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城市角落兴起的后备箱经济 该如何管理规范

正在城市角落兴起的后备箱经济 该如何管理规范周六夜,北京城一角,有些小汽车掀开后备箱,露出内里乾坤。有的后备箱成了“小负婆的冰粉摊”,有的是“解忧杂货铺”,有的叫“旅行咖啡”,有的自称“摆烂酒馆”。记者发现,这个夏天,后备箱经济开始在北京城的一些角落活跃起来。他们有零散摊位,也有正规市集。出摊只对熟客通知经营时间“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朝阳公园附近一处小广场,时间已经接近晚上10点,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依然热热闹闹。舞动的人群中,不时会穿过几个衣着时髦的年轻人。民歌的节奏与他们并不合拍,他们往广场深处走,走到几辆亮着灯的小车前。小车和树林、草坪、便道,形成一个小的商圈。吃的、喝的、玩的,还有与《最炫民族风》风格迥异的音乐。年轻人与后备箱摊主熟络地交谈着。“上周怎么没来啊?”“嗨,来了,下雨么 不是,撤的早。”“明儿个还来吗?”“没准儿,等信儿吧。”看起来,熟客不少。他们通过社交媒体与摊主相互关注,能准确地知道出摊时间。在小红书App上,只要搜索后备箱摆摊,就能连绵不断地刷到很多“笔记”。昏暗的夜色、闪烁的灯光、摇曳的酒杯、拉花的咖啡……这些笔记有相似的风格和元素,据说,这叫做“ins风”。朝阳公园附近摆摊的“移动酒吧”笔记的评论区,会有网友留言,询问在哪出摊。多数摊主,只是给一个大概的位置,朝阳公园、亮马河、鼓楼或是双井等等。而具体的出摊时间、出摊地点,需要私信联系。私信完了,又让加“VX”(微信),等出摊前再临时通知。朝阳公园附近摆摊的后备箱咖啡馆为什么?因为摊主们知道,后备箱摆摊也是摆摊,属于流动商贩,无证无照。三里屯往北,京城大厦边的跨亮马河桥,在一个多月前,曾经自发聚集起来后备箱市集。因为天堂超市酒吧疫情,当时三里屯的餐馆暂停堂食、酒吧关停。年轻人们跑到这处小桥,坐在汽车后备箱边,喝手摇鸡尾酒,抱着一体式麦克风大声唱歌。很快,附近居民投诉扰民和占道经营,城管执法将这处市集清空。记者再到这里,看到执法车辆已经常驻,桥上多了闪烁的警灯和硬隔离带。亮马河边正在摆摊的“移动酒吧”于是,摊主们轻易不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出摊时间和地点,只对熟客私下通知。生意卖的不是咖啡而是情怀曾在京城大厦附近摆摊的摊主,现在有些转移到了燕莎附近的亮马河风情国际水岸。“谁不喜欢现在的亮马河呢,是吧?”小维说,北京喜欢夜生活的年轻人,对这条流经三里屯、燕莎、蓝色港湾、朝阳公园的城市河流,情有独钟。这段“北京塞纳河”的南岸,是灯红酒绿的酒吧和餐厅,而北岸,则属于自由摆摊的年轻人们。“嗨,美女,过来一起喝杯莫吉托啊。”一个女孩举着杯,朝路过的人群高喊,她身边是正在忙碌着的调酒师。从燕莎桥到亮马港湾大厦,500米的河岸,在周六晚上大概分布着五六个地摊,几乎都是卖酒的。它们被称为“移动酒吧”,或者干脆叫“野酒摊”。这里没法停车,摊主们用手推车把货物运到岸边。一块地垫、两张桌子、几把凳子就开了张。蹦蹦跳跳的年轻顾客们围了上来,手机扫码付款,买30块钱一杯的“自由古巴”,或是40元的“绿野仙踪”。摊主也都是年轻人,有时候还和顾客一起,摇摆着、哼着歌。有摊主说:“不为挣钱,就是交个朋友,大家一起乐呵乐呵。”“不为挣钱吗?实话实说,我想挣。可是,我没挣到。网上那些月入过万都是骗人的。”小维是社交媒体深度用户,最能吸引她注意力的就是“自由创业”“无拘无束”“懒人摆摊”这些关键词。可是,真的做起来,现实极为骨感。她做过冰粉、做过奶茶、做过咖啡,“好的时候一晚上五六百,差的时候不到一百。”即便如此,记者还是看到小红书App上有很多创业摆摊的笔记,甚至还提供咨询和培训。而在淘宝上,后备箱摆摊的设备,只要套上“网红”的前缀,就成了热销款。挂布、冰粉配料、鸡尾酒套装、咖啡机组合……应有尽有,摊主们希望创业挣钱,自己却不知不觉成了别人的生意。老树可能是为数不多坚持情怀的后备箱摊主。他把他的“MINI”停在收费停车场,后备箱里是价值3万多的精致咖啡机。一个晚上,停车费大概是三四十块钱,而一杯冰美式,老树卖22块钱。“我是喜欢做这个东西(咖啡),晚上闲着也是闲着,出来透透气,把停车费挣了就行。”市集给后备箱摊主一个身份和老树同样开着车卖咖啡的老六,已经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他加入了一个正规的后备箱市集,成了一个合法登记的市集摊主。入夏以来,北京很多商圈和游乐场,组织起了后备箱市集。南宫的后备箱市集,以文玩为主,暂时不收摊位费,管理人员特意说,不卖吃的跟喝的。草房的后备箱市集,依托地铁站和游乐场,刚开张就生意很火。但上周末,市集暂时关闭,还引来很多市民询问。老六加入的市集在斯普瑞斯奥特莱斯,紧挨着免费停车场。几乎每一个开车来购物的市民,下车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后备箱市集。管理人员介绍,这里的市集,每周六日开放,每天收290元的摊位费,两天起收。而且,如果是售卖食品饮品,需要办理健康证,售卖品牌商品,需要办理营业执照。斯普瑞斯奥特莱斯的后备箱市集 老六的冰美式,杯子的大小跟老树几乎一样,不过卖28块钱。这里面就有摊位费的成本。“生意还凑合,人还是挺多的,就是逛的多,买的少。”老六的身边,有卖玩具的、卖蛋糕的、还有卖服装饰品的,满满当当挤着四五十辆车。不断有市民扫健康码进入市集,拍照、购物、闲逛。建议依法经营才是正规市集北京国际商贸中心研究基地首席专家赖阳认为,后备箱市集,实际上是地摊经济的一种,而北京的城市特点,并不适合推广地摊经济。如果在固定的经营场所,统一管理、专业商贩、手续齐全,开展后备箱市集,则应该按照小商品市场的模式来管理。后备箱市集,大概有两类。一个就是市民性质的,业余时间,拿出家里的闲置物资,进行交换或者销售,相当于跳蚤市场。另一个就是专业的商贩,他们就必须有场地、管理和手续,负有相应责任。赖阳说,跳蚤市场性质的后备箱市集,可以在社区等空闲场地开展,由主办方简单登记、负责秩序,“这种就是以社交为目的,带有趣味性,一定是非专业的商贩,是临时性的。”如果发展成专业的商贩,希望通过后备箱市集来盈利,那就不能采用随意占道经营的方式。“这就相当于把过去的三轮车街边摆摊换成了汽车摆摊,没有经营许可证、没有健康证,售卖一些假冒伪劣商品,见了城管就跑,那肯定不行。”赖阳认为,无人管理的后备箱市集,除了占道,还会带来食品安全隐患、侵犯知识产权、影响正常经营秩序等问题。如果做成正规的市集,那就必须跟小商品市场一样管理。比如在郊区,有符合相应手续的场地,收取一定的入场费。“场地有法人责任,商贩有个体工商户责任。商贩办理经营手续,合法纳税。这样才是真正的后备箱市集。”(原标题:调查 | 正在城市角落兴起的“后备箱经济”,该如何管理规范?)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流程编辑:U016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176.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正在城市角落兴起的后备箱经济 该如何管理规范
正在城市角落兴起的后备箱经济 该如何管理规范周六夜,北京城一角,有些小汽车掀开后备箱,露出内里乾坤。有的后备箱成了“小负婆的冰粉摊”,有的是“解忧杂货铺”,有的叫“旅行咖啡”,有的自称“摆烂酒馆”。记者发现,这个夏天,后备箱经济开始在北京城的一些角落活跃起来。他们有零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