点半天气预报零下20度左右。你必须骑马去工作吗?黄沙中的土房?会不会有不舒服的高原反应?我是如此的偏执,以至于我听到广播说,“前方请做好前往乌鲁木齐终点站的准备.....”


(乌鲁木齐的街道建筑)

那时候是夏天,走出车站,一阵浓郁的瓜果香味突然扑面而来。我和同伴第一次买了一个哈密瓜,互相分享。那个味道还在我的记忆里。真的很甜!空空气中沁人心脾的干燥和家乡夏天的黏热是完全不同的体验。稍作休息后,继续火车换乘大巴。我们的目的地是伊犁奎屯,建设兵团第七师所在地。

单位汇报后才知道,我们单位主要经营销售本地棉花!是的,我试图跳出农场大门,但我不想。我把自己送到了一个更大的棉田!夏季是棉花的淡季。入职后主要是熟悉公司的基本业务,向公司的棉花检验员学习棉花检验的基本知识,适应环境,业余时间和大学生打球吹牛。


(公司的棉花仓库每年储存近20万吨棉花)

晚上八点,下班后,我又可以踢足球了。对了,我可以去一个夜市,五毛钱抢一串正宗的羊肉串,吃饱了看地平线。啊!我觉得太阳在地平线上还是红色的,真是不可思议。

这种悠闲的生活一直持续到8月底,因为新一年的采棉季就要到了,也就意味着公司最忙的季节到了。我们新来的十几个大学生全部分配到基层轧花厂体验生活,了解棉花收购、轧棉、检验等相关流程。


(2008年奥运会和公司同事徒步旅行)

我们刚进公司的那一两年,是公司加工厂最多的时候。这些工厂遍布天山南北棉田附近的戈壁滩,条件十分有限。吃住在工厂里,喝的是盐碱地里又苦又咸的水,一周难得吃一顿好吃的。对于吃惯了大锅饭的湖北人来说,最痛苦的就是三天两头吃硬包子!


(公司轧花车间)

出了工厂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离最近的团场也有十公里。没有车,你哪儿也去不了。

有一个我一起招的女同学,被分配到车间参与缝制棉包。冬天室外零下十几二十度。虽然家里有暖气,但室内温度还是很低。在我们系,她是连续三年拿奖学金的尖子生。

当初我们也没想到她会和我们几个男同学一起报新疆。她的双手被刺出血来,但她只能忍受在机器轰鸣、棉絮飞舞的车间里工作。当时听到她的经历,我们几个男同学都沉默了,我们觉得很不开心。

很快我就听到了那个女同学辞职的消息,然后不到两年新招聘的大学生一大半都走了。

当时我也想去,不习惯在这里休息工作半年的慢节奏生活。再加上我一个月不到两千的工资,让我渴望尝试外面的世界。刚来新疆的时候,我最初的想法是来这里工作过渡一下。但经历过物质匮乏,肩负着家人的希望,我更加害怕失去工作,如果出去就更难找到工作。看着身边来的同学越来越少,我还是没有勇气离开。


(参加全国棉业联盟,在128团棉田拍照)

但我也在暗暗积蓄力量。2008年,公司有意涉足棉花期货业务,于是借机申请了期货从业资格证。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自学取得证书。这个证书相当于进入期货公司工作的敲门砖。和我一起考的同学拿到资格证后又找了一份工作。现在在上海某知名期货公司工作,事业发展良好。而几经犹豫,我又选择了留在这里,因为,我恋爱了。

虽然我之前谈过一次恋爱,但是我们还是太年轻了。有人说,“好的爱情不仅仅是三观不离十,更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转眼到了2009年,我26岁,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婆。她是一个单纯干净的甘肃女孩,但性格开朗善良。和她在一起我特别放松。我觉得她是我在对的时间遇到的对的人。


(奎屯,我生活的新疆小城)

西北的夏夜特别长,白天太阳很热,户外行人很少。他们晚上都出去了。和女朋友逛街的时候看到很多摊位,就突发奇想。我为什么不在业余时间做点小生意,摆个地摊?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毕竟习惯了坐在办公室和电脑打交道,不擅长言语交流,也缺乏开始的勇气。


(西北的夜市,晚上10点有太阳)

女朋友听说了,特别支持我。她很乐意和我一起摆摊。她负责喊,我只要努力就行了。【/s2/】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小夜灯摆地摊的兼职。那年夏天,我们每天晚上在地摊上呆2到3个小时,一天收入近100元,节假日200多元!这是我们第一次尝到做生意的甜头。

除了偶尔发生的意外。剩下的时间里,我的日子就像太阳在戈壁滩上东升西落,但我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在新疆的这十几年,我经历了棉花从手工采摘到机器采摘的机械更新迭代。我见过棉农在4块钱一斤籽棉收割时久久的悲伤,也见证过13块钱一斤收割时的天价狂欢。


(机采棉花,这样一个棉蛋两三吨!)

但这些都是时代或行业的沉浮与辉煌,但对于个人来说,我依然是部门里最隐形的存在,依然保留着一个月两三千元的工资。我不善言辞,但我只知道努力的脾气,这让我一次次与升职擦肩而过,也让我获得了很多先进工作者的奖励。

2011年8月,一个偶然的事件把我引向了人生的另一条路。高中同学知道我在新疆棉企工作,让我给她弄两条正宗的新疆棉被。拿到被子后,她觉得特别满意,于是建议我不妨直接在网上卖被子,这样方便朋友有需要找我帮忙。

就这样,我开始按照我说的去做,于是我立刻摸索着去注册了一家店铺。产品刚上架,店铺还没装修,第一单就来了!当时太激动了,赶紧拿着棉花找加工点加工。结果店家不专业,称错了。

没办法,只能找当地另一家店配送。最后处理了第一单,象征性的差了一元。为了感谢网上的第一个客户,我后来给这个客户寄了新疆的枣,以表谢意。


(成熟细棉)

在我心里,是第一单的成功,激发了我坚持下去的决心和勇气!就这样,我在上班的时候,零零碎碎的接了一些网上的订单。春节过后,两三个月的纯利润也就五六千,相当于两个多月的工资。如果这个做得好,可能是个好办法!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关注附近的被子加工厂的生意。别看店面破破烂烂的,生意却异常火爆,尤其是网店兴起后,大部分店主都是收购棉花进行加工。有时候下班的时候订一床的被子,要排队等一两个小时。因为生意火爆,他们经常要工作到晚上十一二点!

我当时粗略估算了一下,每天的加工费在1000元以上,一天的工作量抵得上半个月的工资。我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而且打棉花、织网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你有机器,肯吃苦,谁都可以!更何况经过多年的工作积累,对棉花比较熟悉,自己采购棉花资源有渠道优势。我就想,我自己开个加工店吧。


(大哥去四川采购机器,临时培训学习做棉被)

打虎兄弟,打父子兵。为了分支业务,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兄弟。毕竟我当时还在企业工作,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到这一点。我哥高中辍学的时候,到处跑,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他曾在广西、海南等地做过装修,也在当地一家机械厂工作过。他很容易使用机器和设备。

正好那年装修生意不太好,我哥就从北方过来了,兄弟俩一起找设备,找店面。2012年8月,在我大哥的照顾下,我们的第一家被子店正式开张了。


(我大哥的女儿从小跟着我们棉花)

当时因为当地采棉工和建筑工人多,所以店里生意特别好。每天都要推单,因为根本做不到,而我这个只挂副业的网店,根本不去管,以为只要实体店有订单做就ok了。阿姨看我们新疆生意不错,就让表哥过来和我们一起干。【/S2/】2014年,表哥也开始独立撑起门面,又开了一家加工店。

那两年,当地生意确实不错。另外,我们店的初衷是供应线上订单。此外,我们的设备标准也很高,对原材料的要求也很高。我们店从一开始就只做棉花原料,不加工新旧被子!因为很多客户不懂这个,不挣钱,气得转身就走!


(表哥在专心做被子)

不装修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方面,不需要订单;另一方面,处理新旧被子也是最重要的,对身体的伤害更大。正因为如此,本店赢得了更多优质顾客的信任,赢得了良好的口碑。有的客户甚至开车十几公里找到我们店做被子。

2012年到2014年,也是线下生意最好的三年。守店的时候有做不完的工作,订单太多大家都担心做不完。光是当地店铺生意的收入就相当可观,我大哥和表哥也在短短几年内举家搬迁定居。

他们赶上了这个本地市场需求的黄金期,我的状态一直是边兼职边在网上卖被子。我的生活挺充实的,收入也比过去强多了。我以为能保持这种状态就太好了!


(摘花摘棉)

但是等待和等待的机会有时候不一定是机会,也可能是危机。【/S2/】2015年以来,由于机器采棉的大力推广,往年百万采棉工进疆的盛况荡然无存。房地产不景气,建筑工人少了。单纯依靠当地常住人口,对被子的需求太有限,当地的被子生意越来越惨淡,而这正是我遇到企业改制分流的时候。

从2022年开始,建设兵团的富余人员将面临分流,成为以下团级连队的员工。愿意分的都分50亩地,相当于给了一份基本的养老保障。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变量,但不一定是机会。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所谓的机会,不过是化险为夷的改变。有准备的人更容易抓住它。我选择接受分流,要了50亩棉田。就这样,我从16岁的国企员工变成了公司员工!


(女儿两岁时在一片低矮的棉田里)

离开企业后,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店铺中。我过去的经历告诉我,机会稍纵即逝,坐以待毙,靠以待毙,是过不出我想要的生活的。

2022年,网络直播方兴未艾。尽管我不善言辞,但为了增加订单,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始了卖货直播,逼着自己说话。

虽然我不擅长聊天,但是讲解棉花知识却是得心应手。我用我丰富的棉企经验和专业知识与网友互动。讲西北风土人情,讲解所有关于新疆棉花的知识等等。我发现,通过谈论自己擅长的事情,我可以更从容地应对网络上陌生网友的提问。


(我验收棉田里成熟的棉花)

就这样,经过半年多的积累和沉淀,我的线上销售也在2022年迎来了一个小高峰。几个平台全面开花。短短半年时间,他们已经积累了四五万人的关注。有时候直播一个多小时就能卖出两三百条被子!我不仅克服了自己在沟通上的缺点,还用真诚和真实吸引了用户的信任。


(棉被准备邮寄)

离开企业后的第一年,我们两家加工店90%的订单都来自互联网。网上订单可以集中做,效率更高,净利润更高!无论是人力成本还是时间成本都比实体店低很多。离职那一年,光是网店的收入就已经超过了过去打工的收入,不用朝九晚五打卡的自由生活。

2022年9月,有幸与各位县长同台互动,推介当地特色农产品,获得了人生中唯一的荣誉,印有“兵团被哥”字样的奖杯!


(参加公益直播仪式获得的荣誉奖杯)

有时候危机中隐藏着机遇。暂时失业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活失去了方向感。从自己拥有的资源中寻求突破,努力吧。不去尝试,永远不会发现人生还有另一种可能。

谈论在线侃侃并不意味着可以轻松处理离线处理。有时候看到订单一个接一个的来,不是喜悦,而是担忧。被子不同于其他产品,各种尺寸的重量太大,每张床都得马上做好。从选择原料、加工制作,到查单、包装发货,中间的每一个环节都不能马虎。


(表哥在零下近20度的店里做被子)

做生意的人喜欢对订单手软,但其实即使这样,也要量力而行!顺势而为比较商业,但量力而行的本分是我一直记得要做到的底线。

有一年的购物节,在加工现场直播了四个小时,卖了近六万元。当时看到订单量的增加,我有点害怕。虽然是预售,十天之内就可以发出去,但是我也担心订单太多无法供应加工制作,所以就播了,这也创下了单日直播销售的记录!虽然旺季的时候错过了很多订单,但是我信守承诺,按时发货!


(直播是我,处理是我,代言人是我)

带货活挺累的。有时候连续说了几天,嗓子会直接发炎,说不出话来。但是在加工车间日复一日的工作是另一种累。看过被子加工的人都会知道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打棉扬起的飞絮让人难以呼吸。我们一整天都得戴着紧密的防尘口罩。好在我们是小企业,收入稳定。与此相比,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年加工店刚开业的时候,因为干活不小心,一个230斤的棉被袋在搬棉布袋的时候掉在了暖气供水管上,热气腾腾的水瞬间涌出。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直接用双手堵住喷涌的嘴。浑浊的脏水直接喷到嘴里,衣服都湿透了。我嫂子直接哭了。


(哥哥在卸棉卷。旺季的时候,他每天要挑近200斤!)

因为晚上十点多了,不知道去哪里找地下管道的阀门。当我跑出房子找管道时,我给供热公司打了电话。零下20度的室外温度直接把我冻成了冰人。我的衣服冻住了,卡在身上,屋里的水深达到了十几厘米。做生意有做生意的弹性和自由,但你得自己扛着一切。汗水浇灌的劳动果实,会让人更加珍惜,更有掌控生活的感觉。

在经营网店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最常见的问题是,比如这是长绒棉吗?我要新疆的长绒棉做被子!我向他解释说,新疆的棉花绝大多数是细绒棉,只有不到2%的长度超过34毫米。市场上几乎看不到长绒棉,也不可能做被子。然后,就没有了。

广东其他客户都要买10斤的被子过冬,我也拦不住。结果盖了之后太热了。问我能不能送去重新分。要知道,从新疆以外的地方寄被子到新疆,可能比被子还贵!有的客户是去年刚买的,还没拆包。后来,他们被我骂了一顿。你用完了再买也不迟。反正我在,店也在!


(我的被子宝宝,女儿)

做生意的时候,只有站在客户的角度提出建议,客户才能真正感受到真诚和真实。正因为如此,经过十年的积累,现在我的手机里有五千多个好友,都是我的忠实客户和老朋友。我坚信做产品就是要诚信,只要对方相信你,产品就卖不出去。

有些朋友还想让我卖一些其他的特产,不仅仅是棉被。我想了想没有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其他行业钱很多,但并不是都适合我。被子哥会做棉被!


(2022年底,一家人在回老家途中,因武汉疫情临时转往兰州探亲)

这两年因为疫情,订单量减少,很多地方连快递都送不到。甚至有一个客户已经下了一床被子的订单,但是最后他私信给我说:“老板,你能退单吗?因为孤立而失业,先别买这个被子.................................................................................................................这张小被子就能看出来,这两年大家活的不容易。

实体店做生意更是难上加难。还好我的被子生意受到了前期积累的信誉和稳定的客户群的影响。但是全年都有稳定的订单,不管旺季。2022年,除了日常基本生活费,年底还能存下近20万,比过去你靠工资收入和月光上班强多了!

如果你付出,你会得到回报。我的大哥,表哥和我家的三十几个人住在奎屯,一个小县城。虽然打棉花赚不了大钱,但毕竟生活压力小很多,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我们老百姓除了家庭和睦,父母幸福,子女健康,别无所求。疫情一过,我就会特别满足,一年两次开车回湖北看望父母。

回想起来,我已经离开家乡洪湖近20年了。除了牵挂家乡的父母,更多的是对记忆中年少时光的追忆。也许有一天我会回去,也许我会留在这里看守我的棉田。


(湖北老家周边风景)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而我,作为一个时代的沙子,我的使命就是做一床被子,养家糊口。让父母安心,老婆孩子有饭吃,每天过得踏实。

[口述:被子哥]

[责任编辑:苏宇]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356个真实的故事,这些故事感动了采访对象和数百万读者。

如果你有故事要讲,或者想以作者的身份加入我们的团队,请私信@真人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97008157670638092/,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THE END
我,湖北人,国企躺平的咸鱼,摆地摊走上生意路,岁退休当地主
我,湖北人,国企躺平的咸鱼,摆地摊走上生意路,岁退休当地主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356位真人的故事“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呀,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呀......”每当听到这首歌儿,一股对家乡的自豪感便油然而生。我是棉被哥@西域暖阳之棉被哥,1983年,出生在鱼米之乡的湖北洪湖农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