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山西一官员逛地摊,花元买张旧纸,打开全是烈士证

年山西一官员逛地摊,花元买张旧纸,打开全是烈士证

2006年一个春天的早晨,在内蒙古乌索图镇,一位71岁的老人焦急地盯着门口。她的孩子和妻子陪着她。

自从孩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家人就很少这么整齐了,但平时都喜欢聊过去的老人,此时却异常沉默。每个人都在等待指定的来访者。

上午十点,客人如约而至。他拿来一本书页泛黄的书,而老人摇着手,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包裹层层叠叠的通知单。他小心翼翼地把它递给了来访者。

这个过程是无声而漫长的。很长一段时间,老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一直哭。她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发黄的书的封面和纸,摸了摸书中记载的名字——孙瑶,流着泪说,感谢政府。


送书的客人叫王爱夫,山西人。他做这件事是出于自愿,而不是政府。这本书他已经做了十年,所有故事的起源都是从他十年前在一个旧书摊上买的一本写满名字的旧手册开始的。

十年前,王爱夫在旧书摊上买了什么?什么样的手册会让一个70多岁的老人泪流满面?

旧书摊上的意外发现

王爱夫是一位热衷于收集战争文献的收藏家。1996年的一天,他在跳蚤市场寻找收藏品。对于他这样热衷于收藏文献的藏家来说,最合适的收藏来源就是跳蚤市场卖书的商贩。

像往常一样,王爱富在市场上寻找自己想要的收藏品,刚好来到一个旧书摊。摊位前的摊贩用麻袋装了很多用发黄的纸包着的书,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


当王爱富听到小贩喊一本旧书三元时,他就去他的摊子上翻看。那堆书里有旧报纸,也有一些以前的出版物,但都没有引起王爱夫的注意。

他的眼睛牢牢地粘在一本一眼望去全是手写的旧手册上,连摊主的话都听不进去。

手册磨损得连封面上的字都很难看清,但王爱夫一眼就认出了封面上的“阵亡”三个字。

一直在收集战争文献的何,对这两个字相当敏感。他仔细通读后发现原来是一份阵亡士兵名单,上面记录了太原战役中我军阵亡的士兵。

这一发现让王爱夫兴奋不已,他赶紧翻遍了摊贩书摊上的其他旧书,试图找到剩下的。

由于他的不懈努力,他找到了四份花名册,上面记录的名字是我军在太原牺牲的800多名战士。四本泛黄的小书,承载着八百英魂。

最让他震惊的是,这四本书里有84封未寄出的死亡通知书。


王爱夫不能接受这些我军烈士名单继续闲置在旧书摊上。他想从小贩那里买这些书。

但是,在跳蚤市场,最忌讳的就是明确表达自己对一件藏品的喜爱。

王爱夫找到花名册时欣喜若狂的样子,早就被厂商看到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书是什么宝贝,但不妨碍他开口。

就是这样。对于几本应该卖十几块的书,摊主一开口就坚持要3000块。

要知道,那可是90年代的3000。作为王爱富的山西省检察院的检察官,他的月收入只有300元。小贩张口就是他月薪的10倍,王爱富一时拿不出来。

但摊主假设他永远不会放弃这些书,永远不会放手。王爱夫不能抛弃这800位烈士,也无意与商贩讨价还价。他急忙跑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给朋友打电话,临时凑了3000元,终于把那四张单子带回家。


军队中的往事

起初,王爱夫的许多亲戚和朋友都表示无法理解他花3000元巨资购买一些破旧旧书的行为。

在20世纪90年代,很难想象任何一本书能够价值数千美元。但王爱夫还是走了自己的路,因为对他来说,这些书有着独特的意义。

这一切都始于1966年,当时他年轻时参了军。

那一年,正好赶上越南战争,他毅然参军,抗击美国侵略者。年轻人有一种为正义和公正而战的激情。


怀着这样的远大志向,他不仅在越南战场上与侵略者浴血奋战,1971年还在老挝浴血奋战,成长为一名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老兵。

然而,战争不仅仅是骄傲和鲜血,还有牺牲和死亡,伴随着这些激情而美好的话语。

在战场上,他亲眼看到了一个在战争中死去的老乡。也是一个年轻人,为了保护军队的后勤,在炮火下牺牲了。

亲密战友的离世对王爱夫的精神冲击是巨大的。他牢牢记住了这个战友,他是谁,他是哪里人。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牢牢记住那些牺牲的战友。


王爱富离开部队,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去战友家,看看烈士家属过得怎么样。

但他没想到的是,那个战友成为烈士的消息并没有在家乡传开。就像他从旧书摊上找到的四个花名册,战场上牺牲的士兵太多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记载在官方档案里。

虽然王爱富摔断了腿,找遍了所有相关部门,还是找不到战友的任何信息。

正是这件事让王爱夫开始收集与战争有关的资料和文献。他希望死在战场上的普通士兵也能被其他人记住。

战士战斗在前线。为了保卫祖国的和平,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们不应该被遗忘。

在这种信念的驱使下,王爱夫收集了大量的资料。他想让大家看看战争中的无名英雄,让更多的人记住战死在战场上的先烈。

也正是因为这种信念,王爱夫毅然买下了那份昂贵的书单,因为他不能让八百位烈士的灵魂埋葬在旧书摊里。


送战友们回家

买下那些书后,王爱夫把这些记载了历史和生平的文献,连同之前没有寄出的84份死亡通知书,放在了自己的柜子里。

但是,战友们的那些死亡通知和午夜梦回,让王爱夫一直睡不着。

作为战场的见证者,他清楚地知道烈士的亲友们是多么想听到他们的声音。花名册上的800位烈士就像他的战友,而那84份未发出的通知,总是牵动着他的心弦。

想到自己战友的家人朋友可能还在焦急地寻找他们的消息,也可能已经在漫长的几十年寻找中渐渐绝望,王爱富做出了一个庄严的决定:他要找到这些烈士的亲人,送他们回家。


在向老兵和政府相关部门核实后,确认了这份名单真实性的王爱富正式开始了送英雄回家的工作。

虽然从一开始就预测到这项工作会很难,但实际执行的难度却超出了王爱夫的想象。

他在很多地区都求助过相关部门,但太原战役是建国前打的,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时情况混乱,政府数据中往往没有这个人。

他还在太原的那些烈士陵园里寻找这些人的身份和籍贯,把所有能与之对应的人都整理出来,然后一一写信,寄到陵园里记载的地址。然而,漫长的等待带来的只有失望。将近十年了,没有一个家人联系过他。


已经退休的王爱富,在为这位烈士寻亲的路上,花了几万元,但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即使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他仍然不能实现他的目标。

幸运的是,2005年,王爱富联系了媒体,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困境,希望发动社会上更多的人来寻找这些牺牲烈士的家属。

在媒体的帮助下,寻找烈士家属的工作迅速推进。得知老人在做什么,社会上很多人都积极参与其中。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媒体公布阵亡烈士名单后,多名烈士家属与王爱富取得联系,漫漫寻人路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第一个被找到的烈士的名字是郝在虎。

烈士家属在湖北省。由于时代的变迁,他的死亡通知书中记载的村庄早已改名,地址中的县级写了错别字,直接导致王爱夫寄出的信件没有被烈士亲属收到。

在烈士陵园反复确认身份后,王爱夫启程前往河北。在漫长而无望的十年寻人之旅中,他终于见到了第一个战友的亲人。

由于事先与当地取得了联系,大部分村民都知道,自己失踪多年的老乡,其实是为国而战的英雄。

到了郝在虎的老家,王爱富受到了村民们的欢迎。当然,除了感谢使者,他们欢迎的其实是先烈的英雄气概。


郝在虎的亲属见到王爱夫非常激动。他们都是已经70岁老人的郝在虎的堂兄弟。

看到哥哥的死亡通知,他们感慨地说,表哥参军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家人也曾经打听过他的下落,可惜,杳无音信。

他已经几十年没回家了。村里的人有各种猜测。有人认为他去台湾省享福了,从此不打算和家人联系。现在终于可以为弟弟正名了,弟弟们也很兴奋。

有了这个好的开始,加上媒体的帮助和报道,王爱富的寻亲之旅变得更加顺利。


之后,他陆续找到了很多烈士家属。一个叫霍小山的烈士,在抗战结束前秘密加入了我军。直到被王爱富发现,才有人知道他参军的事。

他牺牲后,没有人去他的家乡为他正名。他的妻子带着女儿乞讨,死后女儿寻找父亲几十年。

女儿从父亲那里得到消息后,赶到太原,终于见到了烈士的墓碑。几十年无望的寻找终于告一段落,女儿在父亲墓前痛哭。

她们母女在寻亲的时候,太多人告诉她,她爸爸在外面一定过得很好,所以抛弃了妻子和女儿。现在,终于确认父亲不是那种人,而是一个保家卫国的英雄。


还有一位烈士的妻子,等了几十年,终于有了丈夫的消息。虽然她等来了死亡通知,但老人的终身愿望终于实现了。她含泪来到丈夫的墓前。

虽然阴阳相隔,但死后至少可以葬在一起。对于一个60年来一直在等待和寻找生死的妻子来说,这可能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

寻亲路上的波折

而文章开头的故事,就发生在王爱夫为烈士寻亲的路上。

正当王爱富寻找烈士亲属的工作进展顺利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此时,王爱富已经被报纸、电视等主流媒体多次报道,他的个人电话也成了很多寻亲人的救命稻草。这次给他打电话的人叫朱敏。

朱敏是内蒙古人。她希望王爱富能查出名单中是否有一个叫孙瑶的人。

她说家里有一张当年的入伍通知书,是她爷爷的。可惜爷爷离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她妈妈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去找他。这种寻找持续了几十年,却没有结果。

王爱夫找到了他的花名册和死亡通知,于是他找到了孙瑶。然而,孙瑶是一个并不罕见的名字,他的籍贯记录不是内蒙古,而是绥远。


这个人是朱敏妈妈要找的人吗?经过仔细的调查核实,王爱夫发现当年的绥远地区现在大部分都划归内蒙古。在找到过去版本的地图后,王爱夫终于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朱敏的爷爷。

烈士的女儿名叫孙秀凤。孙瑶离开时,她只有八岁。我父亲答应过几天回来,却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几年她才知道他父亲被国民党俘虏了。

后来听说父亲加入了解放军,收到了他的入伍通知书。那一年,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我家办了军属证,享受军属待遇。

然而,战争早已结束,孙秀峰的父亲却没有回家。

由于没有父亲的消息,军属证也被政府收回,家乡谣言四起。许多人猜测孙瑶没有回来是因为他投奔了国民党,有些人认为他可能去了台湾省。

这样的猜测,对于孙秀峰的家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屈辱。


孙秀凤想找到父亲的下落,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不会说普通话,也不识字。她只能靠自己的韧劲,跑遍了几个省市,希望能找到父亲的线索,却处处碰壁。

这种固执的寻找持续了几十年,直到孙秀凤的身体无法支持她出门。

然而,这种执念一直留在她的心里,她无数次地想父亲去了哪里。最后她甚至开始怀疑,他爸爸是不是真的叛逃了,去了台湾省生活,把他们给忘了。

终于在2005年底,女儿联系上了王爱富。经过多次核实,她终于确认了孙瑶的下落。

2006年,王爱富拿着花名册和死亡通知书找到孙秀峰。根据花名册,他是一名积极、乐于助人、服从命令的士兵,是一名为国捐躯的英雄。

十年的坚持,终于有了结果。这位70岁的老人泪流满面。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在孙耀烈申请烈士称号时,又出现了波折。

当地民政局拒绝承认他手中的文件。虽然王爱富曾出示过他的入伍通知书和死亡登记表,但当地工作人员称这些材料都是旧证件,已经失效。

即使是太原市民政局出具的牺牲证明,工作人员也不肯承认,甚至叫他们去找太原市政府。

还好,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对于此次冲突,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当时的工作人员很快被停职,孙瑶的烈士证终于落实了。

寻亲队伍不断壮大

在主流媒体的一致报道下,王爱夫的故事被更多的人知道。

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参与寻找烈士亲属,一些高校组成学生团体,在大江南北为王爱夫提供支持。

虽然很多人没有走遍中国的能力,但他们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王爱夫曾经讲过一件普通的小事。在太原,有一次他打车去电视台,司机没收他一分钱。

正是因为司机知道了王爱富的事迹,所以拒绝向他要钱。虽然是小事,但他也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向那些烈士的灵魂致敬。

王爱夫已经很老了。为了在有生之年把更多的烈士送回亲人身边,他也在积极寻找更高效的方式,包括建立寻亲网站。

他希望在网站上公布花名册上所有阵亡士兵的信息,以及其他省份的阵亡烈士名单。这个网站不仅可以帮助烈士寻找亲人,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记住这些为国捐躯的英雄。


其实,让更多人记住战争中的无名英雄,一直是王爱夫的追求。

2009年,他整理了自己一直在收集的战争资料和文献,在家乡设立了抗战纪念馆。几年后,他将纪念馆无偿捐赠给政府。

在捐出全部藏品后,王爱夫并没有停止对战争英雄的纪念。他意识到,在当今的信息时代,实体纪念物不如电子纪念物有优势。

要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这些战争资料,让更多的人记住伴随战争的日子,更好的办法是建立一个数字纪念馆。

于是,捐完实体纪念馆后,他着手创办工作室。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包括他们自己,都是老人。

他们更熟悉那个时期的方言和常用表达,也更熟悉地理变迁。他们这样做是没有报酬的,只是因为他们想把那些战争资料数字化,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无名英雄。


一个不记得历史的民族,谈不上未来。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是建立在无数在战场上战斗过的无名英雄的努力之上的。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些死在战场上的烈士。

这个来自旧书摊的感人故事应该也会有个好结果。希望战场上的英雄都能回到家乡。

引用:[/s2/]

姚,李春华。84个字母& # 34;烈士逝世通知& # 34;[J]。龙门阵,2010。

王刚。老人和他的八百兄弟[J]。看历史,2007(24):5。

悄悄地。老检察官为84位烈士寻亲[J]。新天地,2008(1):2。

梅生。让烈士的灵魂回到故乡——一个68岁老人的12年& # 34;寻找亲人& # 34;课程[J]。先锋,2007(9):7。

邹伟。还送战友回家,他就是“顾”的原型[N]。新华每日电讯,2008年4月8日,第007版

他是肖鹏。孙秀峰找父亲[J]。中国新闻周刊,2006年。

闫文水。解读馆藏数据挖掘背后的故事——王爱富& # 34;寻找亲人& # 34;"向博物馆捐赠& # 34;在[J]之后。支部建设,2022(25):2。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https://www.toutiao.com/a7063744518100894220/,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huaxin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shijian/1255.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年山西一官员逛地摊,花元买张旧纸,打开全是烈士证
年山西一官员逛地摊,花元买张旧纸,打开全是烈士证2006年的一个春日的上午,在内蒙古乌索图镇,一名71岁的老人正焦急地盯着门口。她的子女和老伴陪在她的身边。自从子女们各自成家,家庭成员就很少这样整齐过了,但平时最喜欢絮絮叨叨说起从前的老人,此时却异常沉默。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