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打拼也为解压社交!宁波摆摊青年创新业态闪亮夜经济

白天上班晚上出摊,成了时下不少年轻人最流行的社交货币。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一角,带着个人鲜明特性的摊主在市集里练起摊,鸡爪、甜点、手打柠檬茶、烧烤应有尽有,咖啡与蛋糕毗邻,烤红薯和汉堡也相处愉快。摊主们各显神通,夜晚的街巷仿佛是一场热闹的朋友聚会。今夏爆火的市集聚集了很多摊主极低的成本,通常一两千元至两三万元,便可以开启创业之路,“市集”赋予了这些年轻人发现与拥抱生意的新可能,让不少年轻人跃跃欲试。“拉得动经济,装得下梦想。”有人这样形容“市集”。有人找到了商机,开启了一场创业之旅;有人下了班来凑个热闹,却意外摆脱掉了“精神内耗”……总之,不同于传统认知,如今“摆摊”被赋予了更多社交和文化属性,这个夏日持续火爆的“市集经济”在宁波各个文艺街巷、商圈快速生长,一直持续到了秋天。为什么会选择“摆摊”?他们赚钱了吗?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走访了宁波的几个市集,和摊主们聊了聊。鄞州区带梦胡同“双手做工”市集,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摊主情怀照进现实,摆摊为生活打拼身着复古花衬衫,戴着鸭舌帽,在集盒广场的摊位前,老钱的文艺范儿遮也遮不住。今年40岁的他,是个音乐人,在温州待了十多年,又在杭州做了两年的演艺经纪和培训,受疫情防控影响,这两年演出市场并不景气。去年年底,他下决心收拾行囊回到了宁波老家。“有时梦想不能当饭吃,总要解决生存问题!”老钱丝毫不回避他出现在这个市集上的目的。回宁波后,他开始找项目,并接触到了观赏性水母养殖。经过大半年摸索,最终在宁波郊区和朋友租下了一个仓库,开始养殖观赏类水母,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二份工作。 “我卖的有赤月、巴布亚硝等近十种水母,都是本地人工养殖的,对人体没有任何危害。”在灯光的衬托下,小小的水母在观赏缸内闪闪发光,像透明伞一般浮游舞动,凭借“高颜值”,他的摊位人气很高,不少市民即便不买也会驻足拍照。“今年7月份,我才开始在市集上摆摊,一周出摊三天,平均一晚营业额1500元左右。捧场的多是年轻父母,偶尔也有中年消费者过来‘尝鲜’,盈利比预期好很多。”人气旺时,他晚上9点多卖完收摊,再回仓库给水母喂饲料,常常躺下都要半夜了。“如果有乐队演出和活动也可以联系我。”老钱说,摆摊是为了赚钱,但并不会因此放弃自己的理想。中秋节的月光集市吸引了许多市民不仅贩卖烟火,还找到新社交方式市集中摊主加入的目的各异,像老钱将其当成主业赚钱,也有的摊主则抱着“玩”的心态,把摆摊作为副业,增加收入的同时和朋友相聚、拓宽人脉。夜幕刚刚落下,小包便将他的车稳稳停在市集中间,打开后备箱开始“行动”。个性张扬的店招,悬挂着的led彩灯和立式荧光板也纷纷亮起,摆开小桌子和小黑板,二维码一贴,他的后备箱咖啡便开始营业了。小包今年35岁,在城隍庙经营一家实体服装店。今年开春,他无意中刷到社交平台上关于汽车后备箱摆摊的视频觉得“挺有意思”,于是花了三万多元把一辆小车改造成了网红饮品车、添置了咖啡机、桌椅等户外露营装备,一头扎进了后备箱摆摊大军。“第一天我是抱着自己喝的状态,试试水,当时叫了几个群的朋友过来给我助助兴。但没想到朋友还没来,咖啡就基本上都卖完了,还蛮意外的。第一天卖了600块钱,30杯左右。”小包现在基本上哪个商圈人流比较大就去哪。现在每周五、六、日晚上会出摊,固定在集盒广场,因为整个广场的氛围各方面都很好。每次出摊收入大概1000元,最好的一晚卖了一百多杯。“没有店铺租金压力,像宁波大部分集市是不需要租金的,甚至还有补贴,货物不用搬来搬去,只需打开后备箱,挂上店招就可以开始营业。” 在小包看来,干这事本身也不是为了赚钱,主要是开心,是将生活跟梦想结合在一起的一种方式。“生活是我们要赚钱养家,梦想是我还能做咖啡,开着车一路旅游一路摆摊。”他说。后备箱咖啡是许多市集的“必备品”摆脱“精神内耗” ,为了解压也为理想“想着做点什么,让自己的生活不那么单调”。“未未”23岁,是一名幼师。她白天上班,晚上就在集市里摆摊,为路人画卡通肖像。“说起来挺搞笑的,之前和同事在文化广场的橙邑集市摆摊,当时是卖袜子,没想到那天生意特别好,袜子全卖完了,想着要么就给大家画卡通肖像吧,没想到卖画比卖袜子更受欢迎。”一来二去,“未未”索性就开始长期固定摊位,卖卡通肖像画。“摆摊最大的收获是锻炼了自己的胆量,也在接触形形色色人的过程中,丰富了生活经验,下了班到这里看看嬉笑人群,是一件很解压的事。”“未未”很享受这份舒心惬意,抱着这样的心态,再热的天出摊,她也不觉得辛苦。“未未”告诉记者,现在她基本每天晚上能画10多张卡通肖像画,平均营业额每天300多元,她从没想过,自己可以把摊位经营得这般有声有色。杜时恩和朋友用于摆摊的餐车“恋爱可以慢慢谈,肉要趁热吃!”在一辆写着“馋佬饿魔”(宁波话形容很馋的人)的餐车上,杜时恩正精心料理他手中的牛排,滋滋作响的牛排散发出让人难以抗拒的香味,一刀下去,丰沛的汁水顺着肌肉纹理缓缓淌出。他更像艺术家,把简单的“吃”,魔法般变成了一种“美学”。杜时恩的履历可谓精彩,国内西餐烹饪专业毕业后前往国外,先后在法国、美国的高档酒店任职,2012年回国后又在上海米其林二星餐厅任行政总厨。2021年底,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在宁波投了20多万元改装了一辆餐车,开始了白天上班晚上“摆摊”的生活。在满是烟火气的市集里摆摊,直面顾客,耳边都是市井和喧嚣,这种感觉很不一样。一份米其林主厨亲自料理的牛排售价58元,一晚上卖出十几二十块牛排,利润多少可能并不在杜时恩的计算内,更多的是坚持他的初心。“希望让西餐平民化,米其林美食也不都是气场逼人、价格高昂,在我这里你不需要端着架子吃,在餐车边,沙滩椅旁就能享受到精致的法餐。”“摆摊”成新风尚,夜间经济焕发新活力华灯初上,行人来来往往,新鲜的消费场景,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消费体验。“逛集市有一种拆盲盒的感觉,宝藏摊主们各显神通,每一个摊位都藏着意想不到的惊喜。”9月24日晚,在和义大道的天台市集,市民肖晓饶有兴趣地看着演出,手里已经多了不少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带梦胡同“双手做工”市集,各种特色的产品惹人喜爱为何时下的年轻人爱赶“集”?用肖晓的话来说,当大家被“996、裁员、内卷”这些词汇裹挟前行时,谁都向往逃离城市去乡村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城市中集市的人间烟火气,正好抚慰了大家的内心。在不少市集,有摊主还带来了自家宠物吸引客流,卖宠物零食的同时,免费提供“撸猫”“撸狗”服务,给消费者带来更多参与感,缓解了日常的压力。“这种新型的经营方式确实给部分人提供了赚取外快的可能,在实现‘梦想’的路上抄了小道。也有一部分人并不是真的‘图钱’,他们把‘市集经济’当作是一种体验生活和社交的方式。”集盒广场企划部负责人汪盈说,自疫情开始,因为自由度高、业态丰富,市集经济就开始火了起来,仅以今年夏天来统计,集盒广场最高峰时,一晚上就有50家摊位。以2022年在集盒广场举办的宁波咖啡生活节为例,活动两日客流累计超过3万人,报名摊主超过100人(实际现场咖啡相关品牌摊主30+),现场摊位单日营业额最高近万元,园区商家营业额提升在10%-40%不等。“从今年6月开始到现在的集盒夜市活动,每日活动客流4000上下,累计合作摊主200多人。”汪盈告诉记者。“宁波一直有市集的传统,像从前南门外的‘三市’,和义路的‘夜市’,都是一代人的回忆。 2000年后,市集越来越淡出人们的视野,但随着城市商业的发展,市集重回视野,成为了一种活动和集客的手段。”宁波的独立制片人、美食博主路小灯,他被宁波网友熟知的另一个身份是《吃客市集》的主理人,他曾携手宁波老底子小吃汇集,举办了多场地道的宁波风味的市集,在首次两天的市集里,几万人次的市民慕名而来。在他看来,今夏开始蓬勃发展的市集,是宁波夜经济的复苏,也是现代年轻人的需求。“在市集里大概有几种心态的摊主,一是低头做生意赚钱,摊位前人山人海,排着队来买,低头做生意,卖完为止;二是引流的,市集摊位作为一个线下的体验,让更多人体验过后,在线上购买,毕竟是互联网思维;三是纯粹的云淡风轻交个朋友,这样的摊主也是比较多的,大家做个展示:文案,图片,自己的想法,结识更多的朋友。”记者 吴丹娜 张海玉【来源:宁波晚报】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3309.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为生活打拼也为解压社交!宁波摆摊青年创新业态闪亮夜经济
为生活打拼 也为解压社交!宁波摆摊青年创新业态闪亮夜经济白天上班晚上出摊,成了时下不少年轻人最流行的社交货币。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一角,带着个人鲜明特性的摊主在市集里练起摊,鸡爪、甜点、手打柠檬茶、烧烤应有尽有,咖啡与蛋糕毗邻,烤红薯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