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上海快递员的一天:摆地摊,睡货车,到处找地方做核酸

独家|上海快递员的一天:摆地摊,睡货车,到处找地方做核酸

“做快递员这么多年,我自己第一次遇到。”

3月25日,甘成在朋友圈自我介绍,写了这样一段话。朋友圈的图片上,有满满一仓库的快递包裹。

他所指的“第一次”是疫情对快递业务的影响。“即使在当时的双11,我也没有积压。上周五,因为我们网点所在的街道很多小区临时进入第三轮封站,快递进不去,积压越来越多。这几天加班才收拾。”


多任务处理,整理必需品

甘成是ZTO快递上海九亭北分公司的负责人。1978年送快递后,去年5月买下九亭北分公司,加入ZTO快递,成为分公司老板,负责分公司所在区域所有小区的最后一公里快递。

虽然他是老板,但是自从这一轮上海疫情以来,为了防疫和安全,他不敢招临时工,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做,卸货、消毒、分拣、送包裹,甚至买菜,和社区居委会对接。

每天早上6点,装满快递包裹的卡车会准时到达所辖网点的园区,也就是说员工需要在早上6点前到位。

甘成说,在此轮疫情爆发前,九亭以北的网点一天处理约1.2万张票。疫情爆发后,票量降到一天四千多票,最近又回到七八千票,包裹变成了新鲜水果蔬菜肉类等必需品。


“最近跟员工说得最多的就是,如果看到生鲜、蔬菜、水果等生活用品或防疫物资的快递,一定要想尽办法尽快送到居民手中。也许他们已经很多天没吃过一顿饭蔬菜了。”干巴巴的陈述。

但即使减少了货量,对于只有40多名正式员工的呈现,一半的劳动力还是捉襟见肘。员工亲自参与卸货一小时后,包裹从卡车上被搬到传送带上,开始分拣消毒。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分拣,贴着不同标签的包裹就可以被送出仓库,送到不同的小区。这个时候,干成也开始了他送快递的老本行,开着电瓶车把包裹送到周边小区门口,路上再买一个面包当早餐。


打地铺,摆地摊,睡沙发,睡面包车

根据邮局的规定,每个包裹都需要送到收件人手中才能签收。然而,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这样的要求变得异常艰难——不仅封闭的小区不允许快递进出,一些临时开放的小区还加了自己的编码,不让快递员进入小区,一些在小区外等候的人还会被警察赶走。

“以前没想到送快递会这么难。一方面是进不了小区,另一方面是小区很多居民不愿意出来取快递。如果整条街都堵了,包裹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情况,部分网点会向总部申请停止该区域的收寄。”把它呈现给记者。

其实这也很考验快递公司的精细化管理和网点的应变能力。也是很多地区居民在网上订购的商品不发货或者根本收不到的原因之一。但截至目前,干提交网点从未向总部申请暂停文件送达。

办法就是安排自己的快递员去管控严格的小区做志愿者。“这些人住在小区里,不出来。白天我把包裹送到小区门口给他们,然后他们杀了送到各个楼的一楼门口。”甘成说,他3月初在自己居住的小区被隔离时,就是以这样的志愿者身份工作的。现在这种模式的小区有四五个,很多员工在居委会提供的房间里铺地板。但是在白天,快递可以更有效率,日用品可以更快到达居民手中。


也是因为3月初在自己小区被孤立的经历,我现在不敢回自己家,而是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了十天,有时候累了一天就直接睡在面包车里。

“我跟员工说,你们被隔离是小事,送不了快递才是大事,所以你们最好都住在公司,员工都很配合。”甘成说,“现在公司里到处都有人睡觉,办公室里、会议室里、沙发上、卡车上,都是因为害怕被孤立在自己家里,无法正常发货。我也感谢他们。”


吃五分钟,一个月核酸20次

对于还没有派出员工做志愿者的小区,干主持人选择在小区门口“摆摊”,等着小区居民出来收拾残局。“一些社区没有集中的快递堆放点。如果放在地上,包裹很容易丢失或被误拿。只能派人摆摊解决。”


早上送完“摆地摊”后,干宣讲会回到自己的校园网点,站五分钟吃完午饭。


“我们这里有阿姨做饭,先回来的快递员会先吃饭,吃完了再继续工作,所以餐桌基本就是流动的凉席。”甘澄澄说,最近买菜越来越难了。附近的菜场已经关门了,去更远的地方买菜也要一两个小时。


也要花很多时间,还有隔天核酸检测。按照ZTO快递的统一要求,快递员上岗前需要持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也就是说每个人都需要隔天做一次核酸检测。此外,任何进出网点的人都必须检查核酸证书并测量体温。仓库每天要消毒两次,以确保每个包裹都能安全、有效、快速地送到居民手中。

“三月份,我得做20遍核酸。每天我都要思考哪里做最方便快捷。如果交付社区可以做到,我宁愿再做一次,即使不到48小时。如果是附近没有核酸的地方,我需要开车八九公里到附近的医院或者核酸检测点去交钱,有时候还要排队等一两个小时,”甘说。虽然需要时间,但是,你一定要对自己负责,对客户负责,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样才能保证快递的流通顺畅。总部也给网点很大的支持,包括疫情补贴,无息贷款等。,以保证快递小哥的安全,帮助网点渡过难关。

下午一点半,第二轮卡车卸货又开始了,接着就是新一轮的分拣、发货、送货、摆地摊。下午的时候我们会同时去取件,然后打包拉去总部。


晚上10点,园区内的分拣仓库往往灯火通明。“这几天忙到12点很正常,最忙的时候到凌晨一两点”,甘澄澄说。“这次疫情对公司和个人的影响都很大。我经常鼓励员工。现在快递对居民越来越重要。疫情发生时,我们的快递不能停。管制可以隔离但快递不能分离。与努力相比,我们不能落后。我认为这次疫情是一场风暴。暴风雨过后,会有彩虹。如果你这辈子能有这种经历,以后就能吹得更响了。”

凌晨12点过后,仓库里的包裹终于被清理完毕,仓库里的灯和分拣设备也陆续关掉,办公室的沙发上铺上了被子。“不管多晚多累,都要在6点前准时起床继续卸货,否则后面的流程都要耽误。”


点击图片,一键获得“金融五件套”。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81479642569409037/,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406.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独家|上海快递员的一天:摆地摊,睡货车,到处找地方做核酸
独家|上海快递员的一天:摆地摊,睡货车,到处找地方做核酸“做快递这么多年,我自己也是第一次遇见。”3月25日,干呈呈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朋友圈的图片上,是堆满了仓库的快递包裹。他所指的“第一次”,是疫情对快递业务带来的影响,“即使在双11那时候,我都没有积压件,上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