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摆地摊

(怀旧)摆地摊

记得刚上初中那会儿,家里刚刚盖了房子,欠下了不少钱,为了还债家里早已入不敷出,连家里饭菜也没有了油水,整天清淡度日,母亲免不了唉声叹气,本来话不多父亲从此话更少了,这个家顿时陷入了沉默。

父亲在乡里的卫生院上班,因此父亲在村里还是有些威望的。在那个年代,如果家里面有一个端公家饭碗的,还是很有面子的,但现在面子终究抵不过穷窘带来的压力,虽然父亲依旧循规蹈矩,善始善终的早出晚归,但愁云密布,让他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直到有一天,父亲下班回来兴冲冲地对母亲说:“我批发了些灭蝇药,等到集市的时候去摆几回地摊,看能不能挣些钱。”

“是吗,花了多少钱?”母亲显得很兴奋,但一听到要先花钱批药未免有些担忧。

“没多少钱?”父亲说这话时神情闪烁,明显底气不足。

“中啊!你只要觉得可行,就干吧。”母亲看到父亲的脸有些不自然,怕父亲的脸挂不住,就赶紧改口附和父亲。

父亲这才露出舒心的笑容。

的确父亲是很爱面子的,我们乡里的集市熟人太多,他肯定是不会去的。

又过了几天,我放学回来,父亲在院子里招呼我到他身边去,并问我:“明天是星期天,你不用上学了吧?”

“不用,明天休息一天。"

"好好好,那你今黑把作业写喽,明天和我一起去卖灭蝇药吧。”

“中啊!”我一口答应。

一夜无语到了第二天早上蒙蒙亮,父亲叫我起床,我洗漱完毕后,看见父亲早已将灭蝇药早已装好,扎在自行车后座上了。

“我咋去?”我疑惑地问道。

“你坐在前边的大梁上。”父亲头也不回地对我说道。

“先凑合一下吧。”母亲说着就往我的口袋里塞了两个鸡蛋。

于是我就坐到自行车前边的大梁上,父亲骑上自行车就往我们邻乡的一个集市去,因为我知道我们南边一个邻乡今天有集市,所以也没有多问什么。就这样父亲在崎岖的土路上骑行了二十多里,待到天放大亮时终于跑到邻乡的集市上。

先在相对较好的路段占了个地方,父亲就把整盒的灭蝇药卸了下来一字摆开,父亲又从挂在车把上的皮包里拿出一张红纸和一支粉笔对我说;“来来来,我说你写。”对于我写出来的字,父亲一直引以为傲,今天我终于可以露一小手了。

“嗯。”父亲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今从外地购进一批高效灭蝇药,药效强劲,安全可靠,价廉物美,无味不呛鼻,欢迎购买,量大者价格从优……”

我蹲在地上按照父亲所言,一字不落地都写在了那张红纸上。

然后父亲就将我写的广告张贴在旁边的电线杆上。

赶集的人越来越多,不时有人也过来看看瞅瞅,询问灭蝇药的药效和价格,父亲则不厌其烦地解释,但购买的人却寥寥无几,最后只丢下了一句“这广告上的字写得不赖”便飘然而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果侵权联系删除

父亲情急之下,从皮包里拿出他的工作证还有历年来获得的荣誉证书,对前来咨询的人一一讲解和演示,终于有人围拢了过来,在听到父亲的介绍后,购买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农村的集市就是这样,只要有人围拢,就会有更多的人前来围观。但人多终有散时,随着人们新鲜感和好奇感降低,过了一会儿摊前便空无一人了。

这时我才想起口袋里有两个鸡蛋就拿了出来,递给父亲一个,父亲却没有接说道:“你吃吧,我不饿。”但我执意地往父亲手里塞,父亲迟疑了一下就拿到手里,但还是没有吃,而是点了一支香烟,默默地抽了起来,而我则不以为然将另一个鸡蛋剥皮后就吃了起来。

“哎,缴会费了。”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夹了本子到了我们的摊前。

“行行行,多少钱?”父亲连声答道,并掏出一支烟递给收会费的那个人。

“三块五。”那个人眼皮也不抬,并且强力地拒绝了父亲递上的烟。

“哟,不便宜啊!”父亲不禁感叹道。

“嫌贵你可以不来那。”那个人接过父亲的钱后,悠悠地丢下一句话便扬长而去。

父亲被噎得目瞪口呆,半天才缓过神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现在正是困难时期,父亲强打精神继续招揽生意,但依旧是门前罗雀,问询者甚多,购买者寥寥。

到了后半晌集市慢慢散去,赶集的人渐渐褪去,父亲终于失去了耐心,就对我说:“走,回家。”接着就开始收拾没卖出的灭蝇药,我也跟着忙了起来,父亲边往自行车后座上搬灭蝇药边对我说:“今天赶会的事谁也不要说。”

一路无话回到家中,母亲赶紧给我和父亲端了一杯热茶,并关切地问道:“咋样?”

“不咋样。”父亲连喝了几口热水答道。

“我就知道你不是摆摊的料。”母亲说着话的时候还是满脸堆笑,没有一点责怪父亲的意思。

“那你说咋办?”父亲不免有些懊恼。

“我今天在村里转一圈,也做了宣传,大家也很感兴趣,这些东西就放在家里,看乡亲们用得着了就卖给他,省的你兜着脸跑着摆地摊。”

“那也卖不了多少呀。”

“你在乡卫生院上班,不会去各村的卫生室跑跑,叫他们给咱们销销?”母亲反问道。

“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父亲这时如梦方醒。

“我不也是才想到的吗?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维护父亲的面子,赶紧解释道。

“你知道今天在集市上人家都说啥了?”父亲高兴地说道。

“说啥了?”

“我叫孩子用粉笔写了一个广告,大家都说字写得好。”

“是吗?"母亲似乎有些不相信。

“难道你平时没见过孩子的字?”父亲反问母亲。

“这下你们知道我还是有用的吧。”我在旁边冷不丁地接了句话。

“滚出去玩,夸你两句你还来劲了。”父亲对我佯嗔道。

“等你这句话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我说着撒腿就往外跑,而背后传来的是父母爽朗的笑声。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20276186840515080/,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392.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怀旧)摆地摊
(怀旧)摆地摊记得刚上初中那会儿,家里刚刚盖了房子,欠下了不少钱,为了还债家里早已入不敷出,连家里饭菜也没有了油水,整天清淡度日,母亲免不了唉声叹气,本来话不多父亲从此话更少了,这个家顿时陷入了沉默。父亲在乡里的卫生院上班,因此父亲在村里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