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七岁农女进城摆摊,第一天就抱上富家女大腿,生意瞬间火爆

小说:七岁农女进城摆摊,第一天就抱上富家女大腿,生意瞬间火爆


沈蜜摇摇头,“我不害怕。我有样东西想邀请我漂亮的妹妹来试试。可以吗?”

嘴甜的孩子都是最爱,更别说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了。

陈翰为之疯狂。

说到她是家里唯一的一个,她没有兄弟姐妹。听到小女孩甜甜地叫姐姐,你会不高兴吗?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什么事?”

魏静:“请你照顾好陈小姐。我先去找我哥。”

他一直呆在这里不好。大哥和县长正在书房里谈事情。先去找他!

陈翰头也没抬地说:“去吧,魏先生!”

好吧,在陈涵这个小姑娘眼里,魏静宜不是客人,反正也不熟,更别说自娱自乐了。

魏静也没在意,揉揉沈蜜的小脑袋:“去吧,我一会儿来接你。”

“好吧~”

还没插上电的凌翔都快惊呆了。

幸运的是,这位小姐很大方。

“这边走,夫人。”

两个丫鬟笑着迎上来,灵香连忙摆手,“只是个农家媳妇,又不能当媳妇!”

小木车里的可爱宝贝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小女孩。看到小阿姨和那个漂亮的阿姨说话,她就伸手去抱,非常渴望自己的小模样。

沈密把他抱起来,笑着说:“这是我的小外甥,三个月大。”

陈涵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侄子?你这么小就当阿姨了?太神奇了!”

沈密笑着拿出一个小酒坛子:“这是我自己的橘酒,想请姐姐尝尝。”

“还能酿酒吗?”陈翰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异常惊讶,但接过酒时还是眉头紧皱。“我不能喝这种酒。我上次尝了一点,辣得够呛!”

沈密没想到她一下子就答应了,没想到拒绝的理由是这个。

“这个不辣,是果酒,甜而不醉人!”

除非酒量特别低,或者你喝很多。

旁边的两个丫鬟面面相觑:“什么酒会不醉人,又不是糯米酒。”

陈涵拿了一个小罐子,打开闻了闻。“啧啧,味道真像水果。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对,我读的方式,我家喝的,伟哥也喝的!”

沈密的脸很自信。小女孩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娃娃,眼睛很可爱,但是这么小的孩子出来卖酒太难了。

爸爸说有的人家里吃不饱穿不饱。小小年纪生个女孩有助于家庭工作。上山割草捡柴,照顾年纪小的孩子,是常有的事。

哎哟!那不是我面前的小女孩吗?!能让人难受!

“茯苓,你去把厨房里做的白玉饼都拿来,然后去财务室交二十两银子!”

沈蜜不知道怎么在漂亮的姐姐面前说好,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眼里满是爱和怜惜。

那个叫茯苓的丫环急匆匆的去了,沈密拿起旁边的茶杯,倒了些橘酒,自己先喝了。

陈涵急忙说,“哦,你在干什么?我没说我不相信你!”

沈蜜笑了笑,“我知道!但不仅仅是为了我妹妹,这酒真的不辣!”

看,小女孩为了生活如此努力地工作。

陈涵连忙也喝了一点。我以为酒能洗鼻子,没想到酒到嘴里还带着橙子的香味,还有些甜味。这酒真淡。

陈涵眼睛一下子亮了:“好吃!”

沈密连忙点头:“看,我没有骗姐姐!这橘酒现在是我唯一的了!”

旁边的女仆也好奇地看着。沈密一看,赶紧给她倒了一杯:“姐姐也喝~”

丫鬟笑着接过,沈密能注意到她这个丫鬟,她觉得很开心。

这样的小姑娘真的很懂得做人!

丫鬟喝了一口,却连连称赞:“小姐,这酒真香!对了,再过十天你不是要邀请那些女士来玩吗?这酒也会让他们学习,免得说茶不好,零食不好吃!这样的好事仅此一件!”

陈涵觉得可行。“那些小蹄子总是挑三拣四的,却不敢在本小姐面前说什么!那我就好心让他们也尝尝这橘子酒吧!姑娘,你还有酒吗?”

沈密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陈涵问她的时候,她摇摇头,很真诚地说:“我当初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所以没怎么做。如果姐姐喜欢,下次我要酿酒开店卖,姐姐一定要来!今天这酒我要三坛钱,十二两银子就行了!”

十二两买了不止三坛酒,更多的是唯一的原因和初尝。

“嘿,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好,那我等你开!”

这样两个人的生意就是一场恋爱,连沈蜜都想赚的更多。

陈想多给十二两银子,但沈密坚持要他自己的那一份,其余的都不肯收。陈翰不再坚持,只说沈密和凌翔的嫂子留下吃午饭再走。

“不行,我待会儿还要买东西!回头见,妹子!”

陈翰笑了笑,“好的,回头见!”

魏京义已经等了很久了。看到小个子走过来,她的脸微微有些肿,但是眼罩却出奇的亮。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甚至如她所愿!

“伟哥!”

沈密开心地跟他打招呼。

“满意了吗?走,带你去吃饭!”

魏静宜揉揉小脑袋,笑了起来,却见沈密弯下腰,从木车下取出坛子,递给魏静宜:“给你!”

魏静的心一下子软了:“我没有白伤害你。你下一步想做什么?”

知道他问的是自己未来的打算,沈密也没隐瞒:“自然,我以后会继续酿酒,自己当老板,开自己的公…坊!”

多么有野心的小女孩。

“但是别忘了和我的合作协议。当然,如果你需要任何帮助,尽管问我。”

沈密微微一笑,“伟哥能一直待在这小地方吗?你也是做生意的。要不要到处跑?”

魏毅扬起眉毛:“我说躺在屋里也能赚钱,你信不信?”

沈蜜咯咯笑道,“不相信我!你和赵阿姨签房契的时候,也要把酒卖了吧?我怎么能留在这里?”

这个男人再坏,也是个少年。况且他做的不仅仅是桃花酒的生意。他怎么能只呆在一个地方?

“嗯,你说的对我来说不是问题!”魏静宜很有信心,她曾打算亲眼看看这个小女孩。一是她大哥和一个老朋友的交情,二是她想看看小姑娘能做什么。

他想随心所欲,本事不小。自然,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

过了一会儿,我到了餐厅。沈密先是问店员的厕所在哪里,抱着宝宝解决后,魏静宜还在等她点。

“嫂子,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玲香摆摆手,“我不挑食,不过我们还是找个面摊吃一口吧。你刚赚了钱,还是省点花吧……”

沈密笑道:“嫂子,你不碍事,我们可以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啊……”

“我不能让你把钱装进我的口袋,否则你哥哥魏会饶了我的!”

魏京义突然说道。

沈密意识到,“这个餐厅也是你的产业吗?”

“嗯嗯~”

沈密突然有点好奇:“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魏京义让调酒师把店里的特色菜拿上来,说:“我也说不准,不过现在最好吃的是饭店和茶馆。不过餐厅卖的酒一般,所以我一直在找合适的。”

他说的是恰当的,不是最好的。

餐馆里卖的酒也要考虑消费它的人。卖好酒的话,会有很多值钱的酒,但是客人不一定需要。追求好酒的人也会注重环境,所以餐厅不适合。

所以要找一个出彩但价格也合适的,作为他餐厅的一大卖点。

听了魏京义的话,沈密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这个人头脑聪明。他真的是一个商人。

怀里的婴儿坐着听他们说话,低着头,很困。沈密干脆把他放回了小木的车里,盖了一条小被子,看到了,魏静宜的声音就低了下来。

“我看你好像想独家酿酒,就果酒?”

如果只是果酒的话,从世界各地采购水果要花很多心思,这个运输也要花很多钱!

沈密:“当然不是,酿酒有很多种方法!”

中国的酒文化不是一般的博大精深。她想发财怎么可能只做果酒?

魏京义笑笑:“那……”

“救命啊!杀人了!谋杀!”

他的话突然被下面的呜呜声打断,这也引起了沈密和灵香嫂子的注意。

说来也巧,尖叫着跑的正是杨,头上满是血,也不知道是谁惹的祸。他头上挨了这一击,从远处看胯下都是湿的,很害怕。

玲香并不惊讶。“他是个老恶棍。我看他欠那个作坊的钱,人家要剁他手脚。上个月,我和朱朱的爸爸看到他在街上这样喊。没多久他的手又痒了!”

村里的人都知道杨爱赌博,但沈密在人群另一边看到了一个人。他瞪着手里拿着砖头的杨:“嫂子,那是谁?”

灵香姐姐看了一眼,道:“咦,这不是赵三狗吗?春姨找他要了几天牛,找不到人!”

当赵构看到人们在看他时,他的眼睛一亮,扔了块石头就跑了。

沈密的心里充满了问号,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她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坐以待毙。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6885712022859524616/,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476.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小说:七岁农女进城摆摊,第一天就抱上富家女大腿,生意瞬间火爆
小说:七岁农女进城摆摊,第一天就抱上富家女大腿,生意瞬间火爆 沈宓摇摇头:“没有吓着,我有东西想请漂亮姐姐尝尝,可以吗?”嘴甜的小孩最受喜欢,何况是长得这样可爱的小姑娘。陈晗心里喜爱得不行。说起来家中就她一个,都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听见小姑娘甜甜地叫自己姐姐,能不开心么?于是她毫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