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台湾人万卖台北黄金地段房到成都摆地摊挣从不后悔

这就是我们讲述的第668个真人的故事。我是刘娘娘,祖籍浙江义乌,祖籍台北。 本人58岁,未婚,无子女,一个人在成都生活了10年。 本来我是学音乐的,因为父亲癌症突然去世,我放弃了深造的机会。在我的带动和热情下,我从一个普通的业务员成长为台湾省贸易行业知名的高管,在事业上小有成就。 但我一直记得父亲此生最大的心愿——回大陆寻根。 他说:“人不能忘本,树不能忘本。 “在我的职场打拼生涯中,我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去大陆旅游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台湾省的男朋友因为在大陆待久了会有外遇。 带着满满的伤感和对故土的向往,我来到了成都定居,在这里我从零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 从此,我爱上了这座悠闲的城市,对祖国充满了眷恋,再也不想离开。 (很多人说我长得不像60后,像80后。可能是我心态比较年轻吧。)父亲是军人,多年前来到台湾省。 为了有一天能回到大陆,他坚持单身了10年才结婚生子。 1964年,我出生在台北,在眷村长大。 有一个小两岁的弟弟。 每年过年,父亲都会带着我和弟弟去祭祖。他告诉我们,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我们的根。 因为他的影响,我从小就对大陆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 我小学成绩很好。刚进中学的时候,我被分到一个优质班。后来因为不适应闽南语的环境,学习成绩下降,高二的时候被分到了后面的班。 结果我没有考上公立高中,只考上了一所基督教私立女子高中。但是我不喜欢女校。 入学后不久,因为我会吹长笛,经过参观和面试,我加入了学校民族音乐俱乐部。 进入俱乐部后,我发现了一个安放我灵魂的小世界。我翘了三天课,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 (小时候我和爸爸)因为我成绩优秀,让我产生了报考艺校的想法。父亲很支持我,给我买了钢琴,还请了老师指导。 为了实现我的音乐梦想,我非常努力地练习钢琴。 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待,考上了国立台湾省艺术大学,作为一名非艺术专业学校的学生。 公布的那天,我一大早就坐了第一班车去看录取名单的公布。 看到自己的名字,我高兴得跳起来,一路狂奔。结果掉进沟里,把裤子刮破了,膝盖也肿了。 我在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的四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我本以为自己未来的生活会在音乐殿堂里游荡,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不得不停止了梦想。 在我毕业的那一年,父亲得了癌症,不久就去世了。 我父亲的离去对我打击很大。他是世界上最爱我最支持我的人。我还没来得及跟他回大陆。 我忘不了他的遗言。等我回老家,我会帮他祭祖。 为了照顾母亲和弟弟,我放弃了深造的机会,决定出去工作。 (我以前是音乐人)1987年,我步入社会。 白天在一家毛绒玩具公司上班,晚上兼职教学生吹笛子。 在玩具公司,我从接电话填表格的业务助理做起,负责接电话、填表格、整理客户信息、处理客户投诉等琐碎业务。 因为我性格活泼,反应快,接受能力强,没多久公司就安排我做业务员,负责台湾省所有百货公司的专柜和批发商的销售业务。 《爱的种子》那年,我遇到了初恋。 我第一个男朋友是公司里很厉害的业务员。我很佩服他,也很爱他。 我们的爱情第一年很甜蜜,但是随着他工作越来越忙,一周都见不到她一次。 后来他离职自己创业了,就更忙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 随着时间和空之间的距离,我们的感情渐渐由浓转淡。 在玩具公司的第三年,因为东奔西跑,比较累,腹部长了一个肿瘤。在我做了移除手术后,我离开了公司,并申请了一家法国高档皮具店的经理职位。 健康敲响了警钟,我不得不放慢脚步。 (2008年,台北一家贸易公司开业)虽然我没有皮具销售经验,但是我有快速学习的能力。 我把自己当成顾客,一遍又一遍的讲解商品知识,说起话来像和朋友聊天一样随意。 也学会了识别客户,掌握了和不同人聊天的技巧。 慢慢的,我找到了出路,成绩一路飙升。 可惜第七个月,因为房东涨了房租,公司没有续租。 经理找到我,让我管理其他商店,并承诺给我更高的薪水,但我拒绝了。 我不想再做销售了。我想走得更高更远。 公司特意为我举办了盛大的欢送会,期待我的归来。 但是后来就没回去了。而是把简历投给了一家外贸公司,开启了我职业生涯的又一个全新领域。 我去一家外贸公司应聘的时候,面试我的业务经理问我会不会英语,会不会打字,会不会起草文件。我一个都做不了,但是因为我非常想要这份工作,所以我告诉他我都可以做。 我不是逞强,只是觉得只要努力学习,什么都学不到。 不敢开始,就不会有收获。 况且,学习只是一个过程,学习才是结果。 (我在贸易领域驰骋)进了外贸公司后,我就像一台马力全开的发动机。我花了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学习。我每天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0点。周末公司需要加班的时候,我会马上赶到。 虽然基本功较弱,但善于沟通,能将复杂的业务串联起来,变得非常简洁高效。 三个月试用期过后,老板不仅让我留下,还任命我为总经理特别助理。 有了更广阔的发展平台,我升任综合管理部经理,贷款买车买房。 事业上小有成就,感情却红了。 我在黑暗中的三个月适应期,男朋友很少跟我打招呼关心我。有时他打电话来看他,但他总是说他很忙。 有一句话很让人揪心:“盼君者,千山可随万水来;深爱你的人总会有空 “一个没有时间给你的人只有一个原因。你不是他最在乎的人。 我提出分手,告别初恋。 (我去成都创业之前,台湾省的朋友开了个欢送会,左边的姑娘和我一起去开店了。)1992年夏末,公司派我去上海看工厂,那是我第一次来大陆。 当飞机缓缓降落,透过小窗向外望去时,我感到紧张,心跳加速。 看到“上海虹桥”四个大字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哭的停不下来。 我回来了。我离家太久了。我害怕家乡,心潮澎湃。 这是我难忘的家。曾经是那么遥远。此时此刻,它真的来了。 从此以后,每当公司有工作分配到内地,我都会第一个举手。 从那以后,我经常代表贸易公司在内地工作,去过北京、天津、广州、宁波、大连、沈阳、合肥、东莞、南宁...我想更多地了解我的家乡,感受它强有力的脉搏。 从1996年到1998年,公司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 我自愿负责办公室的业务,经常住在大陆和台湾省的两边。 我像一只展翅飞翔的海鸥,飞越高山海峡,往返于海岛和故土之间,乐此不疲。 (曾经繁华的台北东区,很多商家都在转移、倒闭,一片荒凉)1999年,我在一家潜水服装公司的邀请下,加入了一个全新的创业团队。 历经千辛万苦,我们从一个不起眼的公司发展成了行业的佼佼者。 我也成为了老板的助理经理,做到了公司的最高职位。 职场是一片海洋,每个人都是发光的水母。 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深挖,果实就会落下,你期待的机会就会到来。 就是在那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在香港的好朋友。 她对我说:“台湾省那么大,你怎么不去大陆大显身手?”在她的鼓励下,我决定去内地创业,她成了我的合伙人。 2008年,我们俩开始在广州做内贸。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大陆市场。离得越近,越能感受到它的生命力。 我们的小内贸部成立不久,就接到了一个小闹钟的订单。第一单5000,发货一周后续单5万,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订单像雪片一样飞来。 我和同事忙得眼睛都累得睁不开了,但是大家都很兴奋。 (支持我去内地工作的伴侣,左一是我的香港朋友,我身后是她的荷兰老公。)我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感情就像工作一样。只要我被认定了,我就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在广州做内贸期间,被一段感情深深伤害,至今心里还有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 他是美容护肤领域的创业型老板。他在工作中有很多机会接触女生,但我觉得恋人之间应该互相信任。 所以,我从来不问他在哪里,也不翻他的资料。 但是我爱他,关心他。 在广州做内贸的两年里,为了回台北看他,我每两个月就要漂洋过海飞到台湾省。 有一次我临时回台湾省,他没来得及收拾家里的东西。我在衣柜的抽屉里看到了酒店开房的发票,还有他送给情妇礼物的收据。 我觉得异地恋会让一个缺乏专注力的男人变得孤独,所以我选择原谅。 后来有了四五六年级...就是这个口口声声说爱我,事业稳定后会一直陪着我的男人。 我好难过,身心俱疲,断绝了这段持续了五年的感情。 (2016年,第二次去九寨沟。)2010年8月,我和朋友去九寨沟游玩,被那里美丽宁静的景色深深陶醉,心情顿时开朗起来。 行程结束,回到成都,第二天准备飞回台北。在出租车上,司机听说我是台北人,就像在和我说话一样,给我讲了很多成都的风土人情。 他对这里美好的食物和植物是那么熟悉,对自己的城市充满了感情,像是城市的使者,用热情滚烫的感情欢迎我,我受宠若惊。 回到台北后,成都给我留下了难忘而美好的印象。我想,如果我以后想在内地生活,我一定会选择成都作为我的第一选择。 2010年底,我再次来到成都,和一个之前在台湾省的朋友见面。她在成都一所大学开了一家餐厅。 她对我说:“你一定要来成都,在那里你会有很好的发展。” 为了更多地了解成都,我看了很多关于成都的纪录片、综艺节目和书籍。当我以为自己准备好了的时候,2013年4月,我带着72kg的行李,来到成都,开始了我的后半生。 (2013年,我从台北带着72kg的行李来到成都。)刚进成都的时候,什么资源都没有,一切从零开始。 朋友说:“别把带的钱都花光了。花时间慢慢做。” 为了省钱,我在新都区租了一家民宿,离市中心很远。 先是在西南石油大学开了一家水吧“试水” 我和学生关系很好,水吧人气天天很旺。不过我的原材料成本有点高,比不过周边店铺的物美价廉的产品。 管水第四个月,去成都市中心考察市场。哇,春熙路太热闹了。每天客流熙熙攘攘,晚上更是人山人海。 我兴奋的飞到香港,和合伙人商量在成都市区开一家与食品相关的店。 她的丈夫是荷兰人,所以她建议我们开一家荷兰小吃店。 于是,我们在春熙路租了一个30平米的商铺。我们买了很多设备,用了最好的材料,总投资100万,每月包括房租、人工、水电在内的固定支出5万多元。 一想到这条步行街每天30万的客流量,我就有信心能赚回来。 (我和合伙人在成都春熙路店)2013年11月,我的荷兰零食惜春店成功开业,香港合伙人回穗继续内贸。 我和一个台湾女孩和一个台湾男孩一起管理这家店。 店开了以后,上半年的生意不是很好,因为不了解行情,不接地气,不知道这里的人喜欢吃什么,怎么吃。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半年其实是一个从“水土不服”到“入乡随俗”,从磨合到融入成都的过程。 后来发现,这里的人喝饮料一定要吃一顿。 于是我带了合伙人的荷兰老公的荷兰炒饭食谱,请身边的店主、员工、客人免费品尝,并记录下票数最多的炒饭食谱。 每天炒几百顿,手肘已经掉了病根。 为了打开销量,我让员工拿了一些骰子、谜语、成语等游戏道具。,拎着几大摞饭盒,去附近的写字楼,用游戏互动的方式给办公室白领免费送炒饭。 夏天的时候,我做了几款新饮料,很受欢迎,店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我把台北的房子卖了,把家具送到货运处寄给台南的朋友。)为了鼓舞员工士气,我用当时流行的《小苹果》作为店歌,让员工在店前跳舞。阵容庞大。 为了让店铺更荷兰,外观进行了升级和装修,吸引了很多时尚潮人和外国人进店消费。 但是当时台湾省很多行业因为通道封闭,一天比一天差。 有一次回台湾省,看到曾经繁华的台北东区(“动车唱的《萧中东路九回》就在这里)。很多商家都在转让、倒闭,一片落寞凄凉的景象,令人尴尬。 小吃店开了一年多后,荷兰合伙人带着我的开店计划书去了荷兰,帮我筹了一大笔钱。 2014年底,我用这笔资金在广州南沙开了一家1300平米的店。我们邀请了荷兰设计师和内贸项目的同事来帮忙。我们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准备,就在2015年春节隆重开业了。邀请了很多领导来剪彩,开幕式非常漂亮。 (2014年,广州南沙餐厅大门装修)对我来说,这次开店是一次近距离了解南沙的过程。 网上描述的老南沙和我亲眼看到的南沙,简直就是地下和天上的区别。 它已经从一个落后的小渔村变成了一个现代化的繁荣城市。 开放后,2015年5月回到台湾省。 下了飞机,感觉眼睛变“小”了 两年多不见的台北,变化不大,路和街还是那么窄。反观广州南沙,高楼林立,配套时尚。 台北比不上广州南沙,真的让人印象深刻。 在台北待了三个月,经过深思熟虑,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想在大陆定居。 和合伙人商量后,找了个职业经理人帮我管理广州南沙的商铺,开始准备定居四川。 朋友问我:“你放弃那么多,选择定居内地,重新创业,真的值得吗?”我对她说:“现在是回去创业的最好时机。就算把房子卖了,我也要去。” “我真的卖掉了我在台湾省打拼多年的台北黄金地段的房子。 带着350万卖的,2015年8月再次来到成都。 (2019年和酒商合作做短视频。)这次,我想我不会再离开了。 一起开荷兰小吃店的台湾省女生,觉得吃不了创业的苦,没有跟着去。 和我一样的台湾省男生都很期待成都的休闲舒适的生活。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怎么办?我想起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人生给每个人的礼物,都是安排在每个人的路上的,除非你在敞开的门外。” 只要坚持,用心,就会得到。 “我和台湾省的男生讨论过。与其等机会着急,不如先摆个地摊,不要急着上马。 一开始,我买了一辆三轮车,在成都高新区拥挤的写字楼里摆了一个路边摊,卖台湾省小吃,比如炖猪脚和卤肉饭。 我每天负责准备食材,台湾省男生负责推三轮车去卖。 地摊受“天后”影响较大,会受风雨影响。平均每晚营业额约300-500元。 大约9个月,我结束了我的街头小贩生涯。 (我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呼吁台湾省的年轻人多来大陆看看。)通过一个台湾省男生认识的朋友,一起合作经营咖啡店,帮忙引进台湾省的资源,线上线下进行微营销。 虽然不太懂微营销,但是边做边学,渐渐有了一些收获。 2016-2018两年间,我帮助台港两地的合作伙伴在mainland China开展了多次微营销合作。 有一次,我把合作品牌在成都商场走秀的视频分享给台湾省的朋友,他们惊呼“哇!所以大陆在进步,会找这么火辣的男模来炫耀产品!”我心想,这有什么新鲜的?这种营销方式我们公司早就用空了。 2019年底,55岁,开始做短视频和自媒体。 心若年轻,时不老。 把坚持留在心里,梦想就一直在。 现在虽然还没有赚大钱,但是已经实现了自己想要的休闲舒适的生活。 有一次,我请了一位台湾省的讲师来大陆讲课。 她特意给我带了两行李箱台湾省产的零食,洗面奶,沐浴露,护肤品等等。 我很惊讶,问她为什么带这么多。 她说:“你这么久没回台湾省了。你一定很想念台湾省的东西。” 大陆的东西不好,你一定不习惯。 “在她的认知里,大陆的东西比不上台湾省的东西,假冒伪劣商品很多。 她不知道现在mainland China的许多东西质量都很好,甚至比台湾省的好得多。 我知道她是善良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大陆每天都在进步,但还是有一些台湾省人看不到。 去年在福建参加海峡两岸论坛,感触更深。一些台湾省人对大陆的认识比较模糊,还停留在自己的岛上,活在旧观念里。 (2020年因为疫情我回不了台湾省。我想家了。和妈妈在成都双流机场的视频。)世界很大。没有人会捂住你的眼睛或者耳朵,除非你真的不想看,不想听。 你必须接受它才能理解它。 我找到了自己的路。 我想分享我在大陆的生活,分享我用眼睛看到的一切和用耳朵听到的一切,分享我回到台湾省的日常生活。 从上世纪90年代末踏上大陆以来,我亲眼目睹了大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成都生活的这10年,感受更为强烈。 刚来成都的时候,只有两条地铁线。现在有12条地铁线四通八达,非常方便。 我所居住的成都南部城区的配套设施并不比北上广差。 我们不再需要带现金了。手机无所不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回到台湾省,又要回到使用现金的时代。 很多人说,“年轻就不出川。”对我来说,作为一个像成都这样以传统与现代、安逸与快捷、烟火与时尚感为特征的城市,每天都在发生着生动的变化,“老了就不离开四川”的真正意义在于,我会在这里呆上一辈子,细细品味,慢慢感受。 我想用我的镜头记录下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在我心里,我有一种使命感,我要把真相传达回台湾省。 因为我相信统一后会更好。 以后最想做的事就是带着所有的mainland China同胞,坐高铁回台北,带他们吃小吃,看风景,给他们介绍台胞。 虽然回乡的路很长,但是故乡的风和云终究会聚集和回归!【口述:刘娘娘】【责任编辑:波斯十月说】我们无法经历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到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的照片!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的真实故事,请关注我们@真人访谈!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303.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我台湾人万卖台北黄金地段房到成都摆地摊挣从不后悔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668位真人的故事我是刘孃孃,祖籍浙江义乌,台北原住民。今年58岁,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独自在成都生活10年了。我原本是一个音乐生,因为父亲患癌突然去世,放弃了深造的机会,凭着冲劲和辣劲,在台湾从一名普通的业务员,成长为贸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