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夜市摆摊卖什么好

[Label: Title]三轮、广粉、摆摊……两个多月过去了,刘已经适应了现在的摊主角色。 7月28日下午6点多,她骑着三轮车准时来到自己的摊位。 旁边摊位的小伙伴亲切地叫她“宽芬姐”。 冉刘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忙着给围在身边的顾客做果汁和宽粉。 27岁的骊山“粉红女郎”刘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摆摊。 并不是说她对街头小贩有什么不好的看法,而是作为一个爱美的少女,她从来没有给自己做过这样的定位。 回沧州前,刘在山东和小姐姐们一起从事医美行业,努力工作才上了一辆宝马。 今年春节,刘已经打算回沧州。她想回家定居。 3月初,刘让家人和朋友帮忙在沧州商城附近开店。 “我不喜欢工作生活,我爱自己。 ”刘对说,她摆好了铺子,准备回沧州吃点心。 一切都像一个笑话。她前脚离店,沧州因为疫情被控制。 刘说,那段时间,说不着急是假的。 因为开不了企业,她每天都要往里面放钱。 4月份餐饮业重启后,刘发现沧州的甜品市场有点饱和。 经过深思熟虑,她把店铺改成了自己喜欢的大宽粉。 “我在甘肃旅游的时候尝过,永远也忘不了。 “刘向当地的老师学习后,根据沧州人的口味改进了调味汁。 四月,虽然餐饮店吃不到饭,但刘的大宽粉已经在短视频平台上被很多朋友知道了。 “那段时间生意还不错。 ”刘对说道。 虽然生意不错,但还是比较低。 为了赚更多的钱,刘想在店门口加一个三轮车摊位。 家里闲置已久的三轮车被刘重新利用。 她从网上买了很多材料,给三轮车喷漆,装上灯。 “一共花了2500元,打扮了一辆漂亮的三轮地摊车。 ”刘对说道。 从此,刘白天管理店里的生意,晚上出去站岗。 因为没有固定的摊位,摊位的生意不是很好。 4月底,位于该市雨荷路的李香山夜市吸引了投资。 五月初,刘带着他的三轮车到落户。 “我突然有了家的感觉。 ”开玩笑说,她的摊位是刘热的。 在进入山之前,刘特意给买了一把椅子。 她想,没有生意的时候,她会坐在椅子上和朋友聊天。 没想到,她到现在都不会用这把椅子。“每次刚出摊位,人就围在摊位前,没有休息空 ”刘对说道。 如今,刘的摊位每月可为她带来2万元的收入,高于商店的收入。 “累虽然累,但也很开心。 已经付出了收获。 ”刘谈起了现在的夜市生活,声音里充满了幸福。 塔可市22岁的小伙子张静乐(音译)在夜市摆摊,目的只有一个:去试试。 张静乐还是沈阳某大学的大四学生。他摆地摊只是为了锻炼自己。 张静乐家是做生意的。 他还没有决定毕业后的工作。 他说以后可能会去上班或者做生意。 虽然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但张静乐过节不想在家吃饭。 张静乐卖一种叫Taco的美食。 墨西哥玉米卷是一种墨西哥美食。 张静乐在沈阳读书的时候,吃过好吃的,想介绍到沧州。 他用900元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还有一些装饰材料和Taco的原料。 展位第一天晚上,虽然做了很多准备,但张静乐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慢慢的,随着客户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习惯自己的角色。 过了一个月,张静乐和朋友算了一下,每晚能卖2000元左右。 “刨去成本,基本上还能赚1000元左右。 ”张叮当说道。 张静乐对这样的收入还是比较满意的。 令他满意的是,他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了解了更多的世界。 张静乐说,虽然有些大商贩看不起摊贩,但他从来不觉得失落。 “在这里做一点尝试也许能帮助我在未来找到更好的出路。 ”张叮当说道。 他觉得不老不懒,靠自己的双手增收致富,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样子。 27岁的齐天宇是卖汉堡的,这一年经历了很多事——自己经营了几年的药店黄了;疫情关闭前几天,他做了爸爸。疫情过后,他和伙伴们开始摆摊创业;他们的摊位着火了...齐天宇和朋友车雪浩摆摊,今年4月份开始。 “我的药店黄了,我朋友的厨师工作没了。 我们一起创业吧。 ”齐天宇说道。 两人琢磨了几天,最后决定从价格低廉的夜市摊位入手。 “我们不仅可以卖货赚钱,还可以引领一种街头文化。 ”齐天宇说道。 两个人去献县买了餐车,自己喷漆焊接,让餐车焕然一新。 4月20日,他们开始走进夜市。 第一天晚上,他们赚了500元钱。 不是很开心也不是很激动,他们只是觉得这一步终于走出来了。 4月底,李香山夜市招商,他们的汉堡进驻李香山。 因为食材新鲜,由专业厨师制作,没多久他们的汉堡就卖出去了。 两个人很推崇街头文化,很多年轻人都来光顾。 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玩得更开心,齐天宇在卖汉堡的同时,开始不定期组织主题活动。 为了保持食材新鲜,两人每个月都会扔掉很多不新鲜的牛肉。 “客户信任是最重要的。 ”齐天宇说道。 自从他们的摊位入驻夜市后,生意一直很红火。 “我们一个月能赚两万到四万元。 “齐天宇开玩笑说,这个收入让他很满意。”这比他刚开药店时的收入还多。 不仅如此,附近的超市还免费为他们提供摊位,算是“介绍”他们的产品。 “我们要去弄一辆餐车,烤肉,拉面。 ”齐天宇说道。 刚开始做摊贩的时候,他们也有心理压力。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怕跟自己过不去。 “人生总会有起有落。 齐天宇说,他觉得努力的人是最好的。 当29岁的刘旭(音)和他的弟弟开着一辆保时捷来到吾悦广场的“车尾集”(“车尾集”是指人们开着汽车,把货物放在后备箱里出售的市场),人们以为他们是来这里玩的。 其实刘旭和他弟弟和很多摊主一样,都是来卖东西的。 刘旭摆地摊之前,在光荣路上做男装生意。 因为疫情,很多服装厂都没法开工。 他们的夏装已经卖完了,但是秋装没有了。 刘旭和爱人、弟弟一起做的小吃——泰国鲁丘。 虽然只是简单的摆摊生意,但是他们三个一点都不马虎。 刘旭和弟弟负责制作和摆摊,刘旭的爱人负责推广和经营。 选择最好的材料,不添加任何添加剂。 “我们也保证当天卖,卖不出去就扔了。 ”刘旭说道。 为了保证卫生,虽然食物不直接接触后备箱,但刘旭每天出门前还是会给后备箱消毒。 一开始他们在一个售楼处组织的夜市里卖,后来在沧州商城附近卖,后来又在吾悦广场的“车尾集”卖。 做鲁厨需要泡绿豆。刘旭每天早上6点起床泡绿豆。 “我们以前卖衣服的时候,经常晚上忙,白天睡觉。 ”刘旭说道。 为了当鲁楚,他们的套路被硬生生的调整了。 刘旭说,他们一个月能挣几万元。 虽然这点收入离做衣服还差得远,但至少这段时间他们的心情已经开朗很多了。 不仅如此,刘旭也开始考虑推出新的蛋糕。 “做一摊子做得越来越好。 ”刘旭说道。 刘旭也每天去服装店打扫卫生,开门营业。 “我们期待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一天。 ”刘旭说道。 “人生总会有起有落。无论发生什么,开朗乐观没有错。 ”刘旭对未来充满信心。 (记者张丹摄影报道)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214.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年轻人夜市摆摊卖什么好
年轻人夜市摆摊卖什么好三轮、宽粉、地摊……两个多月的时间下来,刘小冉已经适应了现在的摊主角色。7月28日下午6点钟,她骑着三轮车,准时来到自己的摊位。旁边摊位上的小伙伴亲切地喊她“宽粉姐”。刘小冉一边笑着招呼,一边忙着给围上来的顾客制作流汁大宽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