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却成相亲角?

27岁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却成相亲角?

27岁的宣磊,是来自上海市万众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助理,已经通过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他即将成为一名实习律师。

3月14日,正在回家路上的他接到母亲电话,她所居住的小区被封。宣磊赶到母亲家所在的浦东高桥镇一家综合性菜市场,打算买些菜送过去。入内不到五分钟,菜市场外就拉起了警戒线。他和其余47人被就地隔离,进行48小时封闭管理。

隔离期间,宣磊利用自己的专业法律知识现场摆起咨询摊,为隔离中的阿姨爷叔们提供免费法律帮助。

对他而言,这是一生一次的经历。在给予别人帮助的同时,他也目睹了陌生人之间的友爱互助,普通人身上朴素的情感让他感到震撼。

以下为宣磊的口述:

第一天

11:40 到达菜场

有些事情你是逃不掉的。

3月14日这天上午,我和我们事务所的董炤熠律师按计划前往上海市司法局信访接待窗口,准备与市司法局信访处马熙老师、闻佶两位老师一起进行接访工作

这是我工作中很大一部分内容,我们事务所多年来一直积极参与上海市司法局的信访接待工作,曾配合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公证协会攻坚化解过国家级信访积案和市级信访积案。但到达后,被告知大楼因为疫情期间的管控措施即将进行封闭管理,根据管控要求我们只得离开。

然后就往办公室赶,没想到办公室所在的大楼也要封。所以临时决定,索性居家办公。

到这个时候,我等于幸运避开了两次隔离。但过一过二没过得了三,回家路上接到母亲电话,说她们小区封了,让我赶紧买点菜送过去。


菜市场局部

她住在浦东新区高桥镇,我就来到她小区附近一家综合性菜市场。正在蔬菜摊前转悠,打算买点土豆、白菜这类经放的小菜,让她可以多吃上几天。这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到门口一看,原来警戒线拉起来了,不让出去了。这时候是中午11:45,我刚到菜场五分钟

片刻后接到通知,这里将实行48小时封闭管理。

12:00 接下去怎么办?

确定被隔离后,我打了两通电话。一通告知母亲,另一通打给了董炤熠律师,我是他的助理。

董律师当机立断告诉我,既来之则安之。把情绪先调整好,然后完成手头的工作。工作之余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利用在市司法局信访接待工作中学到的为群众排忧解难的服务精神和工作经验,结合自己的法律专业知识,主动为同被隔离在菜场的爷叔阿姨们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服务。

我其实情绪还挺稳定,但最初这些阿姨爷叔们是很慌乱的,“我还要回去烧饭的呀!”、“我药不能停的呀!”这样的喊声此起彼伏。那时候就站出来一名看上去60岁出头的阿姨,只见她不慌不忙地说,“大家不要急,急也是白急。阿拉听政府的安排,要相信政府,一定会让阿拉在48小时里有东西吃,有地方睡。”

后来我听说,原来这名阿姨是附近某个居委会的干部,做惯群众工作的人关键时候就是不一样啊。

中午时分,眼看很多人还没上吃饭,看上去像是超市负责人的一男一女让员工搬出两箱方便面,又拿了些水和水果分发给大家。我不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为了方便讲述,这里暂且称他们为“老板和老板娘”吧。


先吃碗泡面充饥

这个综合性菜市场占地大约400平方米左右,空间算是比较大的。从进口处往里延伸,分别是一个手机维修铺、一家服装店、一家美发店。再往里走一点是肉、蔬摊位,然后是超市

现场一共隔离了48人,其中24人为这个菜市场里的各类人员,另外24人为顾客。

很快,现场就恢复了一些秩序。工作人员划分出四片休息区:一片在入口处,一片在服装店,一片在美发店,另外一片在一个空置店铺内。女性隔离人员在服装店和美发店里休息、打地铺。

二楼有卫生间,虽然只有一个蹲位,但足以解决大家的方便问题。也有洗手池,洗漱也没问题。

逐渐接受了不能回去的现实后,大家开始打电话让家人送被褥和洗漱用品过来。那我怎么办呢?因为我母亲也被隔离在小区了。她找到小区志愿者告知情况,志愿者主动提出说,那他们帮她送

13:00-17:00 提供义务法律咨询服务

我在电脑上写完市司法局的信访接待纪录后,就在入口处那个手机维修店边上支了个小摊。然后在电脑上面做了PPT封面,写上“法律咨询”四个大字,还蛮显眼的。


阿姨很快就表示了兴趣

刚摆好,就引来一群阿姨。她们表示好奇,我就扯着嗓门解释了一下,说自己是律师事务所的,大家有什么想咨询的法律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来问我,不收费用的。

一个阿姨立刻一屁股坐到我旁边,“那好,我来问问你”。

她告诉了我自己的烦恼:原来,阿姨对门新近搬来一家人,在门口装了个摄像头,角度正好对准阿姨家。她觉得自己一家的隐私受到了侵犯,不堪其扰。她问我,应该办。

我建议阿姨,最好的方式还是双方协商解决。当邻居不愿意通过这个途径解决的时候,下一步可以找居委会来调解,最后一步才是走诉讼程序,但没必要为这点小事费时费钱。阿姨觉得有道理,她本身也不想和邻居闹翻。从某种角度来说,她可以理解邻居的行为,因为他们在搬来之前家里曾遭过窃。阿姨说,她出去以后会尝试找邻居进行沟通。

下一个找我的是一位大爷,他和家人间发生了遗产纠纷,这事情还蛮让人唏嘘的。大爷的儿子前不久因病去世了,名下留了套房子。大爷和儿媳妇商量时就说,房产留给儿媳,但对方要给自己一笔赡养费,相当于遗产折价款,让他可以安心养老。

儿媳妇也是答应的,但问题出在哪里呢?原来,她提出自己现在手头也没有这么大一笔现金,可不可以分期付款。但大爷急着住进养老院,需要一次性交付一大笔费用,所以没法接受分期付款的提议。

其实我在听大爷讲述的过程中可以感到,他和儿媳妇本来的关系是比较融洽的。后来大爷自己也承认,两人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蛮好的,完全是因为这次遗产分配的问题闹僵的。那在我看来事情就比较简单了,两人既然没有积怨,就纯粹解决这起独立性事件就可以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大爷本来就很受打击,现在又被这事情搞得精神很萎靡。他说自己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我也很担心他,就问愿不愿意我当场打电话去和他儿媳沟通一下,老大爷同意了。

他儿媳在电话里也承认,自己心里对公公是有歉意的。当时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说了很多冲动的话,话出口以后自己其实也很后悔。我就抓住这个点,双方其实都不想彻底闹翻,那我就给两个人造个台阶,让他们有个台阶下。

他儿媳在电话里说,自己已经想到筹钱的办法了,可以一次性把补偿款给大爷,让他尽早入住养老院安度晚年。这个问题就这样解决掉了。

咨询过程中,母亲小区的志愿者骑着小电驴把东西送来了。我打开一个硕大的包裹,只见里面装了瑜伽垫、垫被、被子、枕头以及漱口水,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么多东西打成包裹的。

陆陆续续的,又有人来询问房顶漏水和楼上搭遮阳棚之类的邻里纠纷问题。虽然是琐碎小事,但也困扰了他们很久。我想起来董律师平时一直教育我的:群众的事没有小事。所以耐心听完每个人的诉求,尽可能为他们提供详细的建议。

咨询结束后我数了数,总共有7人提出了不同程度的法律困扰,大约占隔离人群的1/7,这个发现让我很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工作的重要性。

18:45 进行第一次核酸检测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于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

我很早就立下志向,将来要做一名律师。2000年,父亲因医疗事故去世,家人为此和医院打起了漫长的官司。当时我刚读小学第一年级,那段时间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家人为了打官司三天两头去法律援助中心和律师事务所咨询的场面。

我那时候就想,如果自己能有一定的法律知识,他们就不会那么辛苦了。爷爷听了我的想法后说,我将来可以做律师,他们都是世界上法律知识最丰富的人。


迷茫的时候,爷爷鼓励他坚持

高中毕业,我顺利考入华东政法大学,入读国际法专业。但是在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中,却落败了好几次。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做律师的资格。我不止一次想过放弃,都是爷爷鼓励我撑下来。现在,我已成功通过考试,即将成为一名实习律师。

此刻我看着自己眼前这群人,感到正是无数和他们一样的人构成了我梦想的基础。每个法律专业的毕业生可能都有过这样的梦想,要为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社会终极的公平和正义,正是体现、落实在社会基层群众的生活当中……

在远处一角摆着的一张麻将桌上,四名阿姨正埋头奋战;一名阿姨把手机音乐功放出来,独自旁若无人随音乐起舞;更多人在一起闲聊,虽然几个小时前他们还互不相识。

有个外地大哥一个月前刚在附近开了家网吧,一次性交了一年租金,现在遭遇疫情,网吧经营惨淡。“没办法,”他摇摇头,“总要想办法撑下去。”

他旁边的阿姨接过话题,她的女儿在七院做医生,近期这波疫情突起,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女儿了。“难般打视频电话回来哦,就看到脸上被口罩勒得一道道,真是心痛,脸不像脸了。”

大家围着手机维修店坐一圈,因为方便充电。老板人很好,直接拿新的数据线和充电器拆封给大家轮流使用。其实这种时候,每个人的手机都这么需要充电,他即使提出要卖,大家也没话说。


新拆封的充电用具

超市老板送来草莓、蓝莓、西瓜和菠萝,水果货架一下子空了一半。宣布隔离以后,那些肉摊和海鲜摊都迅速进行处理,把这些东西都放进冰库,这样大家就不会被气味干扰了。


解封的时候,照片上剩下的水果也几乎都被“消灭”了

晚餐照旧是超市提供方便面、小点心和水,管饱。

18:45分,大家排队做了第一次核酸检测。

21:00 打地铺

到了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除了家里有条件的送来了躺椅,所有人都打地铺。但对于一些上了年纪的阿姨爷叔来说,直接睡地上湿气太重了。超市老板就把一箱箱啤酒搬过来,在上面铺一层泡沫板。再往上面铺被褥,这样睡上去就要好一些。

个别老人没有家属送被褥,服装店老板就挑上几件厚一点的新衣服让他们盖着睡觉。有的老人需要拖鞋,老板也都是二话不说拿新的拆了包装给他们。

第一晚其实不太能睡着,这种环境下面想睡着也是蛮难的。有人很晚了还在大声打电话,人家提醒他,他还不太客气。除了48个人,一起被隔离的还有菜市场养的一条小黑狗和一只小白猫。夜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猫听到了,开始叫;猫一叫,好了狗又跟着叫了,好像别苗头一样


喜欢别苗头的白猫和黑狗

而且你身边总有点值钱东西的,也不太敢睡死。到了第二天晚上就很习惯了,也完全不担心钱财了,怎么可能有人拿,拿了他们也出不去呀哈哈。

我最后一次看手机,是凌晨2点半。

第二天

7:00 吃早饭

我被吵醒的时候,发现原来是超市老板娘在让员工起来给大家煮粥。我看了一眼手机,6点整。

不到一小时,每个人已经吃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粥,小菜则有鸡蛋、咸菜和萝卜干。用来煮粥的是那种很深很大的锅,我以前从没看到过那么大的锅,太神奇了。员工们又从超市货架上拿来一次性碗筷分给大家。一碗粥热火朝天地下肚,便抵御了清晨的冷意。

8:00 被阿姨们盯上了

大家开始陆续活动了。有讲究一点的阿姨到美发店里自己洗了把头,用现成的吹风机吹吹干。

第二天,大家之间就很熟络了,阿姨妈妈们聊得不亦乐乎。耳边掠过的话题那么熟悉,一个恍惚以为自己和家里亲眷们在吃年夜饭。有个阿姨着急女儿还不结婚,“一样一样,阿拉女儿也是的,”另一个阿姨叫起来,说是相了几次亲都不成功,也不肯讲原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好干着急。

我作为在场屈指可数的年轻人,很快被阿姨们盯上了。“小伙子你多大啦?”“做啥工作?赚得多哇?”“住哪里啊?”跟查户口一样的。我一听就懂了,就直接跟阿姨们说,“我有女朋友啦。”

期间尝试继续摆摊进行法律咨询,但有问题的人昨天都找过我了,我的摊头无人光临。


“青锋杯”邀请赛上被评为最佳球员

很快,就被爷叔们拉去打牌了。闲聊的时候有人提起这几天很热的“冯巩大战”,我没好意思告诉他们自己其实也踢过球,还是国家足球二级运动员。

11:30 午饭

依旧由超市提供,我想总不能顿顿吃方便面,就在外卖平台上叫了份炒饭,倒是很快送到了。

13:00-17:00

下午是办公时间,期间在16:00做了第二次核酸检测。晚餐继续换口味,叫了份盖浇饭。

18:00 看《长津湖》,想爷爷了

爷爷叫宣宝琪,是一名抗美援朝老兵,今年93岁了。我很小就失去父亲,爷爷在我成长过程中其实是扮演了父亲的角色,一路指引着我。老天保佑,让他长命百岁。



爷爷是抗美援朝老兵

爷爷奶奶都是共产党员,受他们影响,我在大一就积极申请入了党。奶奶去世后,我和爷爷住在一起。这两天不能回家,我怕他担心没敢说实话,就跟他说我去母亲家里住两天。

看这部电影让我想起了战场上的爷爷,他曾经荣立过二等功。当时为了抢救物资,他顶着敌方飞机轰炸和机枪扫射,在枪林弹雨中冒死将装满物资的卡车开出。当他把车子开到安全地方停下来,才发现自己的耳朵都被打穿了。

我之前参加了好几次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都没过,最灰心丧气的时候,爷爷就鼓励我,“我们当年在战场上死都不怕,现在和平年代,你还怕考试考不过?

明天就解封了,回去和爷爷一起吃吨好的!

22:00 睡觉


在上面睡了两晚

人是习惯的动物,我对这里的环境已经很习惯了,在猫狗此起彼伏的叫声中一觉睡到天亮。

第三天

8:00 起床洗漱

8:30 早餐,超市提供粥,包子,鸡蛋,榨菜。吃得稀里哗啦,爽!

9:00-11:00 电脑办公

11:30 午餐,超市依旧无偿提供。我继续选择外卖,吃个色拉减肥吧!

12:00-14:30 虽然有明确消息说即将解封,但还得再等等

14:40 正式解封!

后记

走出菜市场,宣磊把手里抱的一堆被褥先放一放,拿出手机摁了张照片。他发给别人看,人家问他“你这拍的是什么鬼?”“看到太阳没?”他说,“那么大一颗!”


“看到太阳没?那么大一颗!”

告别时,很多人俨然已是多年老友。阿姨们亲热地握住彼此双手,“再会哦,慢点再会,打电话哦。”“过一腔一道出来白相,等情况好转一点。”

头天向他咨询的阿姨和爷叔离开前再次向他道谢,他觉得这一刻自己也想感谢很多人:贡献了大概有10箱方便面、水果被消灭掉一半的超市“老板和老板娘”,虽然还不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无偿提供充电用具的手机维修店老板;给老人送衣服和拖鞋的服装店老板,还有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

一场看似十足魔幻的菜市场隔离记,对于真正身处其中的人,其实一点都不魔幻。“你看到的都是真实的人和真实的人性,美好的以及不那么美好的东西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宣磊说,

“我接触到了一些很普通的人,平时在一个菜市场里不会引起任何注意的人,但在特殊时刻里,普通人身上那种朴素的善意,在我看来一点也不普通。”

他说,自己经历过这次隔离以后更加坚定了做一名好律师的决心。

“以前跟着董律师做信访接待工作的时候,感受到最多的是底层百姓的无奈。而这两天,我更明显感觉到了他们的精神力量,那是很打动人的。所以也就更想为了普通的一群人去做些什么,让他们拥有更平等、幸福的生活。”

来源:周到上海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76313554516705805/,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349.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27岁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却成相亲角?
27岁律政小伙被封菜场48小时,摆摊“法律咨询”却成相亲角?27岁的宣磊,是来自上海市万众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助理,已经通过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他即将成为一名实习律师。3月14日,正在回家路上的他接到母亲电话,她所居住的小区被封。宣磊赶到母亲家所在的浦东高桥镇一家综合性菜市场,打算买些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