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卖这么贵 企业究竟能挣多少

雪糕卖这么贵 企业究竟能挣多少雪糕价格的高涨,正成为今夏的热门话题之一。社交平台上,“雪糕刺客”“便利店不认识的雪糕别随便拿”等话题频现热搜。而在线下店铺,记者也发现摆在冰柜里的冰淇淋价格多是超5元的货品,3元以下款则寥寥无几。即便通胀、原材料成本的上涨等因素导致的雪糕涨价已成为共识。但在媒体走访过程中发现,市面上仍有多款经典雪糕产品价格只小幅上涨,按1元—3元的平价销售。《中国报道》记者采访获知,无论是1元的雪糕还是20元的雪糕,对于企业而言,都有可观的盈利空间。高价雪糕占市场主流记者通过对比线下店铺和电商平台发现,10元以上的雪糕都已经占据主流销售市场。多数带有网红属性或是IP联名的雪糕则价格超20元。雪糕究竟是从何时从“平价的快乐”开始变味?2018年是个标志性的时间点,从这年开始雪糕行业开始有了向网红经济转型的迹象。2018年,售价为9.9元的奥雪椰子灰成为一众消费者争相购买打卡的热门单品。雪糕的涨价也开始以此为增长点,持续走高。也是在2018年的“双十一”,新晋雪糕品牌钟薛高以66元一支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引发了网友对雪糕价格的热议。这之后,以中街1946、马迭尔等为代表的年轻雪糕品牌相继通过推出高定价的雪糕,就连传统的伊利、蒙牛等品牌也开始通过抬高新品的价格来打造其高端雪糕的定位。根据第三方机构欧睿国际咨询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20年,中国整体冷饮平均单价上涨了30%。而为了高定价和吸引关注,品牌也开始在雪糕的造型、内容上寻求创新。瓦片雪糕、鱼形雪糕以及各大景点的文创雪糕层出不穷,社交平台上也有了多是它们的“身影”。流量驱动下,外行开始跨行做起了雪糕生意。恒顺醋业推出单支售价为18元的雪糕、茅台则推出单价59元的雪糕。即便这是茅台的首次涉足雪糕行业,但其在宣传时称,两款售价为66元的冰淇淋均添加2%的53度贵州茅台酒。据“i茅台”公众号显示,茅台3款逾4万个冰淇淋上线51分钟,就销售一空,销售金额超250万;线下旗舰店开售7小时销售额破20万,共计销售茅台冰淇淋5000余个。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把这总结为雪糕市场的裂变。朱丹蓬告诉记者,当前中国雪糕的市场已经裂变成为六个不同的消费层次,超高端,高端、中高端、中端、中低端、低端。在消费升级的基础上,消费者对雪糕品质的要求提高,愿意为高端买单,这是雪糕品牌能进行高端定位的依据。在朱丹蓬看来,当新生代成为主流消费群体后,倒逼产业端的创新升级是必然的。记者从天眼查获悉,从雪糕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注册趋势来看,近五年来,我国每年均有超5000家企业成立。其中2017年为增量最多的一年,超8200家企业成立;2021年新增企业较少,共有5300余家。2022以来,我国已新增3000余家雪糕相关企业。成本涨价不是高价的主因成本的上涨曾一度被用来解释雪糕持续涨价的原因。食品商务网公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2020年,雪糕生产所需要的牛奶、淡奶油等原材料成本上涨了大约80%。第三方机构艾媒咨询也将原材料成本纳入雪糕越来越贵的原因之一。雪糕品牌八喜所属的三元股份就在其2021年的财报中提及,受新冠疫情、供需关系及贸易环境影响,原料奶、纸箱包装等原辅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企业成本控制压力不断加大。但成本的上涨并非是“高价雪糕”的主因。在业内看来,雪糕的成本并非在无节制地上涨,“高价雪糕”多是因其存在溢价。朱丹蓬也对此指出,“高价雪糕”多是因其被赋予了社交属性、情感需求等附加值。他认为,网红雪糕的持续走红和涨价,多是年轻人对网红雪糕话题感和社交属性的追求。而整个渠道的利润,也在推动网红雪糕向全产业、全国普及,不断蚕食中低端雪糕的市场份额。为了推广“高价雪糕”的附加值,品牌需要加大营销费用的支出。跨界联名、社交平台推广等都算是提高附加值认同率的措施。不仅如此,新晋品牌在电商平台打出的全程冷链配送、隔天送达等宣传点也占据了不小的成本。以冷链运输为例,相比普通的物流运输成本,冷链配送的成本会高出40%到60%。钟薛高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就定价问题予以说明。该负责人称,雪糕、冰淇淋产品从取材、研发、生产、储存、运输等一系列流程,需要严把品质关。在搭建柔性供应链上,投入成本往往数以亿元计。目前,原材料价格、生产、人工以及冷链运输的成本都大幅上涨。多重成本因素的叠加下,雪糕的价格也高涨不下。然而,定价颇高的雪糕并不局限于雪糕市场,而是借助营销,在资本界也有了一席之地。企查查数据显示,近十年来,冰淇淋品牌的投融资事件共32起,披露的投融资金额近24亿元。尽管从目前来看,流量、资本、销量都在涌向网红雪糕,但朱丹蓬为这类雪糕的“前途”打上问号。朱丹蓬提到,消费者的喜好、需求在不断发生变化,若没有品质和体验上保障,光靠营销,对品牌而言很难可持续。较大的利润空间对于雪糕企业而言,高定价、高成本下,能否实现高盈利?此前在社交平台上,有博主调研雪糕的成本得出售价在11元的雪糕,进货价为5元;售价为49元的雪糕,进货价19元。乳品行业分析师宋亮也向媒体指出,售价15元左右的钟薛高,其生产成本仅在四五元。此前,《财经天下》对批发商的采访中显示,以零售价为1元的老中街冰棍为例,进货价往往不到0.4元,毛利率超过50%。朱丹蓬告诉《中国报道》记者,定位高端、定价较高的雪糕毛利率在100%以上,普通的雪糕毛利率也能达到60%—70%。朱丹蓬说,较大的利润空间也是诸多非专业选手、投资机构争相涉足雪糕行业的原因。公开数据显示,频推出高端产品的钟薛高在其成立16个月时营收已超1亿元。其创始人林盛在接受采访时曾称,钟薛高的毛利率是比传统冷饮企业的毛利率略高。而对于传统雪糕品牌来说,雪糕业务线的盈利也“不成问题”。八喜冰淇淋的母公司三元股份公司的财报显示,2016—2021年,三元股份冰淇淋业务的毛利率维持在30%以上的水平。即便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其毛利率也只是下跌至21.73%,一年后,这一数据又再次回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水准。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三元股份的冰淇淋业务营收13.22亿元,毛利率为31.7%。据《中国冰淇淋/雪糕行业趋势报告(2022版)》,伊利、和路雪、蒙牛、雀巢4家雪糕/冰淇淋品牌线下冰淇淋市场份额分别达到19%、15%、9%和8%,合计达51%。而1990年代入驻中国的八喜冰淇淋以6%的市场份额,排在第5位。位列上述排名首位的伊利旗下不仅有“巧乐兹”这样的平价雪糕,也迎合网红雪糕潮流推出过“甄稀”“须尽欢”等单价高于10元的高端雪糕产品。伊利股份2021年财报显示,包括冰淇凌业务在内的冷饮产品,其营业收入为71.6亿元,毛利率为40.27%。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冰淇淋市场达到1470亿元,2021年预计超过1600亿元,市场规模稳居全球第一。GlobalData数据指出,2021年,中国人均冰淇淋消费量预计达到2.9kg,与全球4.5kg的人均冰淇淋消费量相比仍有差距。这意味着,中国的冰淇淋消费市场仍有可发挥的空间。在朱丹蓬看来,消费能力决定着消费需求,平价和高价的雪糕也都会有其对应的消费场景和需求,“经历喧嚣后的市场也终究会回归到理智的状态。”朱丹蓬说。撰文:《中国报道》记者 邱慧图片来源:新华网责编:徐豪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134.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雪糕卖这么贵 企业究竟能挣多少
雪糕卖这么贵 企业究竟能挣多少雪糕价格的高涨,正成为今夏的热门话题之一。社交平台上,“雪糕刺客”“便利店不认识的雪糕别随便拿”等话题频现热搜。而在线下店铺,记者也发现摆在冰柜里的冰淇淋价格多是超5元的货品,3元以下款则寥寥无几。即便通胀、原材料成本的上涨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