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备箱摆摊

来源:燃情元作者:张琳摇曳的酒杯,摆满鲜花的咖啡,琳琅满目的手持玩具……每个周六的晚上,漆黑的夜晚,北京朝阳区云杉奥特莱斯外的广场上,私家车整齐地排着队,后备箱全部打开。 在这个百米长的“后备箱画廊”里,无一例外的全部装修精美,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形成了北京最大的后备箱市场——INSO后备箱市场。 络绎不绝的年轻人要么来这里拍照、打卡,要么翻出自己喜欢的东西,要么干脆就是来和后备箱小贩交朋友。 90后女孩白木几乎每周都会来市场打卡。“我家附近有这样一个市场真是太幸福了。除了和朋友吃吃喝喝,更重要的是,每个摊主都很有趣,有很多故事。同时,我可以在购物的时候交到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 “每周市场都有球球,他是‘后备军’的一员。 除了兼职小贩,他的主业是广告制作。 早在十年前,他就以摆地摊为副业。现在他三十多岁了,卖的产品和十年前差不多——80元后的童年零食。 不同的是,十年前,他是武汉唯一一个日夜守在摊位前的人。现在他在摊位前有了自己的爱人,和车走廊里的法小成了邻居。 “地摊收入不稳定。就算你一个月赚5000块,也能做的很好。月入过万的人很少,更多的人加入是为了创业情怀或者交友。 “球球告诉燃烧财经,街头小贩一直是他的爱好之一。至于赚钱,他不在乎。 像球球这样,因为热爱而不在乎收入的年轻人还有很多。 他们不需要租黄金地段的山墙铺面,也不需要几十万元的改造投入。他们只用一辆私家车来支撑一个商业主干市场。 其实起源于欧美的汽车后备箱特卖,是一个自由休闲的市场。 大家要么交换闲置,要么卖二手货。 除了买卖,更多的是感受生活,谈论生活。 如今,这种市场形式也在中国遍地开花。 在小红书的书中,与“后备箱经济”和“后备箱市场”相关的笔记中,有不少摊主与顾客分享经验帖,也有不少网友将后备箱摊位购物作为“网红打卡”的拍照素材。 图/小红书后备箱地摊相关笔记来源/燃财经截图INSO汽车后备箱市场主办方杨慕真表示,近两年受大环境影响,后备箱经济正在快速消失。 尤其是在夏季,夜间经济不仅适合大众消费群体,而且群体活动范围更广。 同时,干线市场与商业综合体的紧密结合也为商业带来了大量的精准源头引流。 北京国际贸易中心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赖阳告诉燃烧财经,后备箱市场其实是一种地摊经济,并不是什么新产品,本质上还是一种商业运作。因此,在鼓励发展夜间经济的同时,也需要进行规范管理。 “如果做成正规市场,必须像小商品市场一样管理。 比如郊区,如果有符合相应手续的场地,会收取一定的入场费。 赖阳强调,场地有法律责任,摊贩有个体工商户的责任,摊贩合法办理营业手续,合法纳税,这样才是真正的干线市场。 新玩家进入北京的温榆河,一辆绿色越野车飘出的阵阵咖啡香味挑逗着游客的味蕾。 一杯美式28元,一杯拿铁32元...相比市区的咖啡馆,这家移动咖啡馆的咖啡价格显然不低,但由于远离郊区,前来购买的游客络绎不绝。 这家移动咖啡店的老板是捷克,70元穿自己个性的大叔。作为一个越野爱好者,越野或休息时露营是捷克的最爱。 在“营地咖啡”突然火起来的时候,这位同样是重度咖啡爱好者的“老人”,成功地将越野车后备箱变成了咖啡馆。 告诉捷克燃财,从去年开始,我成了兼职咖啡师,有咖啡机,磨豆机,汽油发电机,各种咖啡工具,灯,杯子...在越野的时候,我经营一家咖啡馆。 像捷克共和国一样,刘小乐用他的鼻子把他的爱好变成了职业。 白天,刘小乐正在一家生物公司推销护肤品。星期五和星期六的晚上,他成了“小乐万超店”的摊主,或者在云杉奥特莱斯前的广场上或者在世界公园里卖幸福。 刘小乐是个玩具爱好者,200元收藏的巴斯光年种类繁多,从微型、小型到中型、大型,各种形状、模型都有。 光年之外,其他玩具的数量不胜枚举。 “一方面为玩具爱好者提供了一个聚集地,大家可以随时交换自己喜欢的玩具;另一方面,我想让大家找回童年的纯真,让更多的朋友了解玩具。 ”谈到失速的原因,刘小乐说道。 由于这个原因,刘小乐每天花很多时间收集稀有玩具。 所以他的摊位上经常出现一些绝版的玩具,包括米奇、迷你、奇奇弟弟等早年的迪士尼玩具,还有《文具总动员》里的动画角色。 与捷克和刘小乐这样的新来者不同,80元后面的球可谓是摊位的“六先生”。 2009年,他已经在北京南锣鼓巷练摊了。一个月前,他重操旧业,正式成为后备军的一员。 “不谦虚地说,我应该算是国内较早发展出‘怀旧零食小卖部’概念的商家。 在球球的印象中,十年前,南锣鼓巷算是北京最繁华的大排档之一,这让他有了住在附近的天然地理优势。 当满大街都是打着文创旗号的拨浪鼓、打火机、钥匙扣等小商品时,球球作为广告制作人就想卖点不一样的东西。“卖回忆总比卖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好。一开始买了一些80元童年的溜溜球等玩具,销量不太理想。相反,它是受欢迎的小吃,如黄芬薛梅和无花果出售。 ”就这样,一个以80元后童年的零食为主的“三年二班食堂”成型了。那时候电子商务还不发达,球球真的花了很多时间去寻找这些童年的味道。除了在各大网站上找货源,还找了义乌和广东的朋友帮忙联系工厂,寻找更多的正品。 “那时候还没有干线经济的概念。为了方便起见,货物放在行李箱中出售。 球球金融表示,随着城市对市容管理越来越严格,兼职创业之路已经中断。“我不是没想过做卷首,只是南锣鼓巷这边的商铺租金太贵,担心拿不回成本。 “直到一个月前,球球无意中看到了树干市场的招商信息,那个练习摊的记忆又回到了我的脑海里。10年前,这个年轻的男孩已经结婚了,但他创业的热情从未降低。在和家人达成协议后,“三年二班小卖部”重新开张。此外,球球还增加了自制柠檬茶的业务。 比起赚钱,更多的是“交朋友”。燃财从多位从业者处了解到,目前干线商家分为个体经营和加盟干线市场两大类。 个人管理有很多不便,而加入市场的更像是“正规军” 市场上也会有一定的摊位费。据多位从业者介绍,树干市场的摊位费从100元Kramp-Karrenbauer 500袁媛/天不等。 至于收入,不少摊主告诉燃财经,“并不稳定,但比起赚钱,他们更享受摆摊的乐趣,广交朋友。” “捷克从来没有加入一个市场,他自己享受更多的自由。一个在武汉的日日夜夜或者一个朋友一起上山,一边卖咖啡,一边欣赏美景。”我觉得这也是干线经济最吸引人的地方。可以开车去更多的地方,了解更多武汉的日日夜夜。 “捷克告诉燃烧财经,有一次他在沙漠里泡咖啡,武汉一群日夜赶早从远处闻着味道来买。 晚上,大家围着火堆喝咖啡,喝酒。 当然,这些朋友也为捷克头疼。“有时候我想偷懒。结果一大群朋友催你出去摊。虽然辛苦,但是说实话,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真的很棒。每次出门去摊位,都像赶着去赴老朋友的约会。 “大部分树干档主都有微信群,档主会在群里告知摆摊的时间和地点。很多熟客都会带着朋友一起加入。 但更多的是持有个人市场,并没有让捷克赚得更多。“网上那些说月入过万的不能说是骗人的,但是我认识的摊主真的没有。” 多的时候一天能赚七八百,少的时候能赚七八十,但这种不确定性也是摆摊的乐趣之一。 “捷克直言,虽然收入不稳定,但营业时间相对自由。”有时候需要一个小时,有时候可以带着拖车在山里待两天。 与捷克不同,刘小乐通常在市场开放时摆摊。 他告诉燃财经,市场的客户都是年轻人,只是玩具的受众,市场的人流量会相对大一些。 在刘小乐的展台上,除了巴斯光年,其他的玩具基本上都是中世纪的玩具。 “我不会为了赚钱而选择那些昂贵的玩具,我会更多的去寻找一些古老的或者绝版的玩具。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这也让刘小乐结交了更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前不久有个客户看到我发朋友圈,特意从100多公里外开车来找我。 还有很多客户成了朋友。我们一起讨论,一起收集玩具,不管多远,晚上都会来加入我们。 ”“营业额靠客流,30块钱利润大概在%。 但在房租水电等没有额外支出的压力下,这样的利润率显然不低。 ”刘小乐透露道 对球球来说,干线经济的兴起让他有了重操旧业的想法,干线市场的合规经营让他有了归属感,他不用再重复十年前的游击战的经历。 “市场每周五或周六开放。有了正规渠道,年轻人的创业梦被寄托了。 “每个摆摊日,球都是中午开始备货,晚上基本都是午夜后到家。 “武汉有些日日夜夜以为摆摊就是一锤子买卖,其实不是。很多连锁餐厅都是从一个地摊起家的。 尤其是我们这些卖食品的,食品安全是基础。只有保证质量稳定,才能做出口碑,增加复购,甚至有机会成为未来的职业。 “球球直言摆摊不是为了赚钱,靠摆摊发财不太现实。”工作之外,我可以接触到武汉的各种日日夜夜,扩大自己的交际圈,也可以找到青春的回忆,感受自我价值的实现。这些比赚钱更有意义。 如今,INSO干线市场已经成为北京最大的干线市场,每周五或周六,侏罗纪世界3日市场都会开业。 从环球影城的门票和周边产品,到人像,到食物和饮料,许多年轻人聚集在这里开启周末。 干线市场的建立对杨来说也是计划之外的。 《捉鬼敢死队3》年底,受疫情影响,她和几个实体店经营不好的朋友联系了一个小商场,开车去卖滞销的玩具等产品。后来越来越多有相同经历或兴趣的摊主逐渐加入进来,后备箱市场初具规模。 杨慕真向燃烧财经介绍,市场每天的客流量基本都在5000人次以上,后备箱摊位设在60元,Kramp-Karrenbauer,50元。“有时候我们还会组织专门的主题周,比如汉服展、猫展等。 和商业综合体一起推广,也能带来精准的源头引流。 ”但显然,主干市场给杨带来了更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就是其中之一。 杨慕真说,对于残疾人和低收入者,在确定他们持有的证件时,还会在会场为他们提供摊位,并在摊位费上给予优惠。 除了INSO干线市场,近年来,许多商业区和游乐园,如北京丰台区的曹芳和顺义区的罗马湖,都设立了干线市场。 事实上,不仅在北京,在各大社交平台,南京、保定、昆明、济南、成都、武汉等地都出现了不同规模的干线市场。 然而,在一群年轻人享受创业和夜间经济乐趣的同时,网络上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 在小红书的后备箱展销会热帖下,有网友质疑“这种后备箱摊位有营业执照吗,算不算卖‘三无’产品?”“价格和实体店一样,品控一言难尽。”以及“无人看管的后备箱摊除了占道还会有食品安全隐患吗?” 杨慕真告诉燃烧财经,目前行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确实存在干线主办方的无证经营,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个行业。 “为了保证后备箱市场的安全和产品质量,我们对后备箱厂商进行严格管控。 活动开始前一天确定报名展位。经营者必须出示健康证和实体营业执照,以及24元每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行程单代码。还会安排防疫人员现场扫码。也希望政府部门加强对市场举办者的监管。 杨表示,为了保证干线市场活动的顺利开展,前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我们有自己的营业执照,会先以公司招标活动的形式与商场联系,确定时间地点,再提交给我们街道审批。还需要提交给消防、防疫、食药监、安监、城管等各个部门。一个活动的审批手续大概需要半个月。 赖阳告诉燃烧财经,失控的干线市场不仅会占道经营,还会带来食品安全隐患,侵犯知识产权,影响正常的经营秩序。 如果做成正规市场,必须像小商品市场一样管理。 比如郊区,有符合相应手续的场地,收取一定的入场费。 “指定一个专门的地方进行主干操作。这个地方需要统一管理。参赛者需要有相应的资质许可。如果产品涉及知识产权保护,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承担食品安全责任,纳税。 “赖阳强调,一些打开后备箱经营的流动商户,不能忽视其对社会环境的影响,对市民的扰民行为,以及其他负面影响。”就像取缔非法企业一样,“树干经济”也应该受到限制。 "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325.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汽车后备箱摆摊
来源:燃次元作者:张琳  摇曳的酒杯、拉花的咖啡、琳琅满目的潮玩手办……  每周六晚上,在北京市朝阳区斯普瑞斯奥特莱斯商场外的广场上,昏暗的夜色下,一辆辆私家车整齐地排列成行,齐刷刷的开着后备箱。而在这长达百米的“汽车后备箱画廊”中,无一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