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底层女孩说独立,意味着什么?来自摆摊女孩的自述

当一个底层女孩说独立,意味着什么?来自摆摊女孩的自述



这个女孩在石家庄的梦想工作是在城中村摆摊。她25岁已经4年了。流动摊贩多为中老年人,梦想根植其中。摆地摊挺累的,北方的街道冬夜冻人,人站一会儿就僵了。但是有人经过摊位,孟思马上就会精神饱满,拉客说:“吃什么?”

2022年12月,在经历了一系列车祸和三轮车被盗后,一个绝望的梦拍摄了一段哭着要车的视频。当时她希望能帮她找到车谋生。通过视频,很多人看到了一个生活的真相:一个女孩在底层,疲惫不堪只是为了谋生。

根据这个梦的故事,人们可以拼凑出一个草根女孩的生活片段:

她来自河北石家庄农村,读大专,脱离了家乡大多数女孩考不上大学,相亲结婚的命运。梦见和同是农村出身的男朋友奋斗,被背叛后,放弃爱情和婚姻的幻想来拯救自己;不愿意做月入3000元的文员,而是辞职摆摊创业。即使你受伤了,失去了你的车,你受挫的梦想仍然不愿意妥协。随便找个人结婚生子,攒钱顺路买车,重新上路。

在“看见我身边的女人”的网帖下,网友们纷纷讲述她的梦境经历,并给予鼓励和奖励。网络上的这种小规模援助帮助孟思重拾勇气,甚至比预期提前攒够了钱,买了餐车,重新开始摆地摊。

我们联系了孟思,请她告诉我们她的经历。这就是最普通的女人,为生活走过了钉钉的日常,底层的独立之路注定布满荆棘。饶是如此,孟思也从来没有把人生的舵交给别人。

以下是她的故事:


28岁,一无所有,摆摊创业

当我发现三轮车被偷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天要塌下来了。这是我当时最后的希望。

2022年春节后车丢了。当时我正在城中村的出租房里疗养。村子即将拆迁,各种大型搬家车辆来来往往。我的三轮餐车停在胡同边上,很碍事。我把车推到附近一个偏僻的角落,却不放心。我买了一把新锁,装了两把锁,但是丢了。

我问了附近的路人,他们都说我没看到。我又冲向警察。丢车巷子附近没有监控。警察调了最近路口的监控,让我自己抄回去看看。他补充道:估计拿回来的希望渺茫。还不如攒钱再买一个。

监控录像里也没有线索。在出租屋躺了两天,感觉人生充满了接二连三的不幸。

去年12月,我摆摊回家,被一辆突然从我家冲出来的车撞了,撞我的醉驾司机不见了。自费治疗,花光了所有积蓄,还负债2万。春节后准备养伤,摆摊还债,车被偷了。人们通常说,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但我的新年开始得很糟糕。

2022年春天,我搬进了这个城中村,成了一个卖鸭货的普通流动摊贩。租这里是因为便宜,450元,两室。当时我28岁,无业,只有几千块钱。我刚刚从失恋中恢复过来。

当时我摆摊的启动资金都要用信用卡分期支付。我花了5000块钱跟一个老师学了卤鸭的手艺。去了趟市场,买了冰柜,红烧肉用的锅碗瓢盆,花了2000多块钱摆了个餐车摆摊。等一切搞定,微信钱包里就剩20块了。又花了16块钱,打了两个支付码。

一切都井然有序。2022年5月4日晚上,我拿着微信钱包里剩下的4块钱出门去摆摊。

刚摆摊卖卤味的时候,很在意别人的眼光。我甚至不好意思去吸引顾客。顾客一跟我说话,我的脸就红了。我没带现金,找不到钱,甚至忘了收钱。最后,客户提醒了我...第一天就是这样,自己的目标不断的来。

放在固定的摊位需要摊位费。为了省钱,我会做流动摊贩。一开始一边摆摊,一边看六路,远远的看见城管,上车就跑。供应商之间有一场地盘之争。我曾经把我的摊位放在一个社区附近。没过几天,小区门口就出现了麻辣鸭脖。摊主大哥来找我说:“我来了很久了,最近生病才出门。”我知道他的话暗示我抢了他的生意,和他商量一起摆摊无果,就找到了我后来所在的胡同小区。

两三个月后,一个小巷小区成了我的固定据点。摊位稳定下来后,我的生活也稳定下来:每天早上10点起床,解冻鸭肉,清洗腌制鸭货。下午剪视频,4点出摊,熬夜到半夜回家……日复一日。

在附近的摊贩中,我是最小的,但我总是熬夜到最晚,摆着夏热冬冷的地摊。最难熬的是冬天。冬天的晚上,石家庄非常冷。我带着护耳,口罩,围巾,棉鞋里还有两层袜子。但在外面,我的手和脚仍然冻得不省人事。

出租屋老旧,没有暖气,没有热水。冬天洗鸭子的时候,手只能泡在冷水里。晚上睡觉的时候,风从木质门窗的缝隙里渗透进来,往往第二天早上醒来,脚还是冰凉的。

也学会了一些摆摊的生存策略。比如要和城管以及附近小区的保安部门搞好关系。每天都给小区的保安哥送卤菜。年长的保安哥吃不了辣,就给他们买烟送过去。我车里还有香烟和打火机。等城管来了,我就给他们烟抽。

然而,这一招并不总是奏效。回去摆摊的时候,连碰了三波城管。前两波城管路过,递烟,说好话。但最后一波无私终于带走了我称的小秤。但是,我买的是二手的体重秤,只需要花几十块钱买一台就可以了。

因为年轻,可以算是厂商中的新鲜血液。在最初的尴尬之后,我很快适应了我的新身份。和大家擦肩而过后,我热情地问:“要不要试试?”

生意越来越好。有时候一天能卖5、600元。我手机账户的提示音激励着我。为了留住客人,我还申请了一个新的工作微信,让客户加。谁想吃,我就给他送去。这半年来,我的微信加了五六百个客户,积累了不少回头客。

刚摆摊的时候就开始经营自己的自媒体账号。一方面希望吸引一些线上的客人,另一方面想用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这也是我创业的出发点。我相信,从摊位开始,总有一天,我会有自己的店,去加盟店甚至办厂。


18岁,读书还是结婚?

在关注我的网友中,经常有人劝我不要摆摊。他们认为考公务员,建立职员,是更好的选择。但我喜欢摆摊,摆摊的门槛和成本低,收入高,是我突破人生的有限选择。

我出生在农村,从小父母就在外地打工。我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村里盛行女孩子读书无用论,我父母也和其他人一样,认为只有儿子可以依靠。在村里,没有儿子的父母一般会考虑招个女婿养活自己。

高考分数线后,父母劝我不要读书了,找个女婿过日子。第一,因为我400多分的分数只够读大专,父母觉得不值得。在村里,高考失利后,上班结婚是常事。同时,因为父母有自己的难处,那一年,爷爷奶奶相继生病,花费很大。

但我从小就对村里的相亲对象很反感。双方家庭把自己的条件摆到桌面上,然后见面。我觉得这个太物质了。那个假期,为了上学,我哭了,甚至绝食,父母终于让步了。我得以在石家庄某高校就读,听了朋友的建议,读了网络通信专业,据说就业能力很强。

回想起来,网络通信专业并没有给我身边的技能。我高中是文科专业,学校的高数,Java,C语言这些课程听起来像天书。我也理解父母赚钱不容易,我想和他们一起分享。周末和节假日,我厌倦了在各种兼职中奔波。我两天发传单赚100块,够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也可以做超市售货员和保洁。

但是继续读书还是让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至少,我了解了互联网,这是未来很有前途的新事物。在此之前,我对互联网的认识是:你可以用手机登录qq用数据流量聊天。毕业后找了一份和互联网相关的工作,然后自学了PS等技能。我摆摊创业的时候,也有意识地做自媒体。

在这里,我也要说明一下,我做自媒体账号的时候,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我姐的地摊生活”,说自己“在大学”是一种习惯。大专期间,我们同学聊天,说自己“在上大学”。毕业后,我们习惯说“在大学”,也就是说顺口。

毕业后留在石家庄找工作。我一直在通过互联网找工作。学历没有竞争力,选择的几乎都是月入3000的工作。先在一家卖电子产品的公司做网站运营,后在一家成人教育公司做文员,月薪3000左右。工作中技术含量少,学的东西少。工作4年,每个月的零花钱都花光了,逢年过节给父母转账。2022年辞职的时候,手里只有不到1000块钱,连存款都没有。这让我产生了危机感,最终决定辞职去摆摊创业。

考虑到起步门槛和成本最低的项目就是摆摊。一开始我选择摆地摊卖袜子。我当初摆摊的时候住在石家庄西边,特意选择在石家庄北和平路摆摊。我有两大包袜子放在一辆二手自行车的前筐和后座,骑到地摊要三四十分钟。怕被人看见,出门都要戴上口罩和帽子,在近视眼镜上再罩上一副墨镜。但是,过了一个星期,我就没面子了,天太热,骑不动了。


图|摆摊卖袜子

而且摆摊比上班挣钱多,让我很有成就感。卖了4、5个月袜子,攒了一万多块。不过后来考虑到地摊卖袜子利润还是薄的。2022年,我开始卖卷饼。

很难一个人打理卷饼摊:我一个人滚,站着滚,怕顾客等不及。蛋糕一烤好,我就赶紧拿起来放在手术台上。一不小心,手直接按到了滚烫的铁板上。过了几天,我的指尖和手掌上烧出了几个泡泡...我甚至无法解锁我的手机指纹。

但我的心是甜蜜的。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500块。我爱上了一个做销售的男孩。我们都是农村的,家庭条件一般。我梦想和他一起工作,他们可以在石家庄有自己的车库。

对于我们的未来,我比较节俭,比较简单:我用29.9元的气垫,9.9元的口红。听说我没吃过牛排,他主动找了一家餐厅。我觉得128元包括一份双人套餐很贵。最后两个人去吃了一顿达不到50元的饭。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有点“爱情大脑”,是一个把希望寄托在另一半身上的女孩。

但2022年春节后,他就很少主动联系我了。我当时还是信任他的,只是觉得他很忙。不久后扁桃体发炎,准备去家附近的诊所输液。那时,新冠肺炎疫情刚刚开始蔓延,我很恐慌。我在微信上跟他说我身体不适,要去输液,他让我加班。我一个人去门诊,开始输液后他又来了,说我自己来做输液,他不放心。

心里很甜。当我感到困倦的时候,我说,我要睡一会儿。请帮我保管一些药。他:好的。

一觉醒来,看到他在笑一个女生直播。我抬头一看,发现输液瓶里的药已经输完了,血又回到了滴管里。我赶紧叫了医生。听到声音,他关掉直播,起身去找医生。医生惶恐地说,再晚就危险了。我又哭又气的让他回家,我可以给他输液。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回家,他在家打游戏,依然没有任何迹象。晚上,他背对着我躺下,睡着了。我推了推他,没有反应。我按下他的手,偷偷解锁手机。我看到他在微信里对别人很用心。在我输液的那天下午,他给女孩点了玫瑰花,请她去餐厅吃饭。对方拒绝后,他来诊所陪我。

我恨这个人欺骗我,为当时的自己不值。仇恨之下,我在他朋友圈曝光了他暧昧的聊天记录,他被无数人打电话和微信。他醒来后,我们互相质疑、指责、扭打。

反正我们分手了。这次分手甚至让人无法忍受。我搬出了共同的住所,租了一间出租屋,整天在屋里带着回忆哭泣。其间,不愿意放弃这份感情,我试着约他出来说话。他寒暄了几句,没有道歉,言语和表情都很冷漠。我彻底放弃。三个月后,我觉得我不应该继续为此沉沦。

从小到大,身边的声音一直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结婚看似是女孩子的选择,但经过这次背叛,我觉得人心善变,把感情和未来和别人捆绑在一起是不靠谱的。之后就放弃了和“另一半”一起努力买车买房的想法。我觉得我可以自己继续摆地摊,挣钱买个小房子,带上父母组成我们的小家。

我摆摊卖鸭货,很少休息。夏天很多人选择啤酒配鸭肉,还有人在凌晨1、2点买。为了多卖一只鸭子,我尽量熬夜。晚上很困,双手抱着肩膀就能睡着。我通宵熬夜到头疼,左右眉毛都肿了。

但是努力得到了回报,我越来越熟练地制作和销售商品。去年5月到11月,我用信用卡负债创业,逐渐积累了4万存款。

但没想到,一场意想不到的车祸让我瞬间又一无所有。


厄运和转折点

2022年12月13日晚上10点,天冷,我的手机和充电宝都快没电了。本来打算早点关摊回家休息的。我在家附近的路口骑车时,巷子里突然冲出一辆车,我从车里摔了出来。我的眼镜瞬间掉了下来,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了。我在急诊室,脖子疼得好像要裂开了。当我醒来时,护士告诉我,我出了车祸。路人打了120,送我去医院。他们先给我做了急救,等我醒了再给我做进一步检查。后来警察也来了,跟我说司机负事故责任,他酒后打人。

我怒了:司机为什么酒后驾车?但更懊恼的是:即使昨晚地摊关门晚了几分钟,你会错过车祸吗?

我的父母不在城里,所以我不能马上来这里。只能通知朋友先来医院帮忙,提前告诉他们不要把我辞职的事泄露出去在父母面前摆摊。他们还以为我还在公司上班。我怕父母心疼我,我怕他们知道后,再也不允许我摆摊了。第二天早上,司机带着牛奶和水果来了。他只说:先看病,以后再处理。

下午经过一系列检查,发现自己左臂韧带撕裂,需要修复。其实手术很顺利,但是术后恢复很痛苦。可能是我熬夜了,摆摊期间没吃好。我很虚弱,对手术有不良反应。醒来后的两天内,反复呕吐,吃不下饭。由于不断输液打针,手臂肿了一大圈,肚子上形成了一个巴掌大的淤青。

除了痛苦,我最大的压力就是钱。手术加住院花了我摆摊以来的4万积蓄,还得找朋友借2万。我父母问我有没有钱,但我坚持说我有钱。父亲给我转钱交医药费,我拒绝了。但是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担心。出院了该怎么办?

住院一个多月,虽然医生让我留院观察,但我还是坚持出院了。临近过年,我回了村里。在父母的照顾下,我每天不厌其烦地做康复训练。过完年没多久,我借口上班,回了城中村的家。我继续养伤,准备军火,然后摆摊还债,攒钱。

一开始我也希望肇事司机能承担医药费,缓解一下我的经济状况。不久后,我接到刑警让我做事故记录的电话,就去了派出所。虽然警察也给司机打了电话,但他还是没有出现。

我咨询了警方和律师,他们都回复我:司机酒驾已经触犯了法律,案件最终会移交法院。让我等法院提起刑事诉讼后再提起民事诉讼,这样最符合我的利益。酒驾导致他驾照被吊销五年,不能考驾照。如果他拒绝赔钱,他将面临监禁。

至此,我在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选择坐牢而不是赔钱,我该怎么办?

那段时间,我靠着离家前父亲转来的2000多块钱生活,受伤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摆摊赚钱上。但就在那时,车被偷了。

这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恐怕社会上的人都是危险的。另一方面,车子的丢失引发了我这几年深深的失败感:年近30,大龄未婚,只能干不到3000元的活。出了车祸,要自己承担后果,失去创业的所有积蓄。现在我的车丢了……我躺在床上,越想越心灰意冷。

我无法向父母和亲戚诉苦,也不想再和朋友倾诉,所以感到压抑。最后录了一段视频,放在我的主页上。我把自己的迷茫全部告诉了陌生人:是要放弃奋斗,退休买房,回农村老家,结婚生子?

但是婚姻和家庭会是避风港吗?凭婚姻家庭,可以上岸停泊吗?我内心还是不确定。

后来我在留言区发了一条信息:因为我的事占用了很多时间。我可能是个失败者,我只想记录我真实的生活。希望你能理解。我要休息几天,考虑一下。别担心我。

没想到,几天后再次登陆时,这段毫无生气的视频吸引了众多读者的目光。那天我收到了一两百条私信,我的视频下面的评论区里留言泛滥。大家都鼓励我坚持住或者给我建议,比如车祸维权,商业策划,还有人细致到看我摊的时候吃冷饭,让我带点饼干面包,以免伤胃...年轻人,老年人,男人和女人都有。

一个70岁的老哥评价我:姑娘,在你这个年纪,我迷茫过,被骗过。直到37岁,我的人生才有了转机。站直了,不要趴下。

一个年轻女孩评价我:学长,婚姻不是避风港。如果为了逃避现实随便结婚,将来的影响会比现在大...不要把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当成灵丹妙药。

……

另一个朋友说:我期待你买三轮车,笑着给我们录视频的那一刻。


图|粉丝评论

没想到这么多人关心我。之前我就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粉丝给我一句安慰鼓励的话,就像打气筒一样给我打气。我感觉自己渐渐恢复了体力。我意识到:如果我最后摆摊,最后创业失败,那我就认了。但现在结果未知,我不是失败者。我必须站起来。车不见了。我会再买一个。如果钱没了,我还能再赚回来。

我准备去应聘肯德基送货员,指望着一单赚8块钱,一天十几单。我先靠它生活,攒钱买车。做了20多天的送货员,后来在视频网站上提取粉丝的奖励,1000多元。就这样,我大致攒够了买车的钱。我在店里下了订单,现在就等着到货,继续我的摆摊生意。


还有,有网友评论我是“女性奋斗的典型”。我不觉得我是。现实生活中更努力的人更多。我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有一个普通的梦想:把一个大排档做大做强。

-结束-

作者|杨

编辑|林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88894491658158631/,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410.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当一个底层女孩说独立,意味着什么?来自摆摊女孩的自述
当一个底层女孩说独立,意味着什么?来自摆摊女孩的自述 石家庄女孩思梦的工作,是在城中村摆摊,从25岁开始,已经4年。流动摊贩多是中老年人,思梦脆生生地扎根其中。摆摊这活儿累,北方冬夜的街头天寒地冻,站一会儿人就僵了。可一有人经过摊位,思梦会立即充满活力,招徕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