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地方可以摆摊食品安全如何监管卫生扰民等问题怎么解决后备厢经济考验城市治理水平

●后备箱经济形式灵活,流动性强,门槛低,可以扩大消费场景,激发消费活力,一定程度上缓解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低迷●后备箱经济火爆的背后也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私家车业务是否涉及非法占道经营;摊位流动性大,如何监管;如何保证后援经济参与者的经营资格,如何保证食品安全等。●政府需要划定专门的运营区域,对区域内的相关运营者和参与者进行登记管理,同时相关部门要加强对区域的监管。漫画/高月□本报见习记者孙天骄□本报记者韩丹东打开汽车后备箱,挂上横幅、广告图文、包裹彩灯,陈列着一排排精致的纸杯蛋糕……家住北京市顺义区的孙静。 今年3月,正在经营实体蛋糕店的孙静偶然了解到了后备箱摊的经营形式。受疫情影响,实体店的生意一直不理想。在孙静的心下,他开始尝试以后做流动摊位的生意。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像孙静一样摆后备箱摊。 后备箱摊的参与者类型多样,或是利用业余时间增加收入的人,或是第一次创业的年轻人。他们开着私家车停在某个地方空,打开自己车的后备箱,经营各种商品。 这种树干经济在全国各地迅速发展,甚至在一些地方形成了规模较大的树干集市。 多位业内专家近日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干线经济蓬勃发展的背后有多方面的原因,其中部分年轻人在疫情影响下的自我救济不容忽视。 这种干线经济既带来了丰富热闹的市场氛围,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消费,应该予以支持。 但与此同时,对于树干经济是否属于无证经营,是否会导致食品安全问题,仍存在一些争议。它需要相关部门和参与者积极有益的引导,以进一步规范和完善其发展。 经济的蔓延演变为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从第一次尝试摆后备箱摊开始,孙静已经摆了几十个摊了。 她告诉记者,干线经济的崛起给她的生活带来了转机。 “我在鼓楼附近开了一家实体蛋糕店。顾客主要是来附近游玩的游客。但受疫情影响,客人越来越少,店铺一度不得不不再经营。 “已经年满30岁的孙敬,上有老下有小。她不想自己的生意毁了,也不想整天除了“毁”什么都不干,所以她选择抓住在后备箱摆摊的机会。 一开始孙静会随机找人流量大的地方摆摊。 有一次经历让她印象特别深刻:在某小区外摆摊时,几个老人上来,围着她的车转了一圈,买了几个纸杯蛋糕,然后礼貌地对她说:“姑娘,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吗?年轻人有一技之长,一定能度过难关。 “这种感动经常发生在孙静的地摊经历中,也因为她的地摊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在她认识的摊主中,有和她一样经营实体店困难的,也有因为被公司裁掉而在后备箱摆摊创业的。他们总是互相打气,互相分享与干线经济相关的最新消息。 孙静也和很多客户建立了友谊。 她自豪地告诉记者:“很多顾客都吃过我的蛋糕,他们觉得还不错。知道我出摊了,有空就来我摊上。有时候会直接过来坐在我旁边,跟我说一些父母的缺点,让我觉得特别温暖。 “由于行李箱展位的流动性,是否离开展位或从哪里离开展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和一些客户熟悉后,孙静不仅加了他们的社交媒体好友,还在社交媒体上开了分享账号。离开摊位前,他会发帖告知摊位的位置和时间。 在逐渐熟悉后备箱地摊流程后,孙静现在每次地摊都有1000元左右的营业额。除去成本,收入能稳定在五六百元。 “我很感谢干线经济的新业态,让我找到了新的努力方向。 来自山西郓城的李佳佳因为一次机缘巧合接触到了树干经济。 今年5月中旬,他和兄弟们开着车,在后备箱装了些洋酒,停靠在一个大型人工湖。 打开后备箱,他们几个把小马搬过来坐在一边,打算趁着夏夜和朋友们边吹边聊。 过了一会儿,两个中年男子从桥上走过。他们见了,直接说:“小伙子,也给我们两瓶,我们付钱。” ”然后直接坐在他们旁边的桥边上。 有同行的朋友只是对干线经济略知一二,几个人讨论后就创业了。 李佳佳告诉记者:“我们是婚庆行业的。这段时间行情不太好,我们手上的活也不多。” 我们平时囤积了很多酒,拥有一辆车,在后备箱摆摊基本上是零成本,所以利用闲暇时间摆摊。 在社交媒体上可以看到树干经济越来越受欢迎。 在某分享类App平台上,用“后备箱经济”、“后备箱市场”等关键词搜索后,可以找到很多摊主或顾客分享的经验帖,还有很多网友会把后备箱摊位购物作为“网络名人打卡”的内容进行曝光。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任潮表示,干线经济是由地摊经济演变而来的,是城市“夜间经济”的延伸。这种经济模式的不断兴起,让人们感受到了新鲜消费体验带来的“烟火气”和“新潮味道”。 在任潮看来,后备箱经济形态灵活,流动性强,门槛低,可以扩大消费场景,激发消费活力,一定程度上缓解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低迷。 这种商业模式注重生活体验。人们可以通过类似于“开盲盒”的方式,购买热腾腾的红酒、咖啡、小众设计师的品牌饰品等有趣的商品,甚至可以购买“购物猫”、“购物狗”等消费服务,给人更多的参与感和体验感。 “主干经济既有经济功能,也有社会文化意义。是年轻人的热门市场,缩短了疫情下原本疏远的社会距离。 北京工商大学新商业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周清杰教授告诉记者,树干经济的存在和发展,一方面说明市场有需求,另一方面也为失业青年在当前经济背景下提供了一种灵活的就业或生计,是他们自救的一种方式。 “我们应该对这种经营方式持包容态度。 “流动摊位仍然受到限制。干线市场显示其规模。孙静尝试摆后备箱摊的时候,一般都会选择摆流动摊。她发现随意摆地摊不是长久之计。 “经常会有城管路过,告诉我路边不准随意摆摊,让我赶紧收摊。 所以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做生意的意思,一度变成躲城管。 据专家介绍,目前,还没有针对干线经济的单独政策法规。因此,根据法律法规,不应随意在任何地方设置后备箱亭,而应在政府指定的地点和区域或经相关部门许可后设置,不得占用道路、制造噪音扰民。 事实上,除了移动运营的限制,围绕干线经济的争议一直存在。 在社交媒体上,记者以“后备箱经济”、“后备箱摊”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虽然大部分网友认同后备箱经济带来的“烟火气和热闹”,但仍有部分网友质疑:“这种有无营业执照的后备箱摊算不算卖‘三无’产品?”“价格和实体店一样,品控一言难尽。”“无人后备箱亭。” 争议之下,一个更加集中规范的干线市场应运而生。 据记者调查,北京、广州、Xi等城市都有后备箱市场。 这些干线集市大多是正规机构向政府或商场申请的。向主干摊主收取一定摊位费后,为其提供场地和宣传。同时会对后备箱摊主设置一定的准入条件,比如持有健康证、营业执照等。 在北京朝阳区斯普瑞斯奥特莱斯广场,每周五、六、三都会设置一个百米长的后备箱展台,入口处闪亮的灯光标志就是本次后备箱展的名字——INSO后备箱展。 “INSO”指国际破产从业者协会。 "活动组织者杨女士笑着告诉记者,2020年底,受疫情影响,她和几个经营实体店有困难的朋友联系了一个小商场,自己开车去卖滞销的玩具等产品。后来越来越多有相同经历或兴趣的摊主逐渐加入进来,于是就发展成了现在有一定规模的干线市场。 据杨女士介绍,为了确保中博会活动的顺利开展,前期需要做大量的程序性工作。 “我们有自己的营业执照。我们会先以公司招标活动的形式联系商场,确定时间地点,然后提交给我们自己街道审批。我们还需要提交给消防、防疫、食药监、安监、城管等各个部门。一个活动的审批手续大概需要半个月。 为确保后备箱展销会的安全和产品质量,杨女士将对后备箱摊贩进行严格管控。 活动开始前一天确定报名摊位。操作者必须出示健康证明和实体营业执照,以及24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旅行代码。还会安排防疫人员现场扫码。 此外,对于残疾人和低收入人群,杨女士还将在场地内为他们提供展位,并在确认他们持有的证件时给予展位费优惠。 杨女士说,博览会每天的人流量基本都在5000人以上,后备箱有五六十个摊位。 在干线博览会上,经营范围五花八门,从环球影城门票和周边产品,到人像,到食品饮料,有时还会组织专题主题周,比如汉服展、猫展等。 在她看来,主干经济可能会消失得更快。夏季的“夜间经济”契合了大众消费群体,活动针对的群体更广。残疾人也获得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与商业综合体一起推广也能带来精准的源头引流。 北京市海淀区居民王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最近周末经常带着孩子去后备箱市场。 “有时候去现场不仅仅是为了逛街,更是为了享受现场的热闹气氛。 晚上带孩子出去玩之前,夜生活丰富的地方不适合带孩子,只能去公园。树干集市给生活增添了更多的乐趣。 “在许多地方推出支持有序引导的措施至关重要。除了消费内容,一些地方的树干集市也逐渐被赋予了更多的内涵。 近日,在广东省广州市,在广州市扬爱特殊儿童家长俱乐部的支持下,举办了一场公益后备箱展销会。有公益文化创意摊位,有特殊需要儿童和普通青少年的才艺表演,有智障青少年的特殊饮料和茶水摊位等。 活动负责人表示,希望以温暖后备箱市场的形式筹集善款,用更多的社会力量帮助更多特殊儿童家庭重拾希望和信仰。 从记者调查的情况来看,目前很多地方都支持树干经济,出台相关政策直接或间接引导其有序发展。 比如江苏省扬州市就专门在当地某大型广场规划空作为主干市场,引导广场部分商户参与,并指定一个小区指定专人负责,与广场共同做好监管,提升服务。 今年3月15日,广州市越秀区会同广州市公安局、市交通局发布了《关于实施北京路南段(大南路至太康路)全日行人管理和付雪西街(李胜贤以南、金佰利广场停车场入口以北)节假日行人管理的通告》。 广州北京路文化核心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越秀区政府和华侨城联合成立的华秀公司将负责打造这一街区,希望通过主干市场吸引更多年轻人前来参观,成为北京路文化旅游的新记忆。 在任潮看来,目前火热的干线经济背后也存在不可忽视的问题:私家车业务是否涉及非法占道经营;摊位流动性大,如何监管,消费者如何维权;后援经济参与者的经营资格如何保证,食品安全如何保证;当后备箱商贩聚集在某个地方,如何避免该地方可能出现的安全问题、扰民问题、环境卫生问题? 这些都是目前需要进一步规范和完善的地方。 北京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会副会长吴敬明认为,应对干线经济进行积极有益的引导。 政府需要划定专门的运营区域,对区域内的相关经营者和参与者进行登记管理,同时相关部门要加强对区域的监管。 “既要有温度监管,又要坚持底线监管。 对于后备箱摊位经营者,可以减免税收,在保证不违法不销售问题食品的前提下,给予一定的自由发展空空间。 ”周青姐说道。 任潮建议,对于相关部门来说,应进行科学管理,努力建设合规的干线市场,为干线经济提供稳定、可持续的场所。 首先,对摊点位置进行统一规划和科学布局,明确哪些路段可以在哪些时间段有序开放,做到“便民不扰民”;其次,可以要求干线经济的摊主为了摆摊而进行登记备案,并做好配套措施,比如必要食品的安全监管、卫生检验等,从而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和诸多健康安全问题。 此外,他提到,对于运营商来说,需要逐步形成类似行业组织的自律机制。 后援摊主也要提高管理素养,积极配合张贴场所编码,及时清理垃圾等。,并配合城市治理。 就提供的商品和服务而言,要严格选择产品,谨防食品安全或销售假冒伪劣产品。 就消费者而言,要理性消费,同时对购买的商品和服务进行仔细筛选。 “不要因为树干经济的火爆趋势而忽视了对产品质量的把控。 (文中孙静、李佳佳为化名)来源:法治日报-法治Law.com声明:转载此文旨在传递更多信息,便于普法。 如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持权属证书联系青海浦发,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你。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300.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哪些地方可以摆摊食品安全如何监管卫生扰民等问题怎么解决后备厢经济考验城市治理水平
● 后备厢经济形式灵活、机动性强、门槛不高,可以拓展消费场景,激发消费活力,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后疫情时代的经济下行问题● 后备厢经济火热背后也有不容忽视的问题:私家车经营是否涉及违规占道;摊位移动性强,如何监管;后备厢经济的参与者经营资质如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