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 常州的夜市一夜之间就火了

这个夏天 常州的夜市一夜之间就火了“瞧一瞧,咱们看一看,提拉米苏的味道赞;看一看,瞧一瞧,昆吉咖啡的味道好。”虽然忙得停不下来,李振还是会抽几分钟空闲,给顾客们来上一段简单的相声。他从小学习戏曲,和朋友合开了个“相声剧场”,如今也算是三堡街夜市的“老牌网红”。“常州哪儿都有夜市,商贩之间竞争激烈、‘卷’得很,谁还没有一点绝活?”忙碌的李振笑着说。确如这个小伙所说,常州今年夏天,真的不一样,夜市仿佛在一“夜”之间就火了——老牌的有武进大学城夜市;三堡街夜市突然成为了“顶流”;没多久,新北区文化广场的“野生”演唱会又成功“出圈”,引来外地游客纷纷打卡;多个城市综合体,也相继推出自带的特色夜市。夜市的红火,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对小商贩来说,多了一个“让家人过得更好”的机会;让本地人在夏夜,有了更多有意思的消暑去处;我们的城市,又多了一张靓丽的名片……摊贩 虽然辛苦但能让家人过得更好周日晚上7点半过后,三堡街的夜市就逐渐热闹起来,李振的摊位“昆吉咖啡”在运河五号院子里面。因为天气炎热、还有说相声的才艺加持,“昆吉”的人气总是最旺的,一群粉丝顾客把摊位围得严严实实,咖啡饮料30元左右一杯,很受欢迎。先前,李振和朋友的相声剧场就在运河五号,他几乎全程目击了夜市的突然火爆。4月底,一家做蛋糕的首先在路边摆摊卖提拉米苏,李振马上受了启发,立刻开着车把自己的咖啡摊摆了出去。这时,街边的摊子还不到五家;夜市真正火起来,是在5月20日那天,三堡街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在当地政府、公安部门的管理疏导之下,三堡街夜市有序健康地“生长”。“这种高温天,夜市照样红火,一个夜市能卖五六十杯咖啡,最多一天卖了130多杯,营业额平均每天有一两千元。”李振说,“不过,做夜市都是赚的辛苦钱,大家白天都有本职工作,等于下班放弃了休息。”在李振摊位的隔壁,是卖麻辣兔头的四川小伙伏鹏,他的摊子被网红发到了抖音上,成了三堡街的“传说”,据传一夜最多卖了8000元的卤菜。小伙连连摆手,表示远远没有这么多,“一般都是小几千元,最多四五千。我在嘉宏盛世有个卤菜店,自己卤自己送货,白天忙,晚上还要来摆摊,一天休息不了多久。”辛苦归辛苦,但摊主们都觉得,夜市对于他们这些创业者、兼职者来说是一个机会。“摊主要做的就是严把产品质量关,严格遵守市场规则。”李振说,“昆吉”这个品牌是儿子的小名,“让他过得更好,是我努力的方向。”当地居民对夜市从抗拒到接受50岁出头的张阿姨,一直住在三堡街上。5月20日,夜市突然火了,那时带给当地居民更多的是苦恼,“有3个问题:车子停满,我们回家倒成了难题;环境脏乱差,看着小吃摊上的煤气罐,担心安全问题;还有就是噪音,少数小吃摊一直闹到凌晨四五点。”在张阿姨担心的时候,当地政府和公安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问题,立刻加强了管理。经过整改后的夜市,成了她每晚和孩子必去的地方。“三堡街本来就是老运河风光带,这下又多了一个热闹的集市,谁不希望自己住的地方烟火气足一点?”张阿姨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里的东西不便宜,和我们传统观念的摆摆小摊完全不同。当然,也不是每个摆摊的都能赚很多钱。”正像张阿姨说的,确实有很多摊子因为位置偏、价格高,少有人问津。“摊位要到社区抽签,我家抽的位置有点偏了,有时一晚上也没有多少人光顾,时间消耗掉了,天也热,卖不出去的蛋糕也只能自己和朋友消化。”一位“00后”女摊主,摊位已经摆到了西仓桥旁,她坦言,在夜市赚钱也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保安演唱会带来客流暴涨小贩生意也不错晚上8点,走出地铁一号线市民广场3号出口,立刻就能听到一阵阵动感的旋律和节奏,这就是文化广场的街头“野生”演唱会。一个多月前,有歌手自发在广场唱歌,众多街头艺人纷纷前来展示才艺。人气旺起来后,广场管理方开始进行有序管理,据悉目前报名的表演者已超过1000人。舞台中间的歌手们热情迸发,下沉式广场台阶上的观众们也卖力地挥舞着手机闪光灯,同样嗨翻了天。演唱会带动了周边的人流,从晋陵路飞龙路路口,不断有三三两两的路人走到广场,一路上有零星几个卖花或小吃的小贩,生意不错。“人太多,就在上面听听吧。”保安师傅张金守在下沉广场入口处,一遍又一遍劝着准备入场的“听众”。“快到晚上6点时,视线佳、观感好的座位已经没了;歌手开唱后,围观的栏杆旁也挤满了人,好位置要早点来占。”一场免费的演唱会,并没有直接创造经济价值,却间接促进了消费,让附近的夜市更红火。张金指着地下广场密集的人流说道:“没有演唱会时,这里比较冷清。现在么,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些店都挤满了人,老板开心坏了。一天小几万人是有的,周末更多。”这时,一位中年女子拎着个塑料小桶,向来往的路人兜售发光的小玩具,女儿也在边上帮忙,十分懂事。“广场人流量多,我就带着她过来历练历练,也能赚一点零花钱。这几天生意还可以,孩子很开心。”这位女摊贩说。边上巡逻的保安师傅并没有驱赶,而是关照她照顾好孩子,不要走散了,“是有一些小商小贩,卖各种小玩意儿,这么热的天出来做生意都不容易,大家互相理解。我们要做的就是维持好秩序,避免发生一些消费上的纠纷。”光顾者打卡的外地游客都被惊艳了在三堡街夜市,家住莱蒙时代的退休职工唐女士一边逛着夜市,一边拿着“大炮”咔擦咔擦拍个不停。“昨天去拍的百货大楼夜市,今天来三堡街。我是从家里一路走过来的,两公里,一路上有四五个夜市,各有各的特点。”唐女士翻开自己的手机相册指给记者看,“钟楼吾悦广场的后备厢集市,比较小资,年轻的摊主都讲究个性,小女孩的车辆装扮得都很精致,商品也很小资。广场上也有歌手开唱,氛围也很嗨。青果巷的夜市,更有文化积淀。”不仅本地居民有了有意思的去处,来打卡的外地游客也被常州的夜市惊艳了。保安师傅张金说,一个月以来,来文化广场的外地游客每天都都不少。“不仅仅是常州周边城市,还有其他省份的,都说被这里的氛围震撼了。”老张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一丝骄傲。“我的小伙伴在常州,来常州,我对她说第一个要去‘小外滩’三堡街看看,然后就是这里的露天演唱会,抖音上都火了。”一位苏州的游客在文化广场对记者说。汪磊 夏晨希 朱臻

版权声明:
作者:地摊经验网
链接:http://www.ditanjingyan.cn/jinyan/2067.html
来源:摆地摊经验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这个夏天 常州的夜市一夜之间就火了
这个夏天 常州的夜市一夜之间就火了“瞧一瞧,咱们看一看,提拉米苏的味道赞;看一看,瞧一瞧,昆吉咖啡的味道好。”虽然忙得停不下来,李振还是会抽几分钟空闲,给顾客们来上一段简单的相声。他从小学习戏曲,和朋友合开了个“相声剧场”,如今也算是三堡街夜市的“老牌网红”。
<<上一篇
下一篇>>